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烫酒切鱼鲙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曹月婵虽是女儿之身,但这三年来在曹家的威信日积倍增,早已盖过她那个不争气的父亲,隐隐有一家之主的风范。【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盖因她爹曹天焦这货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心思压根儿就不在酒坊上。所以从她十六岁开始,曹天焦便将酒坊的里里外外事宜全权交到了曹月婵手中。美其名曰历练一番女儿,实际上是曹家的一老一少这两个男人都太不求不上进了,根本没心思做生意,光想着坐享其成风花雪月了。

    好在曹家祖上积德,让曹天焦生了曹月婵这么一个聪明能干的女儿。仅仅三年的时间,让日渐败落的崔氏酒坊重新焕发生机,虽还不能独霸整个清源县酒市,但终究还是保住了曹氏酒坊位列清源三大酒坊的排名。

    人要脸,树要皮,尤其是曹天焦这张老脸,每次有求女儿的时候,他脸上都是臊得慌。

    账房中,曹月婵穿着牡丹花瓣纹的大袖衫,一头青丝半束半披着,洁雅素净的脸颊上略施着粉黛,一双乌黑扑闪的大眼睛里透着灵动精明,正看着眼前自己这个不争气的父亲。

    曹天焦被女儿这番打量着,心里更是发虚了,双掌不自觉地来回搓着,嘿嘿地干笑两声,道:“婵儿啊,外头都在疯传崔家有一批陈年藏酒,在那个崔二郎手中。”

    曹月婵梨涡浅笑,摊了摊素纤的双手,问道:“那又怎样?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呃……”

    老曹一愣,急道:“咋没关系?婵儿啊,你打理咱家的酒坊也有小三年了,你会不知道这批陈年藏酒的价值?如果能把这批藏酒弄到咱家来,那可是……”

    “等等~”

    曹月婵打断了老曹的话,有些好笑地问道:“爹,就算崔二郎手里真攥着这批藏酒,人家凭什么就给咱们家呢?”

    老曹道:”就凭咱们曹、崔家两家的关系啊。十年前,他爹崔进还在世的时候,爹和崔进就约定过你和崔二郎的婚事。虽是口头之约,但好歹也是婚约,对不?“

    老曹的话音刚落,刚才还一脸浅笑的曹月婵瞬间面罩寒霜,看着老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寒意。

    “婵儿你先别急。”老曹赶紧解释道,“爹知道你一直都看不上崔二郎那败家玩意,其实自打崔进过世后,爹也不咋赞成这门婚事。尤其是崔氏酒坊被他后娘篡夺走后,爹更是看不上崔二郎这小子。不然,都这么些年过去了,爹干嘛还装糊涂愣是不提你们之间的婚事呢?”

    曹月婵冷笑一声:“呵呵,现在人家手中突然有了一批价值不菲的藏酒了,你就变了主意,想要卖女儿去换他手中那批藏酒了?”

    “婵儿你咋这么看你爹呢?”

    老曹佯装生气,不悦道:“你爹是那种人吗?你是爹的心尖宝贝疙瘩,爹怎么可能干那种事?只不过女人迟早都要嫁人,相夫教子的嘛。不过既然嫁人,就要嫁个性子弱点的才好驯服,对不?爹是这么想的,假如崔二郎愿意将手中那批藏酒献给咱们家,那爹就招赘纳婿,让他倒插门到咱家来。你想啊,如今崔氏的产业被夺,崔二郎就是无根的飘萍。如果能入赘咱曹家不愁吃穿的,以他的性子肯定是一百个乐意。到时候,婵儿你也不用外嫁,曹氏酒坊还是由你来打理。爹答应你,无论将来你弟弟能不能成器,这曹氏酒坊都归你来打理。”

    曹月婵听罢,脸上寒霜虽渐渐褪去,却是看不出喜怒来:“呵呵,那我岂不是还要谢谢您老人家替女儿想得如此细致周到?”

    老曹见状,心里多了几分窃喜,大方地摆摆手道:“你我父女还谈什么谢?你的聪明才干爹是知道,你弟那德性将来也难承家业啊。曹氏酒坊交给你,爹是一百个放心啊。这么说,婵儿你是同意了?”

    谁知曹月婵却是轻轻一挥手,摇头道:“我不同意!”

    老曹又急了:“为啥啊?”

    曹月婵道:“帮曹家打理酒坊,甚至一辈子不嫁人,替您和小弟维系着曹家这份家业,女儿都毫无怨言。但是爹你如果要拿我的婚事作代价,女儿只能一百个不同意。再说了,崔二郎如今被外人夺了家业,爹还要这般算计他,会不会有些欺人太甚了?”

    老曹有些奇怪了,问道:“婵儿,你不是一直看不上那败家玩意吗?咋这时候替他说起话来了?”

    曹月婵道:“这是两回事。女儿看不看上他,跟他家业有没有被夺,没有任何关系,他也并非女儿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女儿只是就事论事罢了。而且,您也说了,当年你与他爹崔进关系莫逆,如今他爹过世了,你就想着让他入赘倒插曹家来,好骗取他手中那批藏酒。这说出去,曹家是要被清源县人戳脊梁骨的。好了,爹,此事就此作罢吧。任凭外头怎么闹腾,都跟我们曹家没有半点关系。我们曹氏酒坊也绝不会搀和此事!”

    “这怎么行?婵儿,那批崔氏藏酒真的很值钱啊,咱不能便宜了外人啊!”老曹还是不死心,继续规劝着女儿。

    曹月婵微微蹙眉,问道:“您老人家是不是又在外头惹下什么风流债了?如果缺钱,尽管找账房支取。但休要再提此事。”

    老曹一脸尴尬,自己那点破烂事,始终瞒不过女儿。但对于崔耕手中那批藏酒,他还是垂涎欲滴,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于是张嘴还要规劝游说,谁知曹月婵直接下了逐客令:“爹,我明天早上还要跟四海货栈的田东家结算货钱,需要重新核对一下钱数。如果没什么事儿,您老人家就先回吧。”

    “这……”老曹见着闺女是铁了心不想再和自己提崔氏藏酒的事儿,知道再呆下去便是自讨没趣了,偏偏他这个当爹的又不敢得罪家里这位财神爷似的女儿,无奈之下,只得憋着一口闷气退出了账房。

    到了账房外,老曹郁闷不已,一脸悲愤地在琢磨为啥自己这个当爹的,竟然还要看一个死丫头的脸色过活,还有没有人伦纲常了?还有没有长幼尊卑了?

    走在回廊里,老曹瞥了眼紧闭的账房,心中已然打定了主意:“这批价值不菲的陈年藏酒,老子一定要从崔二郎手中得来,绝不能便宜了外人!”

    ……

    ……

    城南,周溪坊。

    崔耕和南北货栈的田文昆约在了坊中的一间食肆,离崔耕租住的小院隔了三条巷子。

    此时早已过了饭点,偌大的食肆空荡安静罕有食客,正适合谈事说话。

    田文昆烫了一壶小酒,让伙计上了份新鲜的切鲙,便屏退了周遭人和崔耕单聊了起来。就连茂伯和田文昆随行的货栈伙计福耀,都被驱到了食肆外头。

    也不知道田文昆是有意还是无意,烫的小酒正是原来崔家,现在更名为方氏酒坊所酿的木兰烧。至于切鲙之鱼则是今早店家从木兰溪里新打的。

    所谓的切鲙,跟后世岛国日本流行的生鱼片有些相同。但唐朝的切鲙,除了切成薄片状外,更多得是切成细薄如雪花,或切成细丝儿状。唐朝的老祖宗们比日本人更懂得吃生鱼片。

    盛世大唐民风彪悍,所以渔猎风气很重,钓鱼捕鱼更是寻常可见。所以切鲙这道菜,在当时是非常非常有名的。

    在那个肉蔬种类单一,调料比较稀少的时代,唐朝已经是当时世界上当之无愧的第一吃货帝国。

    在唐朝,以面食为主食,其中又以饼为主,单单饼的种类就多达数十种。当更多的西方番邦还在茹毛饮血之时,唐朝的吃货们已经开始了菜肴多种烹饪方法。其中以煮、蒸、烤三种方法为主流。至于后世较为通用的小炒爆炒啥的,到了宋朝才开始,而且还只是士大夫和权贵阶层中流行。

    所以在唐朝的大户人家举宴或者富贵子弟外出郊游野餐,动不动就是自备小刀烤全羊自个儿片肉吃,在当时,这种吃法是潮流。尤其是富贵子弟出门野餐开趴体,你不带把制式华丽精美的小短刀来片儿肉,你都不好意思说你家里有钱。

    两人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吃着生鱼片,聊得挺是欢乐。让崔耕唯一遗憾的是吃着生鱼片没有芥末,实在是不太完美。因为此时的芥末多为褐芥末和黄芥末,虽然早在周朝宫廷里就有使用,但目前更多的是被人民归类进自然草药里,还没被人们发掘和切鲙搭配,甚是遗憾。

    在那场荒唐大梦中,他依稀记得生鱼片配芥末,简直不能更赞啊。还有梦中他见到的那一道道精美绝味的炒菜,还有在唐朝没有见过的两款极品辛香调味料,辣椒和味精!

    他吃着纯天然生鱼片的时候甚在臆想,如果将来不酿酒,改行做饮食,哥们未尝不能成为大唐帝国第一饮食大亨啊。

    渐渐地,饭局到了尾声,田文昆觉得铺垫的差不多了,可以正式进入此番来访的目的了。于是,他拎起酒壶替崔耕斟满一小杯,笑道:“今日能与崔公子小酌畅聊,真乃人生一大快事,只是恨田某人早先时候没与你熟络,竟不知道崔公子是这般见识渊博之人。”

    崔耕端起小杯与田文昆碰杯一下,一口满饮,砸吧两下嘴自顾道:“这木兰烧真是淡出鸟味儿来了。”

    田文昆先是一愣,随后连连点头笑道:“是啊,时下无论是我们清源县,还是各地州县的酒坊,新酿之酒都是甜淡,罕有醇烈之酒啊。除非是陈年藏酒。对了,田某听说崔公子托祖上之荫,新近得了一批陈年藏酒,不知是否真有此事啊?”

    崔耕看着田文昆那张竭力让保持平静的脸,心中笑道,大兄你还真沉得住气,吃了你两大条生鱼片,才肯说出来意,挺不容易啊。

    随即他点了点头,眼神清澈纯真地回道:“是有这事儿,没想到坊间都传开了啊?你瞧瞧,这世上哪里还有不透风的墙啊?”

    田文昆听罢,差点一口酒没呛住,暗道,装,让你装,这风声压根儿就是你自己放出去的好吗?

    不过得到崔耕的肯定回复,他还是掩不住眉毛飞扬了一下。

    继而淡淡地问道:”那这批陈年藏酒有多少,崔公子又将如何处置呢?“

    崔耕略微沉吟了两个呼吸,伸出三个手指,道:“蒙祖先庇护,给我这个不肖子孙留下了大概有三百坛左右的藏酒吧。至于如何处置,那肯定是卖呗。谁让我这个不肖子孙丢了祖宗留下来的家业呢?”

    “三百坛?”

    田文昆诧异地轻呼一声,这可是了不得的大数目啊。尤其是三百坛陈年老酿,这要是搁自己手里操作一番,销往泉州岭南一带,那得赚翻了哇!

    不过生意人的精明秉性还是让他按捺住了急色,竭力保持着平静,淡淡地说道:“才三百坛啊?那也不算多。既然崔公子想卖,准备作价几何呢?”

    妈的,老狐狸!

    他的一举一动一变一化,自然没有逃过崔耕早有准备的细微观察之中。

    不过等来的却不是崔耕的报价,而是见着崔耕缓缓站起身来,说道:“卖,肯定是要卖。不过作价多少,怎么个卖法,在下倒是有个新颖的想法,不知道田东家想不想听?”

    田文昆微微皱眉,发现这个传说中的纨绔子弟貌似没自己想得那么简单。继而伸手邀请,道:“且说来听听~”

    “这个不急!”

    崔耕摇了摇头,道:”既然田东家都请我吃了顿大餐,那么在说之前,我怎么着也得表示一番诚意才是。“

    说罢,他扭身冲着酒肆外,吆喝一声:“茂伯,你且回家里抱上一坛子藏酒来,我要请田东家第一个尝上一尝这世间最好的酒!”

    这世间最好的酒?

    田文昆心中颇有几分不屑,纵是你崔二郎手中的陈年藏酒价值不菲,但这口气,委实太大了吧?

    本书源自看书網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