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关于无辜 关于生存

    对于鼍龙恶毒的挑拨,荆棘女王当然无言以对。【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黑脸汉子见她无话可说,更加得意了,“所以你现在就别再装成圣母来说什么不要伤及无辜,你从这个人类的身体里钻出来,利用他的血肉做养分把自己养到成年,把他一个好端端的人类搞成现在这样,你觉得他无辜吗?”

    梁景胤听到了这里,立刻出一声悲鸣,他那张被高温烘烤的脸此刻看上去就像是堕入十八层地狱、正在忍受酷刑折磨的罪人般的骇人,此刻他整张脸都变成了紫灰色,五官已经严重变形,现在流出紫黑色鲜血的不光是他的双眼,还有他的嘴巴、鼻子、耳朵都在流紫黑色的鲜血,目前的他,的确就是传说中的七窍流血。

    风如初则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这鼍龙委实可恶,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伤害梁景胤,挑拨荆棘女王和梁景胤的关系,这些话也真是毒的可以了。”

    骷髅头道,“可是看上去梁景胤马上就要死了。”

    “快停下,你这疯子,你马上就要害死他了。”荆棘女王大声吼道。

    黑脸汉子冷笑,“你觉得我会在乎他的死吗?我已经损失了全部的水族部下,而你,只是损失这个叫做梁景胤的怪物而已,你还是赚的。梁景胤作为你的附属品,死了他,你也只是损失一个寄生在你身上的怪物而已。你急什么?如果他真的死了,你还减轻了负担呢。”

    荆棘女王被噎住。黑脸汉子说的没错,现在梁景胤的头颅只是寄生在她的身体上罢了,只要他还活着,她就得源源不断地为他提供生存下去的能量和营养。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必要保留宿主的头部,并且用自己的身体来供养它。

    黑脸汉子像个疯子般焦躁地在潭边踱来踱去,然后他用近乎狂吼的声音喊道,“现在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在黑水潭花了十几年时间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福地,就这样被你这恶心卑鄙的植物给毁了,你设计害我亲手烧死了自己的部下,他们可是跟了我十多年的老部下,你能明白看着他们被活活烧死的感受吗?不仅如此,你还把我的爱将火魔搞成重伤。现在我要报复!植物,你听着,你所做的一切都必须付出代价!”

    梁景胤的惨叫声越来越尖锐,风如初早就不敢看他那张可怕的脸,可是他的惨叫和呻吟还是一声声地灌进他的耳朵。

    “那植物,你不是舍不得这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死去吗?那我现在偏要取他性命给你看看,反正他现在这个鬼样子活着也是受罪,不如我来帮他结果了性命,我相信,他会感谢我的。”

    黑脸汉子说罢,右手比出剑指,对准梁景胤的额头。

    梁景胤原本就命悬一线,这要是再被黑脸汉子出招打中,根本没有活命的希望。

    麝月公主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喊出声来。

    梁景胤看出这妖怪横竖得取了自己的性命才甘休,索性喝出去了。心念一定,他猛然睁开双眼,怒吼道,“那黑脸妖怪,赶紧杀了我吧,我早就受够了。与其这样人不人妖不妖的活着,不如死了干净!我希望你给我来个痛快的。”

    黑脸汉子笑道,“那植物,你看看人家自己都不想活了,你救他也是多余。小伙子,既然你这么想死,不如我送你一程。”说罢,气运剑指,打了出去。

    一股紫黑色的真气流自黑脸汉子的剑指流出,直奔梁景胤的面门而去。

    梁景胤自知这次是死定了,他紧闭双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暗道终于解脱了。

    千钧一之际,荆棘女王怒吼道,“即使是他想死也不行,我还没批准呢。”

    荆棘女王默念咒语,就见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花形真气屏障。

    这真气屏障正好把荆棘女王整个包在里面,连同悬在半空的麝月公主都一并包裹在内了。

    这花形真气屏障的形状当然是跟花形水滴的形状一样,也就是荆棘女王所认为的最美丽的花朵铁线莲的形状。

    而黑脸汉子打出的那一股紫黑色的真气流正好射在花形真气屏障上。

    只听见噗地一声,紫黑色的真气流撞在花形屏障上之后,立刻消散在空气中。

    黑脸汉子恨恨地收起剑指,扫兴道,“可恶的植物,又出来碍手碍脚。既然你这样心疼他,舍不得他死去,你又何苦吞噬光他的血肉,从他的身体里钻出来呢?”

    荆棘女王躲在花形真气屏障里,露出甜美的笑容。

    “其实,我早就该想到建一个真气屏障来保护我的美人和梁景胤了,我可以把我的真气源源不断地传输到真气屏障上,利用我自身强大的体温调节功能来调节真气屏障表面的温度,这样我的真气屏障就具有隔热功能了,你的紫色火焰就再也不能伤害到梁景胤了。”

    说来也怪,当那个花形真气屏障把荆棘女王整个包在里面之后,梁景胤立刻觉得自己被舒适的凉风包围了,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立刻消失了。就连由于高温烧灼严重缺水导致的七窍流血现象也止住了,他得救了。

    梁景胤苦笑道,“那个黑脸鼍龙说的没错,荆棘女王,其实我也一直想问你,既然你现在极力保住我的性命,那么当初,你又何苦吞噬光我的血肉,从我的身体里钻出来呢?”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我能从你身体里钻出来是因为你使用法术不当,触犯禁忌所致。而我现在救你,是不忍心看你死掉。这是两码事,明白吗?”

    “不明白。”梁景胤摇头。

    “梁景胤,生命是对于任何生物来说都是最宝贵的,现在你却要丢掉它。其实只要能生存下来,又何必在乎是以什么形态生存呢?”

    “那么,就是哪怕是以目前这种人类的头颅,铁蒺藜的身体来生存也毫不在乎吗?”

    “当然,生存是第一位,至于形态,根本不重要。”

    荆棘女王说完,立刻眯起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

推荐阅读:重卡战车在末世某科学的机器猫电影世界大盗位面大穿越黑暗无限我的末世无限回档零号档案室记忆贩卖师末世之红警崛起灵能机神末世五十年放开那个女神次元圣贤界鬼寄生纵横影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