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大买卖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大篷车   书名:大明闲人_大明闲人无弹窗_大明闲人最新章节

    朱阳铸的怨毒憋屈没人在乎,依为臂助的东厂突然变节投敌,单只他手下跟着的几个王府侍卫,在对面这帮子暴徒面前屁用也没有。朱阳铸便在是猪头,在吃了一次亏后也不会傻乎乎的自个儿往上冲了。

    他瞪着腥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盯了苏默和王义一眼,一言不发的转头就走。

    饶是王义这种恶人,在被他临去的那一眼看过后,也是不由的背脊发凉。这特么毕竟是一个王爷啊,被这么个茬儿恨上了,实在不是件愉快的事儿。

    不过此情此景,也由不得他后悔。有些无奈的扫视了一圈正欢呼雀跃的石悦等人,上前两步低声道:“苏公子,这事儿该如何收场啊?想必有些事儿也不用小的多做赘言,说到底,不论是小的还是刚才那位鲁王世子,都不过只是马前卒罢了。”

    他话到这儿便打住了,只以目光如不在意的往某个方向瞄了一眼,而后大有深意的看着苏默。

    苏默微微一笑,抬手拍拍他肩膀,点头道:“老王,你不错。不过些许小事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的无缘无故的仇怨,左右不过利益二字罢了。唔,你不妨去带个口信,方便的话大家见上一面,有什么事儿当面说清楚嘛。说起来,眼前这点产业算什么啊,苏某倒是真有笔大买卖,可得千百倍之利,就是不知大伙儿都有兴趣没。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我这人最是义气当先了。”

    他笑呵呵的说着,眼神如不经意的瞄了远处一眼。以他上帝视角的强大,哪里还用王义来提醒?在他一到现场之际,便早已了然于胸了。

    王义听着前面的话,不觉心中砰砰直跳。苏默话里之意,分明是要带他一个。千百倍的利,老天,那得是什么生意啊?就是不知这回转周期要多长,如能控制在一年之内,天天的,那岂不是说自己投个千两进去,一年就能变成十万两?

    王义想到这里,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只不过表个态伏低做小,就立马受到如此厚的回报,他喵的早知如此,便是没有督公钤印之事,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抛弃鲁王这边啊。

    至于说为啥他一听这些就信了,没有半分怀疑。这很简单啊,大明朝里的官儿,真说起来了解苏默的人,他王义王档头称第二,觉没有人敢称第一。就算那个当年的武清县令庞士言也比不上他。

    毕竟,这近一年来,王档头实在是被苏默快折磨疯了。天南海北的,哪件事儿不是跟这位爷有关的?

    况且,这位爷可是说了,让自己带话给身后的人,愿意拿出这个买卖来共享,以此化解双方的过节。

    自个儿身后那位是什么人啊,那可是一位顶级的王爷,真正的王爷!那可不是像朱阳铸这个等待袭爵的世子可比的。而要想打动这么一位主儿的心,一般二般的营生如何能拿得出手?王义可不觉得苏默智商低下到想不明白这点。

    既然如此,他说千百倍利那就一定是千百倍利,只会多不会少。而自己能机缘巧合,适逢其会参与进去,这简直就是如同天下掉馅饼的事儿啊。

    好吧,至于最后那句,什么他最是义气当先云云的,咳咳,那个必须完全忽略,谁要是真信了这个才是真真的大傻叉了。

    当然,这种想法王档头是绝对不会露出一丝一毫来的。脸上笑的跟朵狗尾巴花似的,腰都快弯到地上去了,谄媚道:“这怎么敢当,这怎么敢当,小的谢公子赏,谢公子赏。公子放心,这话小的必当带到,绝不会误了事儿。”

    苏默满意的点着头,挥手道:“去吧去吧,哦,对了,回去给你家萧督公带个话,如果他不嫌弃的话,也一起来吧。”

    王义更是大喜,欢喜的脸都涨红了。与去给宁王那边牵线相比,能给自家老大送信,还是这种大好的喜信儿,才是真个的大人情啊。只要能让督公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他老人家和苏默交流的通道,那他王义在东厂内的飞黄腾达,便是真真的指日可待了。

    直到此刻,王义才是彻底的身心俱降,完全倒向了苏默这一边了。这心都降服了,行动上便马上有了回应。当即毫不停留的便向苏默告辞,就要去传达口信。

    刚要举步,却被苏默拉住。愕然回头看来,苏默却笑呵呵的一指身后:“老王啊,这做人做事总要有个手尾不是。今个儿闹也闹了,总该有个正式的结果吧。要不然,回头又来个这部那部,这王那王的,我这买卖还开不开张了?”

    王义秒懂。当即脸色一正,将所有人召集过来,大声宣布了一番。具体意思就是,经过东厂侦缉调查,这里的经营合法合理,并无任何违律之处。什么窝藏贼盗之事,全是人云亦云,实属诬蔑。

    站在远处的看热闹的人一阵嗡嗡的议论,人群中某些人的脸色当即变得极为精彩起来。

    有了东厂这个当众作出的结论,以后再有人想用这种法子来找茬,那是想都不要想了。且不说这家自身的能量,单就再想靠这种手段来找茬的,首先就得掂量掂量,能不能过了东厂这一关。

    人家堂堂大档头都当众宣布这里是青白的了,再要以这个借口来诬陷的话,那岂不是等若说东厂就是同谋?最不济,那也是要担个缉查不力、懈忽渎职的罪名的。试问,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儿给自己凭空竖这么个敌人,找这种不自在?

    这个什么名人会所,至此算是彻底扫清了阻碍。没有特殊情况下,再没有什么人或事儿能拦住其前进的步伐了。

    几道人影匆匆挤出人群,四面八方而去,很快便散入京城各个角落,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带了回去。

    这边王义宣布完了,也带着人跟苏默告辞。苏默这回没再挽留,挥手打发他去了。他很想看看,王义背后的人究竟是哪路神仙,敢这么来算计他,真当他是吃素的不成。

    没错,他方才看似避让的举动,肯拿出一个千百倍利的大生意表示屈服,实则那其中根本就是个大坑,还是巨大的天坑!

    但要是说这个坑完全就是坑人的也不尽然,否则他又是拉着王义又是让萧敬参与进来的,岂不是要遍树强敌,自己找死吗。

    这个生意说起来就在于具体的操作环节上。有些环节看似赚的很大,但却存在着极大的隐患;而有些环节看似不起眼,但却必须掌握某种技术;而还有某些环节,虽然来钱相对稍显缓慢,但实则却是最稳妥的。而这些环节,唯有苏默才知道具体的情况。也唯有在他的指导下,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造金巨兽。

    那这个生意究竟是什么呢?无他,就是“羊吃人”计划。

    他出使回来已经有几天了,打从回来那天就忙着应对各种麻烦。又是救老丈人又是捞朋友的,还要兼顾会所的设计筹备等等,简直忙的昏天黑地的。

    但是他却从未忘记,身上还背负着一个巨大的雷。那就是此番出使时,他越俎代庖签订的那个协约。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就算是皇帝对他有所求,到时候也是很难保住他的。

    毕竟,在国家大事上,那些个朝臣们可不会放任皇帝任性。大明到了弘治一朝,文官集团在经历了土木堡之变后,终于趁机抓住了崛起的机会,已然有了专权的雏形。正如后面那位权相说的那样:我非权,乃是摄。

    发出这个豪言的那位老先生,可真真的是在行使摄政的权利,毫无半分夸大。虽然,那老哥儿死后的下场极是凄凉悲惨。

    话说远了,回头继续眼前的话题。苏默早已盘算过了,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朝堂答对这一关其实并没太大的难度。说到家,弘治朝时的士大夫们还是有底线有情操的。他们虽然争权夺权,但大抵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还是一片为国为民的公心。并不像后面万历时那样,全然变成了为争权而争权,根本罔顾国家社稷的地步。

    所以,苏默有信心将自己的计划推出去,并让大多数人接受。而难就难在真要执行这个计划时,最初的投入和积累,那可是要真金白银和一定的背景去支撑的。

    千万不要天真的以为,有了皇帝的支持就万事无忧、天下我有了。有这种想法的人,那不是政治小白就是天生二货。封建王朝统治,从来就不是皇帝可以一言而决,当然除了历代开国帝君,还有后世的辫子朝除外。

    历代开国帝君,那都是挟开国之威以临天下,无论声望威势都处于巅峰之时,自然可以乾纲独断,杀伐由心。那是特例,不属于常态;

    而辫子朝,好吧,那本就是个变异的畸形王朝。纯以奴气御天下,完全以泯灭人心为治天下的政治主张。要不然,也不会有华夏后面百年的惨痛了。

    而如宋朝明确提出来的“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主张,才是华夏历史各个朝代的常态。当然,这其中士大夫三个字,在不同的时代会变成适合当时社会舆情的政治群体。

    总之,就是一个意思:皇帝一个人说了不算。

    那么苏默要想真正把自己的计划推行下去,就必须充分考虑到这些情况。他必须要找一些奥援、一些靠山。还有一些炮灰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重生小地主 召唤万岁 神座 重生之温婉 官场之风流人生 光明纪元 九星天辰诀 官术 走在地狱边缘 末世凡尘 噩种 战英女王 超能异梦 恶魔的专属:老公,别乱来 火爆明星 太生 都市超级医圣 全位置球王 从零开始的游戏异界 口袋妖怪进行时 生还游戏 纨绔王妃:王爷不服来战 综漫之次元崩坏 妖怪生存法则 我的王妃是只兽 山河血帝 末世惑星战记 异界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