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番外 称骨算命

    俩人吃完饭回到宿舍,发现老黑又睡着了,呼噜打得山响。【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小满子立刻履行承诺,“大哥,来来来,把你的出生年月日报上来,还要出生的时辰。”

    于勇道,“什么是出生的时辰?”

    “大哥,你可真笨,所谓出生时辰就是几点钟生的。对了,出生年月日要阴历的,不要阳历啊。”

    于勇抓着头皮使劲想了想,“我是阴历年月日晚上点多生的,时辰什么的,不懂。”

    “嗯,有时间就行,不用你懂,晚上九点多生的,那就是亥时出生。”

    “喏,算出来了,有了有了。看这里。”

    小满子手指电脑屏幕,咋舌道,“哇,你的八字真的很轻,只有二两七钱。”

    于勇凑过来一看,不禁怔住。

    一生多谋少成之命

    一生作事少商量,难靠祖宗作主张,

    独马单枪空做去,早年晚岁总无长。

    于勇道,“雾草,这绝逼不是什么好的说法呀。”

    小满子笑道,“此命就是说你这一生做的事不少,但是很少能成功。既靠不着朋友又靠不着父母长辈,一切都要靠自己打拼,就是奔波无回报的劳碌命啊。”

    于勇听了心里咯噔一下,自己年界而立,一事无成,不但输光了积蓄,还欠了两百多万的赌债,辛苦工作的所得全都填进了赌博的坑。

    “八字轻真的很倒霉啊,不但奔波劳苦,而且还常常见鬼。”

    于勇正在哀叹自己的命运,却猛然听见鼾声骤停,老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老黑拿出一包云烟,递过来一支。

    于勇摆手,“正在戒烟呢,不抽了。”

    小满子伸手要接烟,被老黑一巴掌拍了回去,“去去,一边去。小小年纪,不许学抽烟,别跟我学,我这老烟泡,实在是戒不掉了。”说完,叼起那只烟,用打火机点着,美美地吸了一大口,喷出一个大烟圈,笑道,“舒服,舒服啊。这样上班多滋润,喝着小酒,抽着烟,睡的又香,这种工作哪里找去?”

    小满子笑道,“所以您才在这里一工作就是二十多年。”

    老,“你俩玩什么呢?”

    小满子笑道,“给大哥算命呢”

    于勇垂头丧气地道,“我八字太轻,只有二两多。”

    老,“八字轻记住,千万不要独自到荒郊野外,一定要结伴而行,也千万不要去医院、殡仪馆、坟地这类阴气重的地方,据说这妖魔鬼怪也是喜欢抓单的。”

    于勇道,“命苦啊。”

    老黑拍拍于勇的肩膀,“小伙子,命这东西,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命就这么回事,看开就好。命是天给的,不是有句老话嘛,叫做人定胜天。”

    于勇听了老黑的话豁然开朗,“对,老黑说的对,人定胜天。谁说我就不能逆天改命了?”

    老黑笑道,“这就对了。走,时间差不多了,咱仨巡逻去,再不出去,罗大姐该来宿舍喊人了,她每次都是看着咱们夜班巡逻到岗之后才回家的。”

    “他们都不住这里吗?”

    “对,晚上就咱仨在。所以咱们得带着对讲机,方便联络。”

    老黑递给于勇一个对讲机,“拿着,有事就对着话筒说,咱仨得时刻保持联络。”

    话音刚落,就见罗大姐肉球似的身体滚了进来,胖呼呼的双手往腰上一叉,“你们仨,是不是该去巡逻了?每次都要我进来喊人,你们才知道要上班了吗?”

    老黑笑道,“看见没?说曹操曹操就到。”

    小满子关了电脑,朝于勇使了个眼色,“走,咱们一起。”

    于勇只好跟罗大姐打了个招呼,然后拿着对讲机匆匆忙忙地出去了。

    出了宿舍门口,于勇才发现,天已经黑了,难怪罗大姐跑进来喊人。

    整个片场都亮起了路灯,片场正中间最热闹,因为那边是骆小桑剧组拍戏的地点,他们正在拍夜戏。震天响的锣鼓声和说话声不断传来,刺激着于勇的好奇心。

    于勇很想过去看看,小满子看出他的心思,笑道,“其实夜戏跟白天拍戏区别不大,只是灯光不同罢了。”

    这次,小满子并没有带着于勇往片场中心走,而是带着他往一条僻静的街道走去。

    于勇发现,其实片场跟平时生活中所见的场所一样,也是有街道,房屋,树木,只不过这些街道房屋是按照古代的四合院或者城墙建造的,

    街道两边矗立着那种旧时代木头门纸糊窗的破房子,走近了看,冷气阴森森地从破了的窗户纸上透出来,洞开的房门和满是窟窿眼的窗户,再加上外墙的破破烂烂,让人看了不胜唏嘘,生出满目萧瑟的荒凉之感。

    走在这样的街道上,于勇忽然想起惊悚片《寂静岭》中那个无人小镇来,就是一种荒凉废弃的感觉,

    冷不丁,一条黑影从面前闪过,随后是一声凄厉的猫叫声。

    一只黑猫从破屋乌洞洞的大门窜出来,蹲在马路上仔细打量着他俩。

    那双碧绿的猫眼在昏黄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清澈透亮。

    小满子冲它一挥手,“去去,这破猫忽然窜出来嗷呜一嗓子,吓得我身子一麻。”

    于勇苦笑,“我也是,以为出来个什么怪物,原来是只猫。”

    黑猫照旧嗷呜一声,敏捷地跳上窗台,钻回破屋中去了。

    小满子道,“据老黑说,这些房子还是当年比较时兴古装剧的时候修建的,现在剧组为了节省开支,古装剧都是去外地拍摄,外地不少新兴的片场,场地又大设施又齐全还价格低廉,咱们着实竞争不过呀,咱们目前也就接一些现代戏。这块片场长期无人租用,房屋也无人打理,放在这里风吹雨淋日晒,越来越破旧不堪了。”

    于勇道,“这简直就是资源浪费嘛。”

    小满子叹气,“谁说不是呢。”

    “如果实在无人租用,可以拆了,再建别的戏台嘛。”

    “再建?资金呢?需要钱的,大哥,不是张嘴一说就能建的。”

    “那咱们现在经营状况不好吗?”

    “很不好,你没看很多场地都空着嘛,不好租,而且就算租出去了,也不见得当时能结到钱,有些影视公司都是等影片上市之后,赚到票房再回头结账的,要是那些不卖座的片子也就只能先扎着账,慢慢结算了。”

    俩人边说边走,忽然发现前面破屋中有火光一闪。

    (本章完)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大瞬移时代某科学的机器猫星际之亡灵帝国地狱电影院我的末世无限回档零号档案室记忆贩卖师末世之红警崛起灵能机神末世五十年放开那个女神次元圣贤界鬼寄生纵横影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