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作茧来自缚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对于武三忠来说,贪污索贿、中饱私囊这种方问题,从根本上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想当日武则天正式登基之前,让他率兵出岭南道,前往长安护卫,用意并非是真的就缺了他武三忠手底那点兵力。而是在武则天的内心里,已经将他当作武家的一份子了。接下来他只需立下大功,认祖归宗绝不成问题。

    因为武三思和武承嗣各怀心思的拼命阻挠,所以武三忠才未能如愿。

    他这两位宰相堂兄弟之所以这么做,除了不想将皇帝姑母的宠溺分出一杯羹出去之外,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因素——

    那就是武则天现如今都快七十了,这皇帝能当多久,金銮大殿上的龙椅还能坐几天?挑选继承人的问题,早已迫在眉睫地摆在眼前。

    虽然篡唐改周登基之日,她就立李旦为太子,赐姓武氏。但武则天又何尝不担心自己百年之后,李旦重新改回李姓,恢复大唐?甚至担心李旦改姓复唐之后,开始对武氏子弟秋后算账,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难逃反唐厄运!

    那武则天这辈子不就白忙活了吗?

    因此,对于百年之后传位于谁,尽管她老人家都快七十了,至今还没个定论。李旦那个太子位置坐得也是胆战心惊。

    尤其是朝中如今一大批亲武氏的势力,都在暗中敲边鼓,希望将来继承皇位大统的是武家子弟,一来是能保障武氏家族万年长运,武氏子弟世代荣华;二来呢,也是不要凉了这批亲武反唐大臣们的一片忠心。

    所以,朝野之中有了这股风气之后,武三思和武承嗣作为武则天的亲侄子,问鼎太子之位的呼声是最高的。

    不过太子之位只有一个,两个人争夺就已经太多了,他们又岂能容忍再多出一个武三忠?

    于是乎,几乎已经斗红了眼的武三思和武承嗣,难得的捐弃前嫌,联合起来。

    他们一方面劝武则天打消那份心思,另一方面对武三忠许下种种承诺,让他自请出外。

    安抚使一般是在朝廷刚刚开疆拓土后设立的,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为的是统一政令平定各种叛乱。

    岭南道早就归属大唐多年了,有什么必要设置安抚使?实际上这就是对武三忠进行收买——行了,你就在岭南道当土皇帝吧,真皇帝你就别想了。

    武则天对此也心知肚明。若没有她的默许,已经进入她视线的武家子弟武三忠,又岂能真的被外调到岭南道来当这个安抚使?

    有了这番默契在,武三忠贪点污受点贿,那还叫事儿吗?这就是他刚才有恃无恐的原因。

    ……

    ……

    不过现在这份有恃无恐的底气瞬间没了。

    因为,他见着崔耕从暗门之后拿出了一样东西,瞬间被吓尿了!

    崔耕手中的这件物什,是一件上好的锦缎做成的衣服,通体呈黑色,上绣十二章图案,包括日、月、星、龙、山、华虫、火、宗彝、藻、粉米、黼、黻。

    这是啥?

    这是——皇帝的冕服!

    也就是民间戏文里唱的“龙袍”!!

    李唐、武周年间,还没有后世在荧屏上频频可见的龙袍,皇帝固然可以穿黄色衣服上面绣龙,亲王同样也可以。

    甚至黄色本身,在初唐年间都不属于皇族的专属色,六品以上的官员都可以穿。

    事实上,皇帝最常见的打扮是幞头圆领袍,与三品以上的官员差不多。

    唯一一件只有皇帝能穿,其他任何人绝对没资格穿的,就只有这件冕服。

    冕服是皇帝最为郑重的礼服,按规定只有在十分重大的场合才会穿。

    同时又因为这玩意儿太过笨重,皇帝不太喜欢穿。所以到了现在,皇帝已经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穿上冕服:一个是登基,另一个是一年复始的元旦,受百官朝贺。

    武三忠家里被搜出这玩意儿来,那还用问吗?他想造反呗!

    好吧,一件龙袍只是孤证,可以拼命抵赖说这是有人栽赃陷害。但是,之前从他家中搜出了众多的逾制的器物,这也是有人陷害?

    再加上他本来就有争夺皇位的资格,所以,皇帝的冕服一出,这个案子,几乎已经成了无可辩驳地铁案!

    武三忠此时吓得腿都软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侯御史,崔御史,二位请听我解释,外面逾制的器皿我都认,但这件冕服,确实不是我的啊。”

    “废话,本官当然知道不是你的!”

    侯思止看到了龙袍心里就有底了,抬腿把武三忠踹翻在地,冷笑道:“你倒是想是你的呢,但除了陛下,天下谁还有资格拥有冕服?”

    “不,下官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件冕服一定是有人在故意栽赃!”

    “栽赃?”侯思止轻笑一声,道:“这么大的夹层,也是贼子栽赃给你的?这里面的珠宝玉石绫罗绸缎,也是贼子在栽赃?怎么就没人栽赃给本官呢?”

    “因为……因为……本官明白了!”

    武三忠被梁波挤兑得浑身冷汗直冒,汗透重衫,猛然间脑中灵光一现,道:“冕服是梁波的!张子瑞也是他杀的!”

    他之所以把梁波这个心腹头号爪牙扯出来,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因为当初他和梁波为了彻底搞死崔耕,为他儿子武良驹复仇,就曾定下一个毒计。这条毒计便是暗中准备一件冕服,待崔耕罢官之后,就用这件冕服栽赃给崔耕,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彻彻底底一劳永逸!

    至于为什么不是罢官之前?他倒是想呢,但将这么笨重的一件衣服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崔耕家里,哪那么容易?说不定就露了什么蛛丝马迹,引火烧身。

    也只有崔耕罢了官,毫无抵抗之力了,才能想怎么诬陷就怎么诬陷。

    为了保证严密,制作这件龙袍他们都假手外人,而是让梁波的妻子来亲自负责绣这件伪劣的冕服。

    后来崔耕也不知道是得了谁人之助,梁波不仅没让崔二郎罢了官,他自己反而还被崔二郎狠狠羞辱了一番,所以这件冕服的事,武三忠也就渐渐抛至于脑后了。

    没想到今天,这件龙袍竟会出现在自己七夫人卧房的夹层之中!

    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典型案例啊!

    但是,武三忠很想不通,这龙袍明明是在梁波手中的,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府中呢?而且还被藏匿在只有自己知道的七夫人房中的夹层里?

    难道是……

    倏地,武三忠指出梁波之后,猛地一个转身,老鹰抓小鸡儿似的将七夫人一把揪起,面容扭曲地怒斥道:“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背着我跟梁波私通?这个夹层除了我,只有你知道!”

    果不其然,七夫人到底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被武三忠这么一提一恫吓,立马慌不择言地叫道:“老爷饶命啊,是梁波这贼厮勾~引的奴家。这一年来,奴家几次三番与老爷求欢,却发现老爷已经雄风不再……”

    “贱~人,你找死!”武三忠老脸一红!

    崔耕却让封常清将武三忠拉到一旁,冲武三忠说道:“武安抚使,事关重大,还是让七夫人说下去吧!雄风不再丢得是脸面,龙袍之事丢得却是脑袋啊!”

    武三忠知道崔耕说得在理,不再阻挠七夫人说话。

    七夫人又道:“后来梁波几次三番勾~引奴家,奴家没有把持住,跟他一来二去,便勾搭…勾搭…”

    “勾搭成奸,是吧,七夫人?”崔耕说道,“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龙袍到底是谁放的?”

    七夫人指了指早已被府兵控制住身体的梁波,弱弱道:“是梁波!有一回他跟奴家欢后闲聊,说老爷暗中定制了一件冕服,放在他那儿着实不安全,搞得他整日坐立不安!奴家一想这屋中不是有个密室夹层吗?就跟梁波说了,梁波一听大喜,便在某日夜里将这龙袍藏于此间。”

    原来是这样!

    “娘的,你们搞得我头晕!”侯思止不耐烦地叫道,“到底这龙袍是谁人私制的?”

    “是他!”

    “是他!”

    梁波和武三忠异口同声,互相对指。

    崔耕摇了摇头,问向七夫人:“你说!”

    咚!

    七夫人突然跪地,看向崔耕,泫然欲泣道:“御史老爷,奴家不知啊,奴家只知道是梁波偷偷交给我藏匿的,但梁波又跟我说,是老爷交代他暗中定制的。所以,奴家也不知道到底是他们何人私制的!”

    “我有话说!崔御史,侯御史,卑职有话说!”

    梁波突然高举右臂,大叫:“卑职将这龙袍的来龙去脉说与两位大人听,说完便会一清二楚!”

    崔耕和侯思止对望一眼,纷纷点头,示意他说。

    武三忠哪里会甘于寂寞,急得大骂:“梁波, 你这该死的狗奴才,你不得好……”

    “闭嘴!”崔、侯二人,异口同声冲武三忠大喝一声。

    这边,梁波三言两语,已经飞快地将私制龙袍的缘由,以及当初他和武三忠设计想陷害崔耕被罢官,然后用龙袍嫁祸于他的毒计,一一道了出来,听得崔耕面色阴沉,都快拧出水儿来了。

    崔耕看着武三忠,冷笑一声,道:“武安抚使,幸亏本官并没有让梁波陷害成功罢了官,不然似无葬身之地的该是崔某人了吧?”

    武三忠不迭摇头,死不承认道:“放屁,梁波为求活命,他的话你们也能信?”

    “凭啥不能信?两位御史大人想想看,卑职不过小小的广州都尉府的果毅都尉,借我泼天之胆,我也不敢私制龙袍啊!”

    梁波伏地大呼:“整个岭南道都知道,我梁波就是武安抚使手底下的一条狗,他叫我干啥,我就干啥,这是人所周知的事儿。能出此龙袍这般大主意的,若非没有武安抚使指使,这种事儿是卑职能干得了的吗?再说了,卑职都敢承认张子瑞是我杀得,为何不敢承认龙袍是我私制的?”

    “什么?”崔耕大呼一声,问道,“你说,泉州别驾张子瑞是你杀得?”

    侯思止更是激动莫名,被发现龙袍还要激动,一把上前逼问:“你真的承认,张子瑞是你杀得?”

    梁波道:“正是卑职所杀!但龙袍绝非卑职所制,跟卑职无关,这是武安抚使的锅,卑职不背!!!”

    侯思止走到崔耕身边,激动地摩挲着双掌,低声说道:“崔御史,又是一桩案中有案,人命案连造反案的大案啊!此地不是审案之所,不如我们移驾安抚使衙门的二堂,共同审理此案?”

    崔耕点点头,道:“下官附议!”

    侯思止大手一挥,道:“来呀,将人犯,物证,还有若干人证统统移走,本御史要与崔大人共审此案!”

    一时间,内宅中又是匆乱一片,众人一番忙活。

    ……

    ……

    安抚使衙门。

    二堂。

    二堂再过一道回廊,就连着武三忠的外宅,外宅再进去便是他的内宅。

    图着省事儿,侯思止和崔耕就近审案,就在安抚使衙门的二堂,开始升堂审案。

    很快,梁波再次被带了上来,与武三忠当堂对质。

    梁波往堂上这么一跪,大大方方地承认道:“侯御史,崔御史,卑职还是刚才那番话!与武安抚使的七夫人暗中私通,卑职认!张子瑞的案子,卑职也认!但是私造冕服,这是造反大罪,卑职不认!武安抚使的锅,他自己背去!”

    侯思止道:“你倒是光棍啊,好好好,私通武三忠的妾侍是小事儿,咱不管这事儿。私造冕服之事,暂且不算你头上!只要你肯认张子瑞的案子,就够了!”

    被强行押着跪在地的武三忠心中大怒,侯思止你个王八蛋,什么叫私通我的妾侍是小事,什么叫私造冕服,暂且不算他头上?难道要算我头上?当初可是梁波这狗腿子给我出的主意啊!

    不过他不敢喧哗大骂,因为侯思止现在是官,他倒成了嫌犯阶下囚,只要他敢咆哮公堂,侯思止绝对会趁着机会,大大地报复自己刚才与他的撕逼大战!

    “回禀侯御史,卑职认了!”梁波非常光棍地点头道:“冕服的事儿和我完全无关,但是张子瑞的案子,我绝对认!”

    侯思止又是一番抚掌大笑,很快乐的样子。

    崔耕却是心疑起来,这梁波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痛快就承认了张子瑞是他所杀?杀张子瑞也是死罪,造反也是死罪,他为何只认其一?

    崔耕绝不相信梁波是一个敢于承担罪责,光明磊落的汉子。

    他这里头莫不是有什么蹊跷,是我没发现的?

    就在他起疑之机,梁波忽然抬头看向崔耕,惨笑道:“崔御史肯定是在想,为何下官这么痛快就承认了此案,是吧?”

    崔耕唔了一声,不置可否。

    梁波看了眼武三忠,道:“因为很简单,即便我现在不说,以后你们也会查到。的确,当日张子瑞来广州城第一个拜访的便是安抚使武三忠,但却在门口被我以安抚使大人不在府中为由,将他拦住打发走了。此事,安抚使衙门的门人自然知道, 所以卑职当时还贿赂了他两贯钱,让他不要将张子瑞求见之事,报与武三忠听!恐怕这门人早就跟武三忠说过了。”

    旁边的武三忠闷哼一声:“哼,你倒是知趣,我家门人又岂会因为两贯钱,而将此事欺瞒于我?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这是谁家府邸,谁家的门人!”

    “行了,你也别吹牛逼了,”侯思止打断道,“接二连三小妾红杏出墙,你也有脸说自家门风强?”

    武三忠:“我……”

    顿时无言。

    崔耕倒是点点头,嘀咕道:“这就解释了当初王瑞月去找武三忠,他却说没见过张子瑞的缘由了。的确,张子瑞因为梁波的阻拦,没有见到武三忠。不过武三忠,你明明知道是梁波拦了张子瑞见你,你为何当时不跟王瑞月说呢?”

    梁波冷笑一声,鄙夷地看了眼武三忠,道:“这还用问?他就想暗中拿捏着这个把柄,尤其是王瑞月连寻夫之后,他更加相信张子瑞的失踪,跟卑职有关了。所以,只要我不承认龙袍案,他便会将此事道出来。与其这样,卑职不如痛痛快快承认了!”

    侯思止又问:“好,现在就说张子瑞的案子,你到底是如何杀他的,如今你将他尸体埋在何处?”

    “他是被我毒杀的!”

    梁波道:“至于尸体……我不知道!”

    砰!

    侯思止一拍惊堂木,怒道:“张子瑞是你害死的,你却不知道尸体在哪?笑话!难道非得本官大刑伺候,你才肯招供?”

    “大人息怒啊,我说!”

    梁波叩了一个响头,哭丧着脸道:“后来张子瑞…诈尸了!尸体没了,自己跑了~~”

    轰!

    不单单是侯思止,整个公堂中的众人,都不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慎得慌!

    倒是崔耕微微察觉到了一点异样。

    看书罔首发本书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