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安置旧僚属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七月流火,天气闷热的紧。【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

    大清早,蝉鸣呱噪。

    崔耕坐在花厅中都能感觉的到,后背的汗是涔涔一直往下挂。

    “走,去院里聊!”

    他吩咐小九儿将几把胡凳搬到院里,领着宋根海和姚度二人出了花厅,径直来到院里。

    院中空气通透,老槐树下遮阴纳凉,又有小九儿拿着蒲扇在后头扑腾扑腾地扇着风,崔耕可算是舒服多了,抻了抻懒腰,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呃……”

    “这……”

    姚度和宋根海端坐在崔耕跟前儿,扭扭捏捏,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欲言又止,貌似有口难言。

    崔耕笑了笑,道:“呵呵,是因为两县合并之后,担心各自的何去何从?”

    “嗯嗯嗯嗯~~”

    两人不约而同一齐点头,眼中透着期翼。

    崔耕沉吟片刻,又问:“陈县丞临行前,可曾对你们有过安排或者交代?”

    “唔唔唔唔~”

    两人又是一齐摇头。

    不过,姚度还是忍不住叹道:“陈县丞昨日倒是召集过县衙的书吏曹吏,还有三班衙役的班头。他说,合并之后我们这些人是去是留,须由新任县令来定夺。但我们都知道,想要继续留任县衙办差,恐是难于登天了!”

    崔耕问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嘿,那还用想嘛?这不明摆着的嘛!”

    宋根海也憋不住了,嚷嚷道:“大人您想啊,新县县令是莆田县令刘幽求,新县主簿是莆田县丞陶文元,新县县尉是莆田县尉贺旭,他们都是出自莆田县衙,那肯定会沿用原班的人马,留任这种好事儿哪里会轮得到我们啊?嘿嘿,保不齐以后咱们陈县丞过去都要受他们三儿的挤兑,能不能在新县县衙站稳脚跟,那都两说!”

    “宋根海噤声,莫要在背后非议上官!”

    崔耕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啐道:“就你话多嘴碎,显摆你知道的多,是吧?”

    宋根海挠了挠头,唉声叹息了一下,嘀咕道:“本来就是嘛。”

    “咳咳,大人,宋捕头话是糙了些,但理儿还是这么个理儿。”

    姚度也感同身受地叹息一声,道:“两县合并之后,县衙的佐吏和班头就那么几个位置,都是有数的,他们要用也只会用使得顺手的原班人马,怎么可能会接收我们?如今大人你一走,我们这些人可真成了无根儿的飘萍,不知道能飘到哪儿啰。”

    两人说这番话的用意,今日登门造访自己的真正目的,崔耕又怎会不懂?

    随即,他开门见山地问道:“那你们今天来寻本官,是想离了县衙,跟本官去折冲府?”

    “是是是是~”

    这下,两人又一同拼命点头了,接着又眼巴巴儿地看着崔耕,颇有几分紧张,生怕崔耕说出一个不字。

    “这样啊?”

    崔耕又是一番沉吟,略微琢磨了一会儿后,看着姚度说道:“折冲府如今缺两个书吏,姚士曹你倒是蛮适合的。不过这书吏跟你当初的士曹吏可不一样,辛苦繁琐不说,还没什么实权,你愿意吗?”

    身为军府长史,招募折冲府的一应佐吏和役从,的确在崔耕的职权范围之内,这个事儿他倒是做得了主。

    “愿意~愿意!卑职愿意!”

    姚度瞬间转忧为喜,连连点头窃喜道:“只要能跟着大人您,哪怕干个杂役,小的都一百个愿意!”

    崔耕见姚度说得这么可怜兮兮的,不由乐道:“呵呵,你干杂役?那倒是屈才了!”

    “不屈才不屈才,卑职只知道在大人的麾下办差,大人亏待不了卑职,而且他日大人得以升迁,更是会提携卑职。”

    姚度一嘴漂亮话说得崔耕心花怒放,美得崔耕连连大笑。

    这边宋根海见姚度现在有的着落,顿时急了,嚷嚷道:“大人大人,那我呢?姚度你都带走了,总不能扔下我不管吧?你不能厚此薄饼啊?”

    “咳咳,宋捕头,那叫厚此薄彼!”姚度翻了翻白眼,纠正道。

    “我管他薄饼还是薄彼?老姚,你现在是美了,老子可还悬在半空没落地呢!”

    宋根海殷切地看着崔耕,央求道:“大人,您索性连我也一并收了呗。”

    “你啊?”

    崔耕面色复杂地看着宋根海,有些为难地说道:“你说你又不写,又不会画,这折冲府也用不了捕头,你让本官如何安置你?”

    “这……”

    宋根海面色一怔,脸上大有失望之色。

    “不过嘛……”

    崔耕话锋一转,道:“本官身边需要一个扈从,主要就是替本官跑跑仙潭村那边的军营,或者送递一些公文书函什么的。这差事挺苦挺累挺遭罪的,可不像你当初干捕头那会儿了,能上街耀武扬威,还能顺手白吃白拿的,你能干得了吗?”

    “能!”

    宋根海毫不思索,毫不犹豫,当场便应了下来,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道:“便让俺跟在长史大人你身边,干些扫地洗衣刷夜壶的活儿,俺都愿意!”

    “哦?”崔耕颇为诧异地看了一眼宋根海,这厮在他的印象里一直都是属于仗势欺人吃不了苦的主儿,这会儿居然有这觉悟,不易啊!

    只见宋根海又嘿嘿讪笑一声,嘀咕道:“不过大人,若将来又提携俺的机会,可别忘了俺。说真的,跟着大人您干,就图一个字儿——舒心!”

    “那是两个字,宋捕头。”姚度又小小纠正了一下。

    “关你屁事!”宋根海啐了姚度一口吐沫星子。

    姚度:“你……真是粗鲁!”

    “好了,别闹腾了,”崔耕打断两人的斗嘴,挥挥手道,“今天呢,你们先回去休息。明儿一早,来折冲都尉府找本官报道!”

    “折冲都尉府?搁哪儿呢?”宋根海问道。

    姚度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废话,折冲府就设在原来的清源县衙,这还要大人跟你明示吗?”

    “关你屁事?老子用你提醒啊?显你能耐是不?”宋根海又狠狠地冲姚度啐了一口唾沫。

    姚度:“……”

    “呱噪!”

    崔耕板下脸来,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斥道:“还不快滚?”

    唰的一下~

    两人再次不约而同,齐唰唰地滚出了崔府。

    不过相比刚才忐忐忑忑地进崔府,两人这会儿滚得是相当的舒心。

    ……

    ……

    第二日,午时。

    新任折冲都尉郭恪,带着四名明盔亮甲的四名卫士,正式入驻清源县衙。

    不,如今早已换了匾额,正式更名为——折冲都尉府!

    郭恪倒也光棍,此番搬进都尉府,只不过带了一箱行礼,应该就是平日换洗的衣裳,再无他物。

    经过崔耕这几日来的督工改造,清源县衙的大堂及六间曹吏房,被他整改成了他军府长史的办公场所。

    县衙二堂,被他整改成了都尉府的讲武堂,主要是用于郭恪召集军中队正以上人物,商讨军务的地方。

    至于原先专属胡泽义私人内宅,如今自然变成了郭恪郭都尉的私人内宅。

    对于崔耕的这番精心整改,郭恪是看在眼里,满意在心间。显然,自己挑选的这个军府长史,还算是有一点作用滴。

    简单熟悉了一下折冲都尉府内部环境之后,郭恪便将崔耕叫到了二堂来,也就是如今的讲武堂。

    当郭恪看到“讲武堂”的匾额高悬堂上正中央时,不由一怔,问道:“崔长史,这讲武堂之名可是取自你手?”

    崔耕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很快想起什么,赶紧补充道:“名字是下官想的,不过这讲武堂三字可不是出自下官之手,而是出自本县宿儒佟本善老爷子之手!”

    “唔,算你老实,谅你也写不出如此苍井老气之字!”

    郭恪点点头,道:“本官是想问你,讲武堂,何意也?”

    崔耕道:“此地本为县衙二堂,原是县令召集僚属商议县治民政之地。不过如今既然更名为折冲都尉府,自然再用二堂之名便不合适了。所以,卑职就重新取了名。讲,习也!武,兵也。故,讲武可理解为研习兵法推演兵术之地,亦可理解为强兵之所。取其好兆头,也方便都尉大人召集僚属商讨治军练兵之法。”

    “唔?竟是这么个意思。崔长史,这真是你取得名字?”

    郭恪一脸好奇地看着崔耕,有些不相信,略微摇了一下头,道:“不是说你没读过书,胸无点墨吗?”

    我擦,又拿这个说事儿。

    说真的,讲武堂三个字,也是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就想出来的,这应该是荒唐大梦后的后遗症吧?或者说,梦中也去过一所叫讲武堂的地方,所以有了特别的印象。

    不过见郭恪又拿自己那点破事儿来抖机灵,崔耕也是很郁闷,撇了撇嘴,也懒得解释,摊手说道:“都尉大人,人是会进步的!”

    “好吧好吧,就算是你想的吧,”郭恪也不愿再纠缠这个话题,赞道,“不过说真的,名是好名,字是好字,本官都喜欢。这趟差事儿,你干得真不赖!”

    哟呵,高冷装逼的郭恪真是难得夸奖自己一回啊。

    不过崔耕没有道谢,而是耸耸肩,还了郭恪一个装逼之仇!

    “坐坐坐,崔长史,坐下来聊!”

    郭恪让崔耕坐下后,说道:“本官需要你办两件事儿!”

    崔耕问道:“何事?”

    “第一件事,此番朝廷敕编我们折冲府一个团,一团三百人。不过呢,如今这三百名的府兵还没招募齐。府衙那边只从团练兵中拨给了本官两百人,剩下的一百人需要在清源莆田两地招募。”

    说到这儿,郭恪顿了一下,问道:“剩下一百人由崔长史负责来招募,没问题吧?”

    “呃,问题是有,但难度不大!”

    崔耕本想是拒绝的,毕竟招募兵源是他协助郭恪,而不是他来负责招募。但想想清源县衙被解散之后,应该会退下一大拨的衙差和年轻力壮的杂役,这些人放在社会上混吃等死也委实有些浪费。与其这样,不如统统招募进折冲府中来。

    而且这是郭恪正儿八经地将一件军务交给自己这个长史,身为本地土著的他,总不能第一件军务就掉链子吧?那以后,他还不被郭恪给天天鄙视死,欺压死啊?

    随即,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道:“招募兵源之事交给下官吧,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银子!”

    郭恪竖起五根手指,缓缓说道:“因为折冲府增设仓促,朝廷今年应拨付的公繲钱和公繲田都还没准备好,以长安那帮人的一环卡一环的章程,估计要缓上一阵子。所以折冲府目前是没有军款饷银和储备粮草的。你说这几百人张嘴就要吃,军府里却一文钱也没有,你让本都尉以后怎么带兵?因此,目前缺银子,至少缺了五千贯银钱!”

    “啥?”

    崔耕屁股一撅,立马窜跳了起来,一脸怪状地看着郭恪,诧异道:“都尉大人的意思是说,您这是空着手来上任的?账上一文钱都没有,你怎么就敢开府驻军呢?逗我玩呢吧?”

    郭恪板着脸说道:“本官是很严肃地和你说!”

    崔耕急道:“那折冲府里没银子,下官也变不出银子来啊!”

    “你能的!”

    郭恪居然很坦然地说道:“本官知道你崔家是清源本地大户,有钱,不差钱,富得流油!”

    “靠,那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好吗?”

    崔耕听着他这话也不爽了,终于不想再忍了,反抗道:“怎么着?都尉大人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准备拿我们家开刀,杀大户宰羊牯,是不?”

    “咳咳,言重了,崔长史这话言重了哈!”

    郭恪被崔耕挤兑得竟有两分羞赧,低着头不敢直视崔耕,轻声说道:“借,暂借,本都尉是跟你们崔家暂借周转!”

    “暂借?”

    崔耕嘀咕了一声,暗道,可不能暂借,这孙子万一到时候耍浑不认账,不还怎么办?再说了,暂借是借多久?一个月?一年?还是三年五载?娘的,利息不是钱啊?

    利息!!!

    有了!

    崔耕突地拧了一下响指,脸色突变,挂起一抹喜迎天下客的笑脸来,道:“都尉大人,下官家里是做酒坊买卖的,银子是用来流转的,暂借也借不了五千贯啊!”

    郭恪登时皱眉,愠怒道:“崔长史,你竟敢……”

    “别别别,别急啊!”

    崔耕紧着说道:“下官家里借不出来,但有地方能周转出来啊。只要都尉大人愿意出面,以折冲都尉府的名义跟对方签订借约,嘿嘿,人家那儿财大气粗,而且利息低廉,想借多少都没问题。”

    “哪儿?”

    “聚丰隆银号!”

    本文来自看書王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