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第224 一次求婚引发的血案

    梁景辉终于讲完这个冗长的故事,不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释然还是郁闷,也许两者兼而有之。【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听了这个奇怪的故事,我和李元泰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对于这样一个故事,不知该做怎样的评价。故事中的人物是如此鲜活,那诡异恐怖的情节吓得我冷汗直冒,似乎连带着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我打了个寒战,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窗子没有关,一阵寒风卷了进来,吹熄了桌上的灯。

    四周一下子陷入黑暗,窗外几只春的野猫高一声低一声地叫着,间或还有猫爪子挠东西的声音,一下下地挠,挠得心里毛毛的。

    此情此景,配合刚才梁景辉所讲的故事,我禁不住尖叫一声。

    话说这灯熄的好蹊跷,梁景辉刚把故事讲完,就莫名来了一股寒风把灯给吹熄了。

    李元泰使劲在我手臂上拧了一把,“路飞,你害怕了?只是个故事而已。”

    手臂的疼痛感让我瞬间清醒,我才觉自己失态了,于是尴尬地笑笑。

    梁景辉笑着重新把灯点亮,屋子里再度恢复了光明。

    看着李元泰和梁景辉的笑脸,我心里踏实了许多,用手抹去额前的冷汗,喝了一口茶,才现,不知什么时候,茶已经凉了,可是茶还是满满的一杯,想来是故事太精彩,我竟然忘记喝茶的缘故。我端起凉了的茶,一饮而尽。

    我不由地喟叹,这果然是个很长的故事呢,所幸一点都不闷,我的确很认真地听完了。

    故事中的鼍龙和荆棘女王都像是不可能存在于这世界的生物,梁景胤悲惨离奇的经历也让我们瞠目结舌,一想到他居然会被一个妖怪从身体里钻出来,我就感到浑身冷。说实话,我平生从未听说过如此恐怖的故事。

    梁景辉笑着给我和李元泰的茶杯续满茶,“怎么?吓着了吧?这可是你们要求我讲的啊。”

    李元泰笑笑,“哪里,只是你的故事太过于离奇古怪。得给我们点时间,让我们好好消化消化。”

    我呷了一口茶,清清喉咙道,“那么,你的哥哥梁景胤和那个美得不像话的麝月公主就被困在那个荆棘葫芦里了?”

    梁景辉苦笑一下,“是的,我哥哥和麝月公主一直被困在葫芦里,而且鼍龙和荆棘女王直到现在还在斗法。即使我现在带你们去黑水潭,还能看见它们在斗法,他们大概会永远这样不眠不休地斗下去吧。”

    我惊得合不拢嘴,“居然还在斗法?”

    梁景辉点点头,“是的。”

    李元泰道,“他们这样一直斗下去,只能是耗尽体能、两败俱伤。”

    梁景辉摇摇头,“那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俩一定是要分个高下的。要说体能的话,他俩都是修炼了上千年的妖怪,体能应该很充沛。”

    我问道,“那你哥哥和麝月公主怎么办?他们总要吃东西的吧?”

    梁景辉道,“我哥哥的头颅就长在荆棘女王身上,他的养分自是不成问题,麝月公主的话,我估计荆棘女王应该有办法给养她吧,反正我经常偷偷去看他们,每次去,都看见他们好好的,那俩家伙还在拼命施法,还是那样,一个玩命烧一个玩命长。而我又不敢跟他们说话,只好每次偷看完之后再悄悄地离开。”

    我咳咳两声,“那倒是不错,反正你哥和麝月公主既饿不死又免费戏可以看,倒也不错。”

    梁景辉苦笑道,“鼍龙和荆棘女王斗法的戏他俩想必早就看吐了。”

    李元泰道,“那么这样的话,那个风如初怎么还缠着你们要你们交出麝月公主呢?我怎么觉得这一切的麻烦都是风如初惹出来的呢?”

    梁景辉叹气道,“要不说呢,风如初现在就是不讲理了,他明明知道公主和我哥都被荆棘女王和鼍龙陷在法阵中出不来,还*着金象国要人,扬言说不交出麝月公主就永远都不解开咒语,让金象国的百姓世世代代都做骷髅人。您二位想必见多识广,也给评评理,风如初现在就是无理搅三分。我觉得他根本就没想解开咒语,他就打算这样继续闹下去,经过这么多事,他现在也未必还想要迎娶公主。依我看,*着金象国交出公主只是他继续胡闹的借口而已。”

    李元泰长叹一声,“你们金象国的人当年究竟是怎样羞辱风如初的,导致他这么大的怨恨。”

    梁景辉苦笑,“谁叫他非要癞蛤蟆想吃天鹅R,斗胆向老国王求婚,这才惹恼了全国的百姓,加上他本来就不是本国人,做出如此有辱神女的事情,被集体暴打已经是很轻的处罚了。”

    我叹了口气,“就是你们抱着这样的想法,才导致现在这么多悲剧的生,如果当初你们可以以宽容的心来看待和处理风如初向公主求婚这件事,也许就不会闹到今天这幅局面了。”

    梁景辉道,“也许吧。”

    对于我的认真剖析,梁景辉只是很勉强地附和。可见,他在心里并不认同我的看法。

    我相信,不光是是梁景辉。事到如今,整个金象国的百姓大概也都还是这种想法,他们还未意识到事情能够演变到这个地步,跟他们自己当初对风如初的态度有着很大的关系。

    果然是观念不同,所站的角度不同,看法和做法也会差之千里。

    不过,令人想不通的是,既然生了这么多的变故,梁景辉还能固守自己的看法,也当真是令人难以理解了。

    仔细想想,这整个事件从少不更事的风如初斗胆向金象国的神女麝月公主求婚开始,到最后的结局是鼍龙和荆棘女王在潭边斗法,而只剩下一个脑袋的梁景胤和麝月公主则作为人质被迫给他俩的决斗当观众。这整个事件可不就是一次求婚引的血案吗?

    事件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局。

    大抵世上的事情均是如此,稍加隐忍或者妥善处理,也许就会有一个良性结局,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就是这样吧。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星际之亡灵帝国重卡战车在末世位面大穿越黑暗无限我的末世无限回档零号档案室记忆贩卖师末世之红警崛起灵能机神末世五十年放开那个女神次元圣贤界鬼寄生纵横影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