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龙源啸   书名:妖怪天下_妖怪天下无弹窗_妖怪天下最新章节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妖怪天下最新章节!

    过了一夜,在第二日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莫军便带着麒麟元帅以及石开山等人来到了猎魔旗先前驻地,只是此时这驻地一片荒芜,废墟残骸满地,泥土之上,甚至还残留着许多鲜血。【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

    猎魔旗侥幸不死的几位高手以及执法殿众弟子站在茅草屋前,一片死寂,他们脸色悲痛,左臂的袖子被撕去一块,用以悼念死者。

    而在茅草屋前有四座坟墓,墓前竖有木板,分别写着岳天晴、刘霸信、龙英、孙阳之墓。

    北风苍凉,天地无言,枯叶满地。

    伏天心、善如与降大滔在四位师兄弟墓前恭敬行礼,即便伏天心,脸上也是挂满泪水,麒麟元帅、九尾狐、石开山以及柳鳯芝虽与这四人并无交际,甚至之前从未与之相识,可是他们亦行礼表示对死者的哀痛。

    “来了?七郎呢?” 猎魔旗帮主短短半日似乎老了十年,语气低沉。

    伏天心听帮主问起何七郎,身子一颤,却是直接跪倒在他面前,说道:“帮主,对不住,是我没有保护好七郎。”

    石开山走到伏天心身边,也是跪倒在地,说道:“帮主,七郎师兄为救我而死,是开山无能,还请帮主责罚。”

    水木扬暗叹一声,其实在伏天心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未见何七郎,便隐隐猜到了什么,此刻闻言,对伏天心与石开山,他又能如何。

    “七郎为人豪爽,也是你们之中较为年长的一位,他一生狩猎恶妖,保护凡人百姓,深知世间险恶,所以十分重视后辈,七郎既有此心,早已做了战死的打算,最终为救人而死,心愿已了。”

    降大滔热血冲头,叫嚷着要去找穷奇报仇,被帮主斥责。

    “我猎魔旗八大高手,都奈何穷奇不得,你去岂不是白白送死,再加上一个法力更高的百眼魔君以及他那些恶妖部下,若没有手段,又如何解得了这大劫?”

    降大滔一滞,深深低下头去。

    麒麟元帅走到水木扬身边,说道:“帮主还请节哀,如今妖患是大,生死是小,想当年我等封印百眼魔君之时,也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九尾狐道:“正如帮主所说,对付百眼魔君以及穷奇等大妖,没有手段只怕是不行,二百年前,我曾被四灵兽封住行动,挣脱不得,所以,当务之急,是集齐四大神兵。”

    麒麟元帅也深知四神兵的重要性,道:“如今青龙剑,白虎枪,朱雀弓已出,而玄武盾,不知是猎魔旗哪一位高手所持?”

    听罢,水木扬答道:“实不相瞒,那玄武金刚盾是由我猎魔旗第一高手岳天晴所持,只是,他已不在人世,而玄武盾亦被穷奇寻来的来天神斧所破,已经变成了碎块,以风……”水木扬向后喊了一句,幻火点头,自身后取出一个包裹,打开之后,出现了已经变成六块碎片的玄武金刚盾。

    “这……”麒麟元帅与九尾狐脸色微变。

    九尾狐道:“不曾想世间还有可以打破玄武盾的法宝,如今四神兵缺一,这可如何是好。”

    看到玄武盾破碎,柳鳯芝眼前一亮,走到水木扬与麒麟元帅身前,说道:“托智慧爷爷的福,昨日我曾在元帅藏书阁中看过一些书,其中便有修复玄武盾的方法。”

    “快快请说。” 水木扬忙问。

    柳鳯芝点头,缓缓道:“古籍中记载,玄武金刚盾由上古异兽角端的角所制成,此角含天地造化,又是角端一身灵气汇聚之处,若我们可以找到角端,便可修复玄武盾,而那角端,便在一处名为瓦屋山的地方,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麒麟元帅问。

    “只不过异兽角端修为高深,有慧根,精通人心,只怕我们难以从他手中得到神角,而且,据记载,若将角端的角自他身上移除,那么,他或许必死无疑。”

    这番话,令众人陷入了沉默,也是伏天心开口,说道:“若那角端善识人心,自然知道我们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是天下苍生,若他大善,自会为我们献出神角。”

    伏天心所说,令九尾狐有些厌恶。

    “以天下苍生为要胁,迫使角端交出神角,这手段未免太高明了些。”

    任谁也听出这是反话,然而话是如此,事到如今又有何他法。

    麒麟元帅阻止二人争论,道:“猎魔旗为救苍生,大义之下,我想角端也会义不容辞。”

    九尾狐气得跺脚,独自离开了此地,麒麟元帅没有阻拦,只道:“瓦屋山地处人间北处,一来一回需要耗费一些时日,而百眼魔君沉迷炼丹,一时也不会进攻,穷奇狡诈,难以预测,至于那战书,由它去吧!不过你们也得做好万全之策。”

    麒麟元帅化为真身,接着道:“开山,你与柳姑娘到我背上来,我们一同去瓦屋山。”

    石开山与柳鳯芝依言,骑到了麒麟元帅背上,麒麟元帅飞上天空,片刻便不见踪影。

    人间北处,空气极为寒冷,多云多雾,据传极北之地是没有尽头的雪原,彼处人烟稀少,连妖怪也没有多少,也是如此,那里的天空倒显得干净。

    不久之后,麒麟元帅便在天上看到了一处下瘦上宽,形似耸立屋檐的一座山峰,而那座山,便是瓦屋山。

    麒麟元帅落于瓦屋山巅,放眼望去,一片沉静。这座山上的树并不多,只是每一棵树都长得极为壮硕,有顶天之势,且无华盖,鸟兽栖息其上,也是舒适。

    而在一棵树底下,麒麟元帅与石开山一眼便看到了一个身着粗布麻衣,肩膀上停留着一只蝴蝶的中年男子,这男子正在睡觉,用一扇芭蕉叶遮了颜面,很是潇洒快活。

    他们往中年男子身边走去,近处时那男子被他们的脚步声吵醒。

    麒麟元帅尴尬笑了一声,问道:“这位仁兄可是瓦屋山之人?”

    中年男子舔了舔嘴唇,用手擦去下巴上的涎水,爽朗说道:“不错,我正是瓦屋山之人,只不过这瓦屋山鲜有人来,你们来此作何?”

    麒麟元帅道:“实不相瞒,在下听闻瓦屋山为神兽角端居所,今日前来为寻角端,有事相求,若仁兄知晓,还请行个方便。”

    中年男子听后,眸色微不可察的一闪,平静说道:“角端,我确实是知道的,毕竟我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

    麒麟元帅与石开山、柳鳯芝一听,心中一喜,石开山忙问道:“还请前辈指点。”

    中年男子伸了一个懒腰,活动筋骨,又道:“可以是可以,只不过端某在这瓦屋山,只食山苔野菜,嘴中无味,你们若能为我做一样美食,角端之事,便包在我身上,这也算作一次小小试炼了。”

    麒麟元帅与石开山大喜,只不过现下又犯了难,他们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柳鳯芝,柳鳯芝一愣,微笑道:“此事便看我的,开山去寻些木柴生火,至于元帅,还请劳驾去捉一只山兔来。”

    幸好瓦屋山并非荒山,木柴遍地,而山兔山鸡更是多见,不久之后,石开山便背着一捆柴火,生起火来,麒麟元帅也是捉到了一只山兔。

    麒麟元帅与石开山来到那中年男子身边后,却不见柳鳯芝踪影,询问才知,柳鳯芝是去别处寻找香料。

    约莫半个时辰后,柳鳯芝这才出现,手上正拿着许多花草。

    男子大为惊奇,问道:“这便是你所说的香料了?”

    柳鳯芝道:“不错,我也没想到这瓦屋山会有如此多的香料,我今日要做的是一道小菜,名为茴香兔肉,前辈稍等片刻。”

    在葫芦山经营客栈之时,客栈的饭食虽有后厨去做,可是柳鳯芝的手艺却也并没有丢下,她虽不会那些名贵菜肴,但是家常小菜却是拿手,这茴香兔肉,其中这茴香兔肉是她最喜爱的一道。

    石开山在柳鳯芝叫麒麟元帅捉山兔的时候,便已经想到了她要做什么,毕竟在葫芦山时,他也曾尝过那菜,至今记忆犹新,不觉口中生津。

    将那山兔剥皮去脏,再加清洗填充,辅以香料熏染,烤制过程中不住翻动,不一会儿那山兔表皮便出现了一层油腻的赤金色泽,山兔的香气与香料的香气合二为一,那气味溢散在空气中,引得众人喉咙不住上下抖动,就连沉睡的青龙也被这香气刺激,苏醒过来,化为一条小龙趴在柳鳯芝头顶。

    不仅中年男子,连石开山、麒麟元帅与青龙都眼巴巴看着那只小小的山兔,眼中的渴望与嘴角的涎水混在一起,让人怀疑他们会为这一只山兔而打一架。

    又过半个时辰,柳鳯芝擦了擦额头的汗,长出一口气,将表皮已经变得焦黄但味道更胜之前的山兔拿了下来。

    “好了?”男子小心翼翼地问。

    柳鳯芝笑了笑,将山兔连树枝递给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一脸虔诚地接过去,期间,麒麟元帅、石开山与青龙看着这一幕,简直到了发狂的地步。

    “咔嚓”一声,男子张开大嘴咬在山兔肚腹上,汁液四溅,香气更是飘开,麒麟元帅、石开山与青龙身子一颤,心中哭嚎,眼不见为净,他们共同扭过头去,不看那男子与山兔。

    “简直是人间美味,”中年男子边吃边道:“端某在这瓦屋山一千多年,只在一百年前游历人间时才吃过一次美食,如今吃得姑娘美味,端某死而无憾,遑论一根角。”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侧目,震惊地看着中年男子,待男子将那山兔连皮带肉吃入肚中之后,却是摇身一变,成了一只狮身麟头、长尾四爪,鼻子上有一支弯曲似弓的长角的瑞兽。

    柳鳯芝一惊,退后几步,又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着瑞兽道:“前辈便是角端?”

    瑞兽大笑一声道:“怎么,不像吗?”

    “不敢,”柳鳯芝连忙说道:“前辈真是让鳯芝吓了一跳。”

    “哈哈哈,你的心意我理解,你们到我这瓦屋山的目的我也了解,先前我叫姑娘为我做一样美食,那山兔确实是人间美味。”

    柳鳯芝羞涩道:“前辈过奖了。”

    “唉,莫要谦虚。”

    说着,角端大吼一声,在旁边那大树上一撞,竟将自己的角撞掉,这一切只是眨眼之间,即便麒麟元帅也没有想到。

    一道赤华闪过,角端额头上的独角便被撞断,跌落在地,刚好落到柳鳯芝脚边。

    角端角断掉之后,疼痛难忍,跪伏在地,不断用地上泥土摩擦鼻头,将鼻头的血止住。

    “前辈……”柳鳯芝这才反应过来,忙跑到角端身边,眼中泪水掉落,此刻的她真怕角端就此死去,如此便叫她犯下大错,一生悔恨。

    角端知晓柳鳯芝的心思,竭力微笑道:“放心,我乃天赐神兽,死不了的,断角之后,我也只不过失去了千年修为,待角重生之日,一切便好。”

    石开山走过去,将柳鳯芝扶起,眼中露出对角端的敬佩之情。

    麒麟元帅也难掩对角端的敬佩,道:“人间大劫除时,角端当记一功。”

    角端笑了笑,从地上挣扎爬起,说道:“我虽长居瓦屋山,可也知凡间妖患,有劳元帅了。”

    说罢,它看了一眼柳鳯芝,便奔入了瓦屋山深处。

    柳鳯芝拿起角端神角,脸色尽是复杂,她想到自己仅用一餐饱饭便换得角端千年修为,不由心生感动。

推荐阅读:
  • 三国之黄天鼎立
  • 阴灵尸王
  • 妃要上天:废柴风水师
  • 星辰九重
  • 火影之无敌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