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乌鸦先生

    接下来,我一直扯着喉咙拼命喊,我期待着有人能听见我的喊声,把我从这倒霉的废井里救出去。【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可是令我失望的是,无论我怎么喊,井口照旧是死一般的宁静。

    刹那间,我感觉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人类全部死光了,好像天地间就剩下我一个人。

    如此的孤独、无助,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就在我绝望地不停呼救的时候,我忽然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我确信那个发出笑声的人就在井口附近,而且他一定是听见我的求救声才发出笑声的。

    之所以用“他”是因为我听见发出笑声的是个成年男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笑声很耳熟,我好像在哪里听见过。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见过。

    尽管被困在这样一个充满Y寒之气的废井里,再听见这样瘆人的笑声,我早就被吓得直起J皮疙瘩,而且那笑声除了瘆人之外,还满是嘲讽,我感觉那像是一只狼发现陷阱里有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羊时所发出的恶毒笑声。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只好低声下气地向他求救,“好心的先生,求求您,救救我。”

    因为我喊了这半天,连喉咙都喊哑了,终于来了一个人,不管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只能向他求救。

    笑声戛然而止,井口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

    “好心的先生,求您救救我,我真的不想饿死在这口废井里。求您了,您只需要找根结实的麻绳把我拉上去就行了,我很瘦的,保准您拉我上去一点都不费劲。如果您懒得管我的闲事,那就麻烦您离开这里的时候,把这口废井里还困着一个人的消息告诉别人,我相信会有人愿意救我上去的。求您了。”

    听见他的笑声,我就明白他绝非一个好心肠的善人。可是眼下,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我尽量让自己的措辞显得礼貌而卑微,生怕说错话得罪了他,他连帮我传个话都不肯。

    宁静,井口依旧是死一般的宁静。

    这死一般的宁静让我感到憋闷得喘不过气来,我屏住呼吸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一切又回复到跟之前一模一样,好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想他已经走了,那个发出瘆人笑声的家伙,他在恶毒地嘲笑一个被困在废井里的可怜人之后,得意洋洋地走开了。

    我绝望地叹了口气,开始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我苦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原本不该指望一只狼会去救助一只掉进陷阱的小羊羔。

    喊!继续喊!

    除此之外,毫无办法,尽管这次喊来的是一个恶毒的、见死不救的家伙,也许下一次来的就会是一位善良正直的好人,而那个好人会想办法把我救出去。我一定要喊到那个好心人出现为止。

    “救命啊!救命啊!”

    我继续扯开喉咙大喊。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乌鸦从井口飞了进来。

    乌鸦在我身边青砖的缝隙上站定,歪着脑袋打量着我。

    乌鸦向来都被人类视为不吉祥的鸟类,据说乌鸦最喜欢吃的就是死尸的R,对于它到来,我自然是不欢迎。

    于是我伸出手驱赶它,“走开,讨厌的乌鸦,离我远点,我还没死呢,你要是想吃我的R还得等几天。不过,我会尽量想办法让你多等几天的。你最好先去别处觅食,三天以后再来。”

    没想到的是,对于我的驱赶,这只乌鸦既不害怕也没飞走,而是张大嘴巴哈哈大笑起来。

    是的,的确是哈哈大笑。

    这只乌鸦发出的笑声,居然人类男子的笑声。

    而且这笑声就跟我刚才听见的、从井口传来的瘆人的笑声一模一样。

    擦,刚才在井口笑的居然就是这只乌鸦!

    我双腿一软,差点没给它跪下。我紧靠在井壁上才勉强站稳了。

    那乌鸦笑够之后,继续歪着脑袋打量着我。

    于是,一口直径为两米的废井里,一人,一乌鸦,互相打量着。乌鸦是一副咄咄*人的表情,而人则被乌鸦吓得瑟瑟发抖。这画风我也是醉了。

    “你明明是一只乌鸦,为什么能发出人类的笑声?”

    好半天,我才壮起胆子问道,可是我感觉自己的声带都在颤抖,从小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被一只乌鸦给吓成这样。

    这简直太荒唐了,可是不管有多荒唐,却都是事实。

    我对于自己被一只乌鸦吓得瑟瑟发抖而感到苦笑不得。

    乌鸦咳咳两声,居然开口说话了。

    我知道它一定会说人类的语言,既然它都能发出人类的笑声,那么它说出人话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们见过面的,不是吗?”它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耳熟了,我绝对在哪里听见过,可是我现在脑子乱成一团浆糊,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乌鸦的话让我瞬间懵*了,仔细回想一下,我好像有阵子都没见过乌鸦了。

    “见过面?跟你?在那里见的?”我不由地问道。

    “需要我提醒你吗?”它的语气听上去慢条斯理。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跟一个严肃而冷酷的绅士交谈。

    它的声音听上去沧桑、镇定而傲慢,如果不是历经风雨、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绝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我点点头,“当然需要。”

    “看来,你还真是个反应迟钝的年轻人呢。”它冷笑道。

    “可是,乌鸦先生,既然你能说人话,那么能不能麻烦你飞到有人的地方,找个人过来救我上去。”

    也许是太害怕被它拒绝,我立刻谦恭而卑微地再次请求它。

    “让我找人来救你?”它说完,再次发出瘆人的笑声,那笑声听上去放肆而恶毒,又满含嘲讽,就好像我刚才说的话是它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尽管听着它的笑声比扇我耳光还要难受,我还是强忍住怒气,露出最恳切的笑容,“是的,麻烦您了,乌鸦先生。现在只有您可以帮助我。”

    乌鸦咳咳两声,“愚蠢的年轻人,你求我救你出去,那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推荐阅读:重卡战车在末世星际之亡灵帝国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黑暗无限我的末世无限回档零号档案室记忆贩卖师末世之红警崛起灵能机神末世五十年放开那个女神次元圣贤界鬼寄生纵横影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