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胡县令有请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黑暗尽去,晨曦破晓。【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

    天一亮,清源县城里又如往昔般,喧嚣繁闹了起来。

    唯一不同的是,现在都快日上三竿,已经过了辰时,这东门还一直关着,将清源唯一出城的口给封死了。

    而且东门口还张贴着一张鲜红的县衙告示,说是最近有一股山匪从莆田流窜到清源境内,已经在城外频频作案,不少村庄遭到洗劫,甚是猖獗。为防止山匪进城祸乱,县衙决定暂时将城门关闭。待得过几日府城驻军将城外山匪剿灭,再行开城。

    落款日期就是今天,上面除了朱红的清源县令印外,还有县尊老爷的亲笔画押。

    清源县城出出进进的人多了去,或出城探亲的,或出城下地的,或走亲访友的,要换做平时将东门关了,城中肯定是乱套了。但这张告示一出,想要出城而不得出的百姓也不敢再有意见了。

    好家伙,城外有山匪啊,而且已经洗劫了城外好几个村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旦真让山匪进来祸害县城,那还得了?所以对于县衙这个暂时关闭东门的决定,城里百姓还是支持的。

    所以但凡来到东门想要出城的百姓商贾看到这张告示后,皆默不作声表示没有意见,纷纷原路返回城里。

    矮脚虎躲在城楼上看着城楼下的一幕,暗暗佩服方铭这书生果真厉害,居然能想出这个计策来。当然暗笑贪生怕死的清源县令,居然真的同意写出这张告示来。

    这清源县令印和胡泽义的亲笔画押,自然是做不了假的。

    看着城楼下的种种,在他看来,他们在清源城狠狠捞上一票的计划是越来越靠谱了。

    而这个时候,按着方铭列出的人员名单,城中绝大多数的商贾士绅,大户人家也都收到了胡泽义亲自拟写的请帖。

    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朝着独眼龙和方铭等人预设的方向慢慢进行着。

    ……

    ……

    牌坊大街,醉仙楼。

    唐福国半个身子倚在刚刚开门的酒楼柜台前,手里拿着伙计今早开门时收到的烫红请帖,一脸古怪地看着,嘀咕道:“可真是怪事哩,县尊老爷居然邀请我傍晚去县衙赴宴,真是百年难遇的破天荒之事啊!顺子,你过来一下——”

    他将早上开门收到请帖的伙计招呼了过来,问道:“这请帖真是县衙的衙差给你送过来的?”

    “当然是真的,”顺子认真地点了一下头,道,“青衣皂服,一身公差的打扮,不是县衙里的官爷还能是谁?掌柜的,大白天谁敢

    假扮公差招摇撞骗啊?简直是活腻味了不成!”

    “说的也是!”唐福国略微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面有疑惑,道,“可县尊老爷为啥平白请我去县衙赴宴,这…人家可是堂堂的六品官员啊,我唐福国不过是个开酒楼的,何德何能啊,居然能让县尊老爷请我吃饭。真是想不通。”

    “嘿,这有什么想不通的。”

    顺子将手里擦桌子的抹布往肩上一撩,奉承地笑道:“咱家醉仙楼现如今可是清源县首屈一指的饭肆,而且上次崔县尉搞那个劳什子慈善晚宴不是也在咱家醉仙楼搞的吗?他可是答应,以后县衙所有的招待宴席都指定在咱家醉仙楼,掌柜的,你现在跟县衙也是沾着关系的,怎能妄自菲薄哩?依小的看啊,那是县尊老爷看重掌柜的你,八成是接下来有什么重要的大饭局要设在醉仙楼,所以将你叫过去交代点什么。”

    “嘶…被你小子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哈?”

    唐福国被伙计这么一说,也觉得还真有几分道理。尤其是顺子这么一吹捧,顿时有些飘飘然起来,能得县尊老爷看重,看来自己今后也不是小人物了,醉仙楼势必要在自己手中发扬光大了。

    当即,他将请帖重重地拍在柜台上,清了清嗓子,很是得意地说道:“嗯,既然县尊老爷相邀,我等平头百姓岂能相拒?去,一定要去!”

    说话声之大传遍整个酒楼,生怕在角落里干活的伙计听不到,分享不到他被胡县令看重的这份殊荣。

    ……

    ……

    正午时分,天顺钱庄。

    吴公礼也收到了表叔胡泽义的请帖,恰巧同为堂兄弟的吴公义也在他的钱庄里作客。

    吴公义何许人也?

    正是负责清源县公繲钱的捉钱令史,官方高利贷的职业经理人。

    同时也是吴公礼的堂兄弟。

    因为前些日子聚丰隆银号的开业,导致很多急需周转银子的商贾都不再吃他的高利息,而纷纷转投了低利息的聚丰隆,导致他最近业务量急剧下降。

    所以他想着今天来找一趟开设钱庄的堂弟吴公礼,跟对方商量商量,有什么办法可以打击打击聚丰隆的嚣张气焰,也好让他的高利贷业务能够恢复点元气。

    他每年都有业务指标的,超出朝廷给捉钱令史的固定业务指标之外,剩下的业务基本都是他的利润。所以,以前他经常和吴公礼合作。

    在以前,整个清源县的钱庄就吴公礼一家,凡是在天顺钱庄这边借贷不到银子的,只能跑去找他这个捉钱令史拿高利贷。所以他俩经常会暗中做一些勾当。

    比如他们看准一个急需周转银子的商户,然后先让吴公礼以最近钱庄银根紧张为由拒绝对方借贷,那么对方必定要从捉钱令史吴公义这儿吃高利贷。届时,挣到的利润差价,堂兄弟俩在二一添作五,分一分。

    这种缺德的事儿,兄弟俩没少干。只不过向来都是吴公义在明,吴公礼在暗地里配合。反正吴公义自打干上朝廷高利贷的职业经理人,名声就没好过。因此这种背骂名的事情就是他来操作。

    但是自从出现聚丰隆银号之后,清源县的钱庄便不再是天顺钱庄一家独大,不仅他的高利贷业务骤减,就连天顺钱庄都备受打击。

    向来霸道又霸市的吴公义哪里肯闷声吃这个亏?

    所以吃过午饭便屁颠屁颠地跑来找吴公礼来合计合计对策。

    不过他一进钱庄刚坐下,便看到有县衙的公差送来一封请帖给吴公礼,不由一阵好奇,因为他早上也收到了表叔胡泽义的请帖。

    待得吴公礼细细看完之后,他赶忙问道:“公礼,表叔这请帖里是不是写着,让你傍晚左右过去县衙赴宴?”

    “是啊,咦?”

    吴公礼诧异地看着吴公义,问道:“莫非堂兄你也收到请帖了?”

    吴公义点头称是,道:“你说奇怪不奇怪?表叔要请我们哥俩吃饭,派个人招呼一声便是,何必又是写请帖,又是派人专程送来。搞得这般兴师动众为何啊?”

    吴公礼对此也很奇怪,按理说以胡泽义跟他们吴家的亲戚关系,真的不需要这些礼节,再者说了,抛开胡泽义县令的身份,还是他俩的长辈,叫他们小辈去县衙赴宴哪里需要这些繁文缛节啊?

    不过很快,他便释然了,说道:“兴许表叔请得不单单是你我兄弟二人,估计请得都是城里有些头面的人物吧。”

    吴公义道:“那你知道为了啥事不?”

    “不知道。”

    吴公礼摇摇头,随后想起早上东门告示的事儿,猜测道:“应该是跟最近城外山匪猖獗有关。估摸着表叔是想召集城里的商户们商量商量,在城门关闭的这些日子里,如何调配好城里百姓的生活用度。无非是想让大家伙在这段日子里,不得随意将米粮菜肉等生活必需品大幅度涨价,导致城里出现乱子云云。前年城外闹瘟疫,足足紧闭城门一个月的时候,表叔不也干过这事嘛。”

    “还是公礼你脑子反应快。”吴公义赞了下吴公礼,问道,“那跟咱们没多大关系啊,你去吗?”

    吴公礼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道:“去,肯定要去啊,这是给表叔撑场面的事,咱们做晚辈的不去不太好。而且因为聚丰隆银号的事情,前些日子我跟表叔闹得还有些不愉快,借着这次机会正好可以弥补一番。”

    “你不说我还忘了!这狗日的聚丰隆,这段时间可坑死老子我了。”

    吴公义气得拍了一下桌子,皱着眉头道:“得,你去我也去,正好我跟表叔告个状。公繲钱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到了年关如果完成不了朝廷派下来的固定任务,县衙也有责任。表叔身为清源县令,肯定不能不闻不问。”

    吴公礼心里对聚丰隆也是恨得牙根痒痒,点头称道:“好,赴宴之时,聚丰隆银号的曹天焦那老王八蛋也肯定在场,到时候我非让这老王八蛋好看!堂兄你瞧,你都进来多大会儿了?我这钱庄愣是连个客人都没有,现如今都他妈跑聚丰隆去了!”

    “好!就这么定了!”

    ……

    ……

    聚丰隆钱庄。

    曹天焦正笑意盈盈地将一位客人送到银号外。

    回到店里,他志得意满的抻了抻懒腰,掩不住喜色地对正低头扫地的一名伙计说道:“去,给东家我弄碗茶汤来解解渴,跟人谈了一上午买卖,嘴巴都快干出鸟来了。”

    瞧这架势,应该是刚刚又谈拢了一笔借贷的买卖。

    伙计刚走,曹月婵便聘聘婷婷地从楼上下来,望着曹天焦问道:“爹,早上胡县令是不是派人送来一封请帖?”

    “嗯啊,是有这事儿。”

    曹天焦走到柜前,透过柜窗冲里头的伙计伸手道:“将早上县衙那封请帖拿来给大小姐看。”

    随后他将请帖转递给曹月婵,笑道:“婵儿啊,赴宴这差事就由爹爹去吧,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家,总干些抛头露面的事儿,影响不好!”

    曹月婵接过请帖,没好气地瞪了曹天焦一眼,略有揶揄地说道:“您老人家真是疼女儿,这时候想到我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了?想当初是谁让我打理酒坊的?是谁整天不务正业,让他的女儿去四处催讨账款的?”

    曹天焦闻言,嘿嘿地讪笑了两声,显然,他那点小心思又被聪明机灵的女儿给看穿了。

    很明显,他就是想趁着最近聚丰隆银号生意红火的劲儿,去县衙赴宴时当着一众商贾的面出出风头,好让大家伙知道他曹天焦也是个能人。

    等着曹月婵将请帖看完,忽地,面色极其郑重地说道:“爹,这宴席你不能去!”

    曹天焦顿时不乐:“我凭啥不能去?名义上,我还是聚丰隆的东家!我就要去!”

    “唉,女儿不是那个意思。”

    曹月婵连连摇头道:“不仅您不能去,女儿也不能去!咱们曹家谁也不许去!”

    “啊?”曹天焦有些不明白了。

    紧接着,曹月婵又道:“咱们曹家不仅不能去赴宴,而且银号必须现在关门,伙计们现在就开始放假。同时,将银号里所有的银钱统统转移。一个铜板都不要留在银号柜上!”

    “昂?婵儿,这是为啥啊?到底是咋的啦?”

    本书源自看书王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