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把赵敏玩脱线

    “啊!嗯哼!混蛋!好难受……快点给我住手,不要啊!我要来……了!啊!啊……”受到更加大的刺激,赵敏瞬间尖叫起来,那种感觉比刚才强了十倍都不止,浑身一抖,下身一股洪流涌出,让她还是喷发了,亵裤上面慢慢的出现一块污渍,紧接着一股异常的味道散发了出来。【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

    李天龌蹉的笑了笑,这丫头居然那么敏感,两三下就**了。

    浑身瘫软,一时之间,赵敏脸色羞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作为一个黄花大闺女,居然在一个男人面前做出如此丢人之事,虽然是这个人搞的鬼,但这也让赵敏羞的恨不得找一个裂缝钻进去,或者她应该杀了这个混蛋。

    “太丢人了,不过,真的好舒服。”赵敏内心剖白道,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就好像要飞上天一样,难怪以前姨娘们会说做那种事很开心。

    看着赵敏一脸潮红的样子,李天感觉心头有股火在燃烧,不过,他还是理智的压了下来,作弄下赵敏还可以,要是现在要了她的身体,那绝对有些乘人之危。

    想不到赵敏第一次居然在自己手中丢了,这……好敏感的体质啊!不过,这种刺激脚底穴位还真的有用,看来以后还要找人试一试。

    “呦呵!敏敏,这水渍……”李天嘴角翘起,盯着屁股亵裤上面那迅速扩大的水渍,似笑非笑的说道。

    可没有等李天说完,赵敏恼羞成怒道:“流氓,混蛋!呜呜呜……”

    此刻,赵敏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居然如此不要脸的在这混蛋面前丢人了,这以后叫她如何面对这家伙。

    个性要强的赵敏,咬牙忍着**后体内传来的舒爽感,气哄哄的骂道:“李天,你这个臭流氓,是不是有病吧!难道你就那么喜欢对一个小女子下手,还……还这样……。”

    赵敏说道最后,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时之间双眼发红的等着李天。

    本来停手的李天,听到赵敏的话,不由一愣,你要是小女子,那世界上就没有女汉子了。

    李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嬉笑道:“呵呵!不错,我病的很重,而你就是我的药。”

    这句话要是放在前世时空,差不多每个人都听得懂,也会补上李天一刀,你这是精神病,没得治!

    但在古代可没有什么冷笑话,只见赵敏发愣怒吼道:“有病还不去死,干嘛要祸害我和我们帝国,还如此毫无人性的屠杀普通蒙古人。”

    看着赵敏凶巴巴的样子,李天笑了,恐怕自己还是第一个把赵敏弄的如此狼狈之人,原剧情赵敏那可是意气风发,运策帷幄,根本就不把任何人看在眼内,现在的赵敏,简直比一个小女人还小女人。

    “混蛋,快点放开我。”见到李天无语的样子,赵敏对着他尖叫骂道。

    本来已经打算饶过赵敏这一次的,但见到她还是如此嚣张,也不看清现在的状况,李天伸出手,在他脚心那里挠了起来。

    “混蛋,流氓,王八蛋,你这杀千刀的家伙……感觉……不要啦!痒死了!快点放开我……李天,我警告你,快点住手……不然我要你好看……”这一次,李天没有在用真气刺激那个穴道,而是找到脚底板的痒穴,慢慢的用手指搔着痒,这让赵敏心痒难内,痒的浑身都想要动一动,但被点了穴道的她,根本就不能挣扎。

    “那不知道郡主到底要我怎么好看呢!你都把我关在这里面了,难道你还有办法在对我做些什么?杀死我吗?”李天轻松写意的说道。

    虽然这精钢做的地牢,按正常情况他很难出去,但不表示李天没有办法,他要是想要离开这里,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只不过想要离开前,戏耍下赵敏,让她明白以后想要算计自己,那可要付出点代价,以后就算把赵敏扶上女皇的位置,恐怕她也要服服帖帖。

    李天一句话,让赵敏愣住了,对啊!都这种情况了,自己那还有办法教训这混蛋,而自己也是陷了进来,恐怕要是自己不出声求救,那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离开,恐怕还得和这流氓死在一起,真的要和这下流胚子作对亡命鸳鸯。

    李天嘴在说话,但手可没有停止,这让发愣的赵敏也瞬间清醒,那脚底板传来的搔痒,让她痒的实在难受,咬牙忍了良久后,赵敏尖叫了起来:“该死的……好啦,好啦,饶……饶了我罢……李天,快点住手…呜呜……”

    赵敏本来停止的哭声,也再次响了起来,她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只能求饶。

    李天听到赵敏的哭泣声,心中一愣,这不是会把她玩脱线了吧!以她的性格居然会求饶了,这……太阳难道从西边升起了?

    瞬间,李天连忙停下手指的动作,同时把她扶了起来,然后让她靠在墙壁上,指尖在赵敏的身上一点,解开了她的穴/道,赵敏终于从那煎熬的奇痒中解脱,也能活动下已经麻木的身体,长舒了口气,气鼓鼓地嘟着嘴道:“李天,难道你就不知道汉人的礼教传统,居然对我做这种事!”

    听到赵敏的话,李天笑了,也不知道先前是谁引诱他,现在反而说自己不知道礼教传统,你那张嘴到是厉害,什么便宜都是你的,而黑锅却是自己来背。

    嘴角划出一道弧线,黑暗的地牢内,李天双眼又看向了赵敏那精致的玉足,而心神不定的赵敏似是察觉到李天那异样的目光,下意识地缩了缩足踝,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散之不去的红晕,心道:这混蛋难道还想再来一次。

    不行!赵敏心底一阵恶寒,她可是领教了先前那种让她yu仙yu死的感觉,不说体内奇痒难受,就说那种让她害羞的喷发出来的感觉,就已经使得她不敢再尝试了。

    这陷阱中漆黑昏暗,赵敏神色的变化要是别人还看不清,但以李天黑夜犹如白昼一样,一下子就看出赵敏心中的惊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绝对死亡游戏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异界职业玩家无限制入侵一击魔法师双鱼玉佩之谜星际之最强霸主奥格计划幻想系统之次元旅程星河霸血机甲的无限之旅深海提督重回原始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