羁绊

    ()    一部院线上映的电影,有着很多的流程要走。【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更新最快

    立项的提交、审核就是第一道生死路口了,很多觉得自己揣着大抱负的导演,就是死在这条路上。

    不能通过总局的审核,你拍摄出来的,就只能是地下电影,没办法上映的。

    只不过,即使迎合了总局的审核制度,但带着《鬼吹灯》的剧情大纲送去审核立项,也必定会受到重点关注。

    这是很烦的。

    尤其是一群压根就不知道,究竟懂不懂电影的家伙会给你指画脚,居高临下的给你提供修改意见。

    其实,懂也好,不懂也好,都无法阻拦着乔牧要拍《鬼吹灯》的决心。

    乖乖,这可是大ip。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这部小说的成就与人气,都是现象级的。它的同人作品,盗墓那笔记随随便便拍部垃圾作品,都能往10亿的票房上走,不拍《鬼吹灯》那就天理难容了。

    板上钉钉的事情,那就是妥妥的。

    仍在花都国际场的时候,他就拿出致电,催促着那群编剧们赶紧些,得加快脚步了。集体创作,大半个月了,怎么还磨磨蹭蹭的,连个影子都没见着。

    归家的路途,他牵着诗施登上豪车之前,冷不丁地问道:“讲道理,我这次从希腊回来,是不是应该给她带些礼物?”

    她跳到乔牧的背上,勒住他的脖子,怒气冲冲地说道:“我跟你说,你敢从兜里掏出第二个钻戒,我就勒死你。大不了,这日子都不过了。”

    之前就一直哄着自己,可登上了航班之后,就爱搭不理的。诗施那是憋着一团火气,这句话瞬间就点炸了诗施。

    乔牧摸摸裤兜里的钻戒盒,心虚地说:“哪能?好姐姐快放开我,那边有狗仔拍照呢!”

    嗨呀,又到了秀恩爱、撒狗粮的时候。

    于是乎,诗施下来了。

    众目睽睽之下,诗施捧着他的脑袋,强吻了一波。

    苍了个天,乔牧跳珠江的心都有了。

    为何是强吻,都怨自己偷懒。早餐的时候,下了一锅韭菜馅的饺子,那味道,天啦噜。

    他抱着诗施,心情郁闷地说:“好姐姐,你就不能先嚼嚼口香糖?你这样,我心里会有阴影的。”

    “怎么了?”

    “你一口韭菜味,还伸舌头,还让不让我活了?”

    诗施倒也是坦荡,丝毫不觉得愧疚,她说:“你吃的也不少,我都没嫌弃你。”

    这能相提并论吗?

    自己嚼过口香糖的,清新过口气的。

    乔牧摇摇头,从裤兜里面摸出口香糖,说道:“我们交个朋友吧!”

    诗施才不鸟他,搂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就亲了过去。

    今天,是悲惨日。

    破罐破摔了,他轻轻的咬了一口那小舌头。

    狗仔们也拍好了照片,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暗道:“果然,花都人就是照顾。乔少一回来,就闹出这动静,这个月的奖金要翻倍了。”

    然后脑子里面,杜撰了一波的标题:“震惊,乔牧和刘诗诗场不雅照。”

    甩甩脑袋,合着自己u逛多了,以后得少去了。

    ……

    “咚咚咚!”

    卧房门,被敲得老大声,让人郁闷不已。

    “来了,赶着投胎呢?”

    大幂幂没好气地起床,慢悠悠的过去开门。纵使不带脑子,她也知道,门口定然站着的是刘诗施。

    也就她,会找自己这个准妈妈的茬了。她嘴说道:“你丫的脑袋有缺啊?非要……”

    来开门,抬起一看,呦呵,门口果然还站着另一位爷。

    那货拎着一袋水果,嘴里嚼着口香糖,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他咧着嘴说:“好久不见,想死我了。”

    想?那你还跑去东海,去就算了,还求婚?

    以前多好,都没有名分,最后指不定谁能嫁进来呢。现在求婚了,刘诗施半条腿就已经迈入乔家了,可自己呢?

    所以,大幂幂是一肚子的怨气,她讥笑道:“哎呦喂,您俩怎么就来了?听说昨个求婚成功了,小两口不躲在东海腻歪,来花都作甚?这花都风大雨大,怨气还大的,就不怕惹上事?”

    “你这冷嘲热讽的,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不想见就算了,我还不乐意来呢。”诗施挺不屑地说道。

    她扯扯乔牧的胳膊,说道:“阿牧,我们回去。”

    大幂幂赶忙抓住,她说:“这是乔家,这是他的卧室。要走你走,别把我孩子爸带走。”

    “呵呵,孩子爸。幂幂,你真有脸。”

    “哼!”

    乔牧伸兜着那俩,说道:“别一直站着,腿不酸吗?”

    这俩相视一眼,然后各自冷哼一声,走进了卧室。

    关上门,他坐在床上,瞅着两边的小媳妇。这谁也不说话,跟冷战似的,忒有趣。

    他站起来,将那袋水果拎到大幂幂那边的床头柜上,说道:“多吃点橘子,补充维。”

    “你过来,人都不待见你,你跟她说这么多,作甚?”诗施率先发话了。

    “哦。”

    乔牧甩掉凉拖,上了床。他爬到诗施那边,搂着她的小腰说:“你吃了火药,所以,今个的脾气这么冲啊?”

    诗施拍拍自己腰间的脑袋,感觉踏实了不少,她说:“我跟你说,改天我们就把婚期订了,让某些人彻彻底底的死心比较好。”

    她这头也不回,也不指名道姓,但是说的就是大幂幂。

    大幂幂也不生气,她正在袋子里面挑橘子,刚刚乔牧冲她眨了两眼,肯定是有暗示的。

    她就翻啊翻的,摸到一个贼轻的橘子。

    一捏,是空心的。

    她剥开一看,厉害炸了,钻戒藏在里头呢。

    她将戒指收好,玩床头柜的抽屉里面一扔,然后回头,附和诗施的话题,她说道:“你寻思着,什么时候结婚?”

    “蛤?真的要结婚啊?”

    乔牧瞧了瞧诗施,又看了看大幂幂,合着自己花了几千万讨好妹子,就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诗施一脸懵逼,心想:合着求婚就是笑话,这货当做开玩笑的啊?

    大幂幂也是一怔,此刻的两人,心里活动是一模一样的。

    “那啥,肯定是真的。”

    乔牧钻入被子,捂着脑袋说:“你们打算,什么日子结婚啊?”

    “我们?”

    “为什么还有她?”

    两位小姐姐,齐力掀开被子,揪着他的耳朵。

    诗施问道:“你几个意思?”

    乔牧捂着耳朵,嘟囔着:“准妈妈了不起是吗?风水轮流转,等你们生完bb之后,就是我翻身做主的时候。”

    大幂幂瞧他碎碎念,就问:“你嘟囔着什么呢?”

    乔牧瞅瞅墙壁上的时钟,方才一点多,他说:“诗施,我饿了。你去跟花婶说句,让她弄点吃的呗,你肯定也饿了。”

    诗施经常慢半拍,那是因为她懒,而不是傻。

    她说:“你别扯开话题,别忽悠我。”

    乔牧说:“这种事,不得坐下来慢慢商讨着?我们边吃边谈,买卖不成仁义在。”

    诗施被逗笑了,她说:“别乱用成语,我去跟花婶说下。你自觉点,别跟那臭狐狸搭上了。”

    大幂幂笑了声,随后低着头,强吻了乔牧,她挑衅地看着诗施说:“这样吗?”

    诗施推了把乔牧,她埋怨道:“你不会抵抗啊?”

    乔牧慢悠悠地遮住嘴,他说:“好老婆,你去跟花婶吱一声,我保证守身如玉的。”

    诗施皱着眉头,然后慢悠悠的离开了。她走到屋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她看着的戒指,几度欲摘下,但最后摇摇头,放弃了。

    在一起久了,猫都有感觉,更何况人呢?

    深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凑在一起,何况人呢?

    一一,就是乔牧的。

    他躺在床上,抱着大幂幂,感慨着人生。

    自己虽然看似苦逼,但实际上妥妥的人生赢家,两个对象吵得不可开交,但是最后谁也没离开,吵得也有分寸。

    “好想你。”

    “嗯,我也想你。”

    没有太多话。

    这一刻,这吵吵闹闹的俩口子,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大幂幂看似是个女强人,却也挺脆弱的。

    尤其是临产在即,她的那可飘忽的心,却被怀里的家伙给拴住了。就是没由来的想念,有些莫名其妙的。

    除了想念,她还有着不安感。

    她跟乔牧,也处了小半年。

    斗嘴、吵架,偶尔也有一些小温馨、甜蜜,但却总有些不安感。

    恋人,家人,是有交集,而又截然不同的词汇。

    恋人,可以爱的死去活来、惊天动地。但最终,能给你安全感的只有家人。

    她就觉得,自己成往那货家人的道路上,被很多东西拦住了。

    很多事情,不是你忽视掉,就不存在了。

    诗施在呢!法律在呢!道德、伦理在呢!即使自己不独享,他也没办法娶两个。

    大幂幂看着怀里的家伙,她说:“我过两天,就剖腹产了,我想通知爸妈!”

    “我岳父岳母?”

    “嗯!”

    私生活,不检点,就是麻烦,一堆事情堆在那儿。乔牧竖着眉头,疑惑地问:“那到时候,我们该怎么说?”

    大幂幂瞅了瞅,她说:“如实说呗。反正,我估摸着他们也不好说啥。”

    “哈?别逗了。”

    “那你觉得,我爸妈会是什么反应?”

推荐阅读:
  • 宠妻无度:老婆别想逃
  • 怦然心动
  • 王牌妖孽
  • 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
  • 强势追爱:甜蜜娇妻你别跑
  • 北斗星无始
  • 重生之最强系统
  • 朕不能死
  • 炼狱成婚
  • 丹药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