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番外 哥哥,有人欺负你妹妹,你倒是管也不管?

    明月道,“草了,今天我还就不信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老子就跟你这贼婆娘一较高下。来来来,放马过来呀!”说完,他高举手中那张符,作势要甩出去。

    姬瑶一向仗势欺人惯了的,哪里会把明月这小孩子放在眼里,当下再挑剑花,剑在半空舞动,宛若一道道血线在扭曲蜿蜒,又如伺机欲扑的毒蛇,叫人看了胆战心惊。

    于是乎,明月和姬瑶,一个执符,一个舞剑,一副剑拔弩张之势。

    陆判和张天师见状,担心这明月再闯下更大的祸,急忙上前去劝,“明月啊,休得冲动啊。”

    明月把头使劲一摇,咬牙切齿地道,“师父,陆判,你俩站过一边,今天我就与贼婆娘同归于尽,也算是除了阴间一大祸害。这贼婆娘做尽了坏事,今天就是她的死期。”

    姬瑶道,“小崽子,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吗?就凭你那两下也想杀我?我劝你别再痴人说梦了。你别以为你袖子里有几张符,我就怕了你。”

    “草!不怕你就来啊!”

    “来就来,谁怕谁啊!”

    正当明月跟姬瑶剑拔弩张,跃跃欲试的时候,两个鬼卒走上前,站在他俩中间。

    “唉唉唉,全都住手。鬼门关乃是阴间和阳间的入口,是连接阴间和阳间的重地。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在此动手。这是阴间律法规定的。擅自在此打架滋事者,一律下油锅受罚。”

    两个鬼卒面容严肃,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是义正词严,不容人反抗。

    明月和姬瑶只得分开。

    姬瑶道,“不动手也可以,不过这两个道士,我得带回去。”

    两个鬼卒一起摇头,“不行,姬瑶殿下,您不能把他们带走。”

    姬瑶柳眉倒竖,又羞又气,“什么?你们说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带走他们?”

    两个鬼卒面容平静,“因为他俩是被我们截获的。”

    那姬瑶哪里肯依,立刻双手叉腰,摆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不行!我必须带走他们。这个可恶的小崽子烧光了我的花,又烧了我的酒馆,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姬瑶殿下,您别着急。按照阴间的律法规定,任何鬼卒捉到作奸犯科的游魂必须带到地府,交给阎罗审判,到了阎罗大人那里,这两个纵火犯是该下油锅还是该下刀锯地狱,相信阎罗自由判决。如果姬瑶殿下私下带走他们俩,这事若是追查起来,我们两个小卒子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还望姬瑶殿下多体谅我们这些看门兵卒的难处。”

    鬼卒的话再明白不过,阎罗是你的亲哥哥,你还担心阎罗不向着你吗?你这样随便把人带走,我俩可没法交代啊。

    “可是……”

    “姬瑶殿下,您就放心吧。这小道士烧了您的花和酒馆,相信阎罗大人会有一个公正的裁决。”

    姬瑶虽然满脸的不悦,可还是没有再坚持。

    持板斧的鬼卒对持火尖枪的鬼卒道,“劳烦哥哥留下看门,我带他们去阎罗大殿。”

    持火尖枪的鬼卒道,“嗯,去吧。”

    明月一听,急眼了,“不行!我们不能跟你走,阎罗是这个妖婆的亲哥哥,到时候,说是审判,其实就是一边倒,回头再给我们来个重判,这套猫腻谁还不清楚?”

    两个鬼卒齐声道,“你这小道士,果然无礼,你还未去见阎罗,便说出阎罗的一堆不是,看来,你除了无故烧姬瑶殿下的花和酒馆,还得加上一条恶意毁谤地府官员的罪责。”

    明月哈哈大笑,“老子还以为只有阳间是官官相护,没想到阴间也是如此,小小的鬼卒都敢随便扣帽子。”

    张天师见状,急忙上前训斥道,“明月,休得无礼。这个中是非曲直的,相信阎罗自有公判。既然两位鬼卒大哥让咱去阎罗殿,咱不妨去把事情说个明明白白,相信那阎罗该是个明君。”

    陆判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咱们还是跟着鬼卒先去阎罗殿,再见机行事。”

    鬼卒带着陆判三人和姬瑶直奔那阎罗殿。

    走不多远,就见暗夜中一大殿森然而立,大门上写着阎罗殿三个大字。

    鬼卒道,“到了,进去吧。”

    张天师扯住明月的衣袖,“一会儿见了阎罗,你可千万别再乱说话了。”

    姬瑶哈哈大笑,“这小崽子嘴巴毒的紧,等下让我哥赏他一个拔舌地狱。”

    明月桀骜不驯地瞪了姬瑶一眼,“呸!妖婆。依我看,你这妖婆害人无数,该下刀锯地狱。”

    姬瑶道,“小崽子,等下你就会知道跟我作对的坏处。”

    明月冷笑,“你这妖婆如此跋扈,不会是把阎罗殿当成你家开的吧?”

    众人跟着鬼卒进了阎罗殿。

    公堂两边俱是黑衣黑裤、凶恶狰狞的鬼差,手执砍刀分列于公堂两侧,公堂上端坐着一位相貌黢黑、目光如炬的虬髯汉子。

    那虬髯汉子想必就是阎罗了。

    鬼卒上前施礼,“卑职见过阎罗大人。”

    阎罗皱眉道,“嗯?堂下站着的都是何人?”

    鬼卒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姬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哥哥,有人欺负你妹妹,你倒是管也不管?哥哥啊,妹妹可是被人欺负惨了。”

    原本这阎罗看见妹妹掉泪就心疼的紧,再一听,有人欺负妹妹,立刻眉头一皱,大吼道,“何人敢欺负我妹妹?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姬瑶假作哽咽道,“就是堂下站着的那俩道士啊。”

    明月见姬瑶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架势,立刻大吼道,“你放屁,这妖婆一向心肠歹毒,现在又装可怜,着实可恨。”

    阎罗一拍惊堂木,怒道,“那小道士闭嘴,公堂之上岂容你喧哗。”然后又朝着姬瑶道,“妹妹,这俩道士究竟是如何欺负你的,你给我一一道来。”

    姬瑶立刻哭道,“哥哥,就是这小道士烧光了我的花,还烧了我的酒馆,让我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此仇不报非君子。”

    阎罗怒道,“这小道士看上去斯文有礼,居然做出此等恶行,来啊,把他给我拿下!”

    本章完

推荐阅读:
  • 护花小邪龙
  • 巅峰神级系统
  • 极品美女校长
  • 欢宠365式:老公,要吃肉
  • 风华嫡女
  • 末世五十年
  • ET在娱乐圈
  • 女神总裁的贴身兵王
  • 直播抗日之超级兵王
  • 盛世独宠,总裁先生要追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