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相认

    黄村梁可不认为叶准疯了,作为跟随叶问最久的弟子,也在好几十年前听师傅说过一些有关李天的事情,但李天七十几年没有回来,他还以为李天死了,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会是咏春武馆的真正大弟子,师傅的大徒弟李天。【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比起黄村梁来,叶正,徐尚田等人更是傻呆了,事情出乎他们预料,他们拜师晚,加上叶问没有在他们面前提及有关李天的事情,所以他们都不知道李天这个叶问正式大弟子的身份,一下子,他们被叶准的疯癫行为搞懵了。

    “叶师兄,你说师兄他今天怎么了?”徐尚田虽然脾气不好,但那是有话就说的人,对于叶准的行为,他实在是迷惑。

    叶正惊愕的摇摇头,低眉沉吟了下道:“可能……事情有点出乎我们想象。”

    这一刻,他们完全是被叶准的行为搞懵了,心中都同时暗道:师兄不是被这人下蛊了吧!不然怎么叫人家天哥,看这小子的年纪,师兄都可以做人家爷爷了。

    不止徐尚田等人恶意揣摩,就连那些弟子也纷纷色变,以为叶准中了某种暗算。

    “天哥,七十多年了,为什么你不回来看看爹和娘,他们都和很想你。”

    叶准四十几岁的样貌,抱着像二十岁一样的李天,那画面简直是不忍目睹,还从他口中叫出天哥来,这让众人一时之间是接受不了。

    刘天王摸了下额头,对着哥哥道:“是我病了,还是叶馆主有病了?”

    “不,是世界生病了。”哥哥苦笑道,这一刻,他都没有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可不相信叶馆主会有病。

    “你们说李天会不会真的有那么大的年纪?”吴珺如眼神一亮道。

    哥哥说道:“非常李天是吃过仙丹,不然怎么可能七十多岁了还这么年轻,就算是叶问宗师也做不到。”

    刘天王和张天王也纷纷点头,他们也不认为李天有那么大年纪,因为这在他们看来,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不管哥哥等人理不理解,先前双方还打打杀杀,互不相识,但转眼间居然变成亲如一家人,特别是叶准和李天的关系,让他们觉得这世界是不是有问题,据他们所知,叶馆主可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居然叫一个小青年为哥?这叫他们如何去相信。

    李天看着激动不已的叶准,脸上微微一笑,脑海里忽然想起小时候的场景,小叶准追着自己身后让自己帮忙雕刻玩具,陪着他一起游玩,可是转瞬间,七十几年就过去了,而小叶准也成为了大人,这让李天一时感叹不已,时光可过的真快,转眼间就七十几年,那不知道下次再来看师傅的时候,是否是百年后了。

    “阿准,我也想师傅、师娘以及你,只是有些事情耽搁了,所以才会拖到今天才来看你。”李天微微笑着道。

    “走,我带你去见爹和娘。”不理会现场有多么的乱哄哄,叶准兴奋的说道。

    “等等,我们先把这件事情处理了。”李天扯了下叶准的手,指着被自己挂在竹竿上的陈师兄道。

    而被挂起来的陈师兄见到李天指向自己,整个魂魄都快被吓飞了,刚才他也不是瞎子,叶准和李天的关系虽然他还不清楚,也不知道馆主为什么会变得跟平常不一样,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闯下大祸了,正希望有人不要注意自己,好轻松混过关,可看李天的样子,绝对是不会放过自己,这时的他很想痛哭一场,然后把倪禛那个人渣抓起来,狠狠的教训他,他这一次可是被倪禛坑惨了。

    正如他所想,看着被挂起来的陈师兄,叶准脸色一冷,他虽然不清楚谁对谁错,但在他看来,天哥绝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更何况还是来踢自己的武馆。

    李天对自己父亲的感情,没有人比叶准还清楚,小时候,他虽然还处于懵懂,但他可以感觉到李天对父亲和母亲的尊敬,那是隐藏不了的东西。

    别人任何人都有可能来踢馆,就是李天不可能,想来应该是这个弟子的行为惹怒了天哥,或者说这个弟子在胡说八道,叶准心中暗自猜测道。

    咏春武馆有些弟子行为,叶准也或多或杀知道点,但因为没有大过,他也没有去计较,看来以前是放的太宽松了。

    看着面无血色的陈师兄,作为他的师傅,徐尚田不用猜也知道事情肯定是怎么回事,恐怕还是武馆本身的问题,因为咏春武馆在香江的地位,让很多弟子在外面嚣张的不得了,这种事情本来在他们看来,只要不是惹多大麻烦,小惩大戒一下就过去了,而今天显然自己弟子栽在了人家手中。还惹出了如此大的麻烦,搞不好师傅和师娘都被惊动了。

    虽然到现在他还不清楚李天的地位,但以他对叶准的了解,恐怕这人身份不简单。

    心中隐隐有点为自己心爱的弟子担心,但这时可不能帮助徒弟掩盖真相,徐尚田威严的训斥道:“说,逆徒,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徐尚田的话,在场的很多人都好奇了起来,他们都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特别是那些被李天打伤的人,他们更想清楚事情的始末,他们这一身的伤可不能白受。

    要知道,他们受伤绝大部分可都是因为陈师兄,先前还错事了一段机缘,这已经让人怒恼了,要是真相是陈师兄错了,那他们可真是冤枉了。

    要不是这人喊什么有人踢馆,他们也不会因此受伤,想到此,躺在地上哀嚎的人纷纷用冰寒的眼神瞧向陈师兄,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恐怕他们都想把陈师兄拉下来海扁一顿,出下心中那口闷气。

    “我……我不……”陈师兄被自己师傅的呵斥声吓了一大跳,根据他这么多年来对师傅的了解,恐怕这一次师傅是真生气了,心中情知不妙,暗暗叫苦起来。

    这要让他怎么解释?难道要把事情真相说出来,恐怕师傅听到后不把他撕了才怪,下面受伤的人也会把他碾成粉碎。(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无限制入侵一击魔法师双鱼玉佩之谜星际之最强霸主奥格计划幻想系统之次元旅程星河霸血机甲的无限之旅深海提督重回原始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