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番外 虽然太老了些,可是我饿了,将就点吧。

    庄梦蝶僵直着身体,转过脸一看,看见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老大爷。【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老大爷头发花白,走路颤颤巍巍的,手里还拄着一根拐G。

    庄梦蝶大吃一惊,身后站着个病患也总比站着几个膀大腰圆的护士强。

    “大爷,您有什么事吗?”

    “大夫,您知道外科办公室在哪里吗?”

    庄梦蝶懵了,她哪里知道外科办公室在哪里啊,这老大爷问路也找个明白人,这么多穿白制服的,怎么偏偏就选她来问?

    看庄梦蝶噎在那里不说话,老大爷生气地转身走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连动动嘴的忙也不肯帮。”

    庄梦蝶委屈得要哭出来,心说了,大爷,我不是不想帮您,是没办法帮啊,我哪知道外科办公室在哪里。

    当然也不能全怪老大爷,谁叫自己穿着白大褂呢?

    看着老大爷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向服务台,庄梦蝶感到十分抱歉,可是又无能为力,只好叹口气走开了。

    走到电梯跟前的时候,忽然想起那个马院长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庄梦蝶拎着背包往走廊尽头走去,她还记得院长办公室就在走廊尽头。

    走到院长办公室门口,她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发现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伸手敲门。

    “进来!”

    她听出是那个老头的声音。

    庄梦蝶推门进去,果然看见马院长还像之前那样坐在屋里。

    屋里只有马院长一个人,在他办公桌的右手边拉着一个白帘子,帘子就是普通的棉布帘子,上面写着青影医院专用六个红字,还画着一个红十字。

    然而,帘子后面影影绰绰的,似乎藏着什么东西。随着那东西不住地晃动,帘子也在轻微地颤抖。

    庄梦蝶盯着白帘子,惊讶地道,“马院长,就您一个人在办公室吗?”

    “对啊,就我自己在。”

    “可是那个白帘子后面藏着的是什么东西?”

    “帘子后面什么都没有啊。”

    马院长说着,一把扯开帘子,果然里面只有一张医院常见的检查床,床上空无一物。

    “看清了吧,什么都没有。”马院长手一伸,把帘子重新拉上了。

    可是帘子一拉上,那影影绰绰的东西又出现了。那东西就映在白帘子上,形状不甚分明,像是模糊不清的一团。

    “我觉得还是有……”

    庄梦蝶不知该怎样描述那东西带给自己的感觉。

    看着那东西在帘子后面不断地扭动,忽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马院长和蔼地问道,“你有什么事?”

    庄梦蝶心里不禁偷笑,自己一穿上白大褂,不光是整个医院的医生护士,就连之前被自己气得七窍生烟的马院子也对自己选择性脸盲了。

    看他说话的样子,就知道他没认出自己。

    马院长问完之后,忽然脸色大变,厉声道,“你是哪个科室的?你看看你这衣服怎么穿的?”

    庄梦蝶结结巴巴地道,“哦,我新来的。”

    嗯?这话说得很奇怪啊,庄梦蝶低头看看穿在自己身上的白大褂,扣子一个不落,全都扣得严严实实的,没看出有啥不对劲啊。这白大褂的穿法没啥讲究啊,不就是往身上一套,再把扣子扣严实吗?这老头说话真的很奇怪。

    “你怎么穿着白大褂却戴着……”

    话说到这里,马院长脸上的神色忽然变为暴怒。

    “原来是你!我不是让护士把你关在小黑屋里了吗?你怎么跑出来了?”

    看来马院长还是把她给认出来了。

    庄梦蝶哈哈大笑,“我说院长您应该还不至于老到连人都认不出了吧,终于认出我了吗?对了,那个关于把青影医院关闭的事情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马院长气得跳起来大吼,“你个女疯子,快滚出去!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你。知趣的就自己滚吧,别在这里继续闹事了。实话告诉你,青影医院绝对不会关闭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你给我马上滚!否则我马上打电话报警。你赶紧滚,别再说一些无聊的疯话了,我不想听。”

    庄梦蝶冷笑,“还是不肯关闭医院是吗?那你坐等凶案的发生吧。”

    马院长气得脸色发白,他用颤抖的手抓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按键拨号,可是刚按了两个号码,就听见白帘子后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像是悉悉索索的怪声,听见怪声,庄梦蝶吓得睁大眼睛盯着白帘子,哆嗦道,“那帘子后面好像真的不对劲啊。”

    马院长显然也听见那怪声,他转过脸,紧盯着帘子,就跟看着什么洪水猛兽般的,身子不住地往后缩,吓得浑身发抖。

    正在这时,帘子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

    “虽然太老了些,可是我饿了,将就点吧。”

    这女人说话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庄梦蝶忽然觉得她好像在哪里听见过她的声音。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看见白帘子后面伸出一只形似泥捏的手,那只手一把捏住马院长的喉咙把他硬生生地拽到帘子后面去了。

    看见那只泥捏的手,庄梦蝶心里咯噔一下。

    她忽然想起之前在银宝大厦的地下室和电梯里全都见过这只手。这只手也曾经袭击过她,只是由于暹罗猫的保护,它才没有得逞。现在这只手咋又冒出来了呢?难道说,这只泥捏的手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存在于这栋大厦里了吗?

    这只形似泥捏的手到底是个什么妖怪呢?

    接下来是马院长的惨叫声和他正在跟什么东西搏斗时挣扎发出的声音。

    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突然,以至于庄梦蝶只知道傻站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马院长的影子被清晰地映在白帘子上,他像是被什么东西捏住喉咙拎了起来,不甘心被控制的他双手乱抓,双脚乱踢,不住地发出窒息般的呼救声。

    渐渐的,呼救声和挣扎声逐渐转弱。

    最后,帘子后面终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不是已经死了吧?

    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了呢?

    庄梦蝶壮着胆子大喊,“马院长,你怎么样了?快回答我。马院长,说话呀!”

    (本章完)

推荐阅读:
  • 护花小邪龙
  • 巅峰神级系统
  • 极品美女校长
  • 欢宠365式:老公,要吃肉
  • 风华嫡女
  • 末世五十年
  • ET在娱乐圈
  • 女神总裁的贴身兵王
  • 直播抗日之超级兵王
  • 盛世独宠,总裁先生要追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