第180章 命在旦夕的火魔

    呱——

    几乎就在古树爆炸的同时,火魔发出一声惨叫。【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尽管听不懂火魔的语言,不得不说,那声惨叫的确是撕心裂肺。

    甭管是动物还是人类,如果不是受到重创或者生命危在旦夕,绝不可能发出如此凄惨的叫声。

    一时间,木屑和树叶的碎片漫天飞舞。

    那棵只剩下下半截的古树正冒出一股股的黑烟,呛得人睁不开眼睛。

    古树的上半截则被炸成好几段,分散着飞向四面八方。

    扑簌簌——

    那些被炸成几段的古树的上半截砸在地上,惊得正在草丛和灌木丛里觅食嬉戏的小动物们四散奔逃。

    荆棘女王见状,开心得哈哈大笑。

    那被炸掉只剩下半截的古树和惊惶奔逃的小动物们以及漫天乱飞的木屑树叶,甚至连空气中树木烧焦的臭味都让她觉得笑神经兴奋。

    至少整个场面不是那么无聊了。荆棘女王这么认为。

    蓝天白云、干净清爽的空气和草地,简直是太无聊了。而无聊是荆棘女王最害怕的,因为她已经孤独地生活了上千年,孤独的生活是多么无聊啊。

    “所以我一定要做些事情,让自己不那么无聊。”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露出甜美的笑容。

    黑脸汉子则心疼地跳着脚大喊,“你这卑鄙的植物,你对火魔的火刀究竟做什么手脚?为什么那些火刀会转而攻击火魔?”

    他的声音听上去悲愤绝望,还有一丝无奈。

    荆棘女王哪里会在意鼍龙的感受,她继续开怀大笑。

    刺溜——刺溜——

    一笑就忘记伸出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口水的荆棘女王,自然又流了一地的口水。

    “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刚才你不是一直叫嚣着要火魔把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全部给收回去吗?怎么我亲自把火刀送回来,火魔连接都不敢接啊。它居然胆小到连自己的法器都害怕吗?这样的胆小鬼也要叫嚣着把自己的东西拿回去吗?”荆棘女王仍旧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黑脸汉子怒道,“你这卑鄙的植物,你在火刀上做了手脚,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荆棘女王干脆扭过脸,不搭理黑脸汉子,对着漆黑的潭水,她伸出触手,继续梳理她那由细若发丝的R色铁蒺藜组成的头发,因为刚才古树爆炸,有不少木屑和树叶的碎片黏在了她的头发上。

    “必须要时刻保持美丽。”荆棘女王小声咕哝。

    噼啪——

    正在燃烧的古树再次炸了一下。

    被炸得只剩下半截的古树忽然发出类似垂危老人般的叹息。

    古树再次发出炸响让黑脸汉子意识到了什么。

    黑脸汉子停止吵闹,猛地把脸转向古树那边,一丝凉气从脊背陡然升起。

    他忽然发现这半天都没看见火魔了,古树爆炸之后,这蠢货就没了踪影。

    火魔呢?

    那个对他惟命是从的蠢货呢?

    失去了所有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之后,他就只剩下火魔了。

    这蠢货不是被炸成碎片了吧?

    黑脸汉子越想越担心,强烈的孤独感攫住了他。

    尽管火魔很蠢,可是它一直忠心耿耿地跟着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最重要的是,除了火魔以外,他身边已经没有别的帮手了。

    那么现在,他真的成了个光杆司令、孤家寡人了吗?

    他真的连火魔也失去了吗?

    他惊恐万状地盯着那棵正在燃烧的古树,继而环顾四周。

    还是没发现那蠢货的身影。

    “火魔!你这个蠢货,你究竟怎么样了?出来啊!回答我,你这蠢货,你还活着吗?”黑脸汉子近乎绝望地大吼。

    可是没有任何回应。

    那棵只剩下半截的古树正在哔哔啵啵地燃烧,跟它毗邻的树木和杂草也发出簌簌声。那簌簌声此刻听起来竟像是唇亡齿寒的呻吟声般的瘆人。

    就在所有人认为火魔已经被炸死的时候,火魔呱呱叫着,从弥漫着木屑树叶碎片的浓烟中仓皇飞出。

    火魔竟然还活着。

    那么粗的一棵古树都被爆成两截,它居然还能活着。

    这简直是个奇迹。

    不过此时火魔的状况显然更差了。

    火魔的羽毛不再是血红色,而是重新变回了黑色,黑羽毛的火魔翅膀似乎也出了问题,之前两只强有力的翅膀现在变得一大一小,其实不应该说是变得一大一小,那只变小的翅膀是被炸掉了一长溜。那只被炸伤的翅膀在不断地滴血。

    它显然是受了重伤。

    那只受伤的翅膀使不上劲,再加上两只翅膀大小不一,使得它不仅飞得更慢,而且还无法掌握方向。

    它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准方向,在空中乱飞乱撞。

    它每挥动一次翅膀,都几乎会被疼晕过去。

    那只受伤的翅膀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在抓住它拼命往外扯,那只充满恶意的巨手似乎打算把翅膀扯离它的身体,伤口处传来的撕裂的痛感像胸口的无数只虫子在时时咬噬着它的心。

    那些造成古树爆炸的元凶——火刀则一直停在半空,像是在观赏自己的杰作般地看着古树在熊熊烈火中呻吟啜泣。

    火魔从浓烟中仓皇飞出,显然也让荆棘女王感到意外。

    她紧皱那对由细若发丝的R色铁蒺藜组成的眉毛,然后默念咒语。

    随着咒语声的响起,那一把把原本停在半空中的火刀忽然噌地一声响,集体闪过一道令人胆寒的亮光。

    然后,那一把把火刀嗖嗖地带着风声和火焰呼啸着朝火魔追了过去。

    受了重伤的火魔哪里还飞的动,它惊惶地朝着离它最近另一棵大树飞去。

    谁知,火魔还没飞到大树上,那一把把火刀就已经抢先飞S到树上。

    嘭——嘭——轰隆隆——

    又一棵大树被炸成两截。

    火魔吓得呱呱叫着,奋力逃命。

    可是四周全是树,密密麻麻的,火魔无处可逃,只好从一棵大树飞到另一棵大树。

    于是乎,嘭——嘭——轰隆隆——

    树木的爆炸声接连响起,才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有十数棵大树被炸成两截。

    空气中树木烧焦的气味闷得人喘不过气来。

    木屑和树叶的碎片则像是雨点般的密集,飞的到处都是。

推荐阅读:重卡战车在末世某科学的机器猫电影世界大盗位面大穿越黑暗无限我的末世无限回档零号档案室记忆贩卖师末世之红警崛起灵能机神末世五十年放开那个女神次元圣贤界鬼寄生纵横影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