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临行欲结亲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小九儿也是一脸懵状。【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茂伯笑了笑,循循善诱道:“小九儿你想,两年前,二郎还是一个白丁。两年后的今天,他却已经主政一县,堂堂的六品县令。若再过十年二十年,二郎又得官居何职啊?”

    小九还是不大明白,挠了挠脑袋,道:“老管家,二郎当了大官,跟我留在家里有啥关系?”

    “嘿,你这不开窍的蠢娃子。老朽都这般岁数了,还能活几年?我死了之后,这崔府管家的位置,除了你这个贴身的人儿,二郎还能让给谁去做?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你这宰相府里的大管家?二郎让你呆在家中照应,那是要历练你啊,假以时日……”

    “老管家,我好像懂了。”小九儿托着腮帮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你懂个屁……

    崔耕看着傻乎乎的小九儿,翻了翻白眼。

    茂伯这话实在是太想当然了,尽往美了想。

    别人不知道,他崔二郎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和那点能耐吗?

    是,没错,两年前从一介白丁干到堂堂六品,这速度非一般人可比,但里面多少是阴差阳错误打误撞?有多少是气运的成分?

    今后六品要想再往上升迁,竞争的同僚中,要么是科举中万里挑一的聪明人,要么是背景硬扎的世家子弟,怎么可能还保持着这样坐火箭般的升迁速度?

    有多少官员一辈子都是六品,在各种位置上换来换去,就是升不上去呢!

    不过既然茂伯这么安抚住小九儿,他也懒得再去磨牙。

    一旁久久不语的苏绣绣到底识大体些,见着二娘还这么拗,轻声劝慰道:“二娘,早点走晚点走,都没什么大碍。一家人总有团聚的时候,我可是听人说京官不在外任官员之列。小叔子如今不是在长安也有了跟脚吗?到时候在江都县令任上做一番政绩,运作运作总能当个京官吧?只要当了京官,就可以把一家人接去,这一番分别也算不得太久。”

    这倒是个法子。

    崔耕暗赞一声,还是嫂子有见识。

    按照朝廷律例,为了避免官员与民争利,不准官员带亲属和宾客上任。这里的官员指的是“外任官员”,也就是京城以外的地方,京官却不在其列。

    虽然一般情况下外官很难调任京官,但也算一条可行之路。

    二娘听了这话,勉强应承了下来。

    见着二娘服软,苏绣绣秀眉微蹙,又接着道:“不过眼下有件事,小叔却是不能不考虑哩。”

    “什么事?”二娘问。

    苏绣绣轻咬着嘴唇,低声道:“就是小叔的婚事,他现在也老大不小的了。等到了扬州以后,一旦小叔上任江都县令,按照律法,他是既不能与江都县境内的地方士绅联姻,也不能与上司同僚的眷属通婚的。”

    朝廷律法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防止外任官员到了地方之后,在官场与上司同僚结党营私,在坊间与当地豪绅士族联姻欺行霸市,贪赃枉法。

    苏绣绣顿了一下,又道:“二娘你乃小叔的姨娘,奴家又是他的寡嫂,现在若不趁着在清源城将他的这桩婚事解决了,难道几年以后再成亲?”

    这还真是个问题!

    对于其他官员来讲,还有父兄乃至母亲代为操持此事。但无论二娘和嫂嫂,一个是他爹的妾侍,一个是他死去大哥的媳妇,谁来操持崔耕的婚事都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崔耕自己到了扬州就是一任主官,小圈子里除了上司就是下属,上哪找结婚对象?

    当即,几人又开始叽叽喳喳张罗起来,寻思着眼下还有什么合适的结婚对象,好趁着崔耕还没赴任,把婚事定下来。

    如今卢丽华已经死了,曹月婵这商贾之女,说实话,现在崔家人都眼界高了,尤其是二娘,已经看不上眼了。

    至于她原来报以希望的王瑞月也杳无音讯。

    几人乍一寻思,还真没什么合适的。

    至于崔耕自己,也被嫂嫂这么一说,浮想联翩了起来。

    成亲啊……

    少年好~色慕少艾,他这个小处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说实话,怎么可能不想女人?

    只是自从入仕以来,诸多事情纷至沓来,压根儿就没时间让他思量此事罢了。

    曹月婵?

    这小娘皮到现在都没个正面的态度,别看他爹老曹一门心思要嫁女儿,可这丫头每每提到这婚事,就脸罩寒霜。

    卢丽华?

    可惜了,虽未谋面,但红颜薄命。

    至于王瑞月那个出生五姓七家的俏寡~妇?

    崔耕压根儿就没想过,自己的婚事会跟这个女人挂上钩。

    不过想起当日,一不小心跌了一跤,压倒在王瑞月身上的美妙触感,还是令人回味无穷的。

    那一刹扑倒,佳人入怀,肤白躯软,体香暗留,煞是想念那抹销~魂滋味。

    出神之际,一缕略嫌猥琐的笑意,渐渐爬上了他的脸庞。

    不过他忘了,现在对面坐着的正是嫂嫂苏绣绣……

    苏绣绣往他的脸上稍微一扫,就羞了个满面通红,心中暗啐,登徒浪子,莫不是他还惦记我这个当嫂嫂的……真是死性难改!

    好吧,崔耕又被苏绣绣给误解了!

    他这番举动,越发坚定了苏绣绣给他定下一门亲事来的决心,在她看来,崔耕这是到了年纪,开始想要女人了。不管好的坏的,得赶紧给他找个媳妇了,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哼!”

    她冷哼一声,狠狠地剜了崔耕一眼,道:“二郎,你想什么呢?”

    “呃……没……没什么……”崔耕从旖思中瞬间惊醒。

    苏绣绣道:“要不,就跟曹家先把这桩婚事定下来吧。曹家小娘子虽然是商人之女,但眼下偌大一个清源城中,也实在是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

    “曹月婵?三天时间,跟曹家定亲?是不是太仓促了一点”

    崔耕倒是不抵触,对曹月婵他多少还是有点情愫的,而且清源城第一美女,那颜值不是吹牛的,好吗?

    再说了,聚丰隆银号一直她在操持掌舵,如果能变为一家人,那绝对是双赢的局面。

    “哼,肯娶她就不错了。现在咱们崔家可今非昔比了,哪轮得她曹家挑三拣四的?”二娘尽管不太认可曹月婵,但苏绣绣说得是实话,眼下真没比曹家更合适的人家了。

    二娘这话虽然有点糙,有点盛气凌人,但在苏绣绣、茂伯他们看来不无道理。这也是他们几个的心声。在二娘她们看来,只要媒人一上门,老曹还不乐屁颠了?这桩婚事就算板上钉钉了。

    好吧,曹月婵,也是良配!

    崔耕默许了家人的提议,想着眼下刘幽求这个武荣县令还没赴任长安大理寺呢,央求他去做个媒,比较有分量,也显得对曹家重视!

    ……

    说办就办,刘幽求眼下还没离开清源城回莆田,崔耕亲自上门去找他说这事儿。

    可当刘幽求听罢,却拿起乔来,坚决不肯做这媒人。相反,他还不迭劝崔耕,熄了娶曹月婵的念头,理由是以崔耕如今的身份,和曹家这种商贾之家不太合适,这桩婚事只会拖了他崔耕将来仕途的后腿,实非良配之选。

    无论崔耕怎么游说,刘幽求就是铁了心,不愿做这个媒人,朋友也没面子可讲。

    刘幽求甚至放话,让他先忍耐忍耐,等他到了长安上任大理正后,定会寻觅一户合适的人家,保证对他崔二郎将来仕途大有裨益的人家。

    崔耕闻言一脸黑线,你妹的,你丫到时候寻觅的人家,肯定又是上官婉儿那个派系阵营的官员之女呗。这鳖孙,真是铁了心要拿哥们的婚事,做政治上的联姻,非得将他和自己绑在上官婉儿那艘战船上!

    他不再理会刘幽求,回去托二娘在清源一个比较有名气的冰人,也就是媒婆,亲往曹家提亲。

    可是,这次曹家的曹天焦却是罕见的低调,没有之前那般迫不及待地嫁女儿进崔府,而是采取既不答应,也不拒绝的态度,只是让媒婆回话,说是要考虑考虑。

    考虑考虑?

    二娘当时就窜了,当着媒婆的面骂道:“我呸!我呸!我呸呸呸!考虑?她曹家也配考虑我们崔家?曹天焦那老货是失心疯了吧?还是曹月婵这丫头魔障!老娘今天把话撂这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若不是我们崔家这是急茬儿,不然哪里会看上她曹家?以后她愿意嫁谁就嫁谁。唯独一样,想嫁我们家二郎啊,哼,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不仅是二娘,就连那媒婆对曹月婵的意见也是大了去。

    首先这事儿没成,她少了一大笔收入进项。其次,本来十拿九稳的婚事没说成,这对她的名声也不好,以后谁还敢找她说媒?

    当即,她也和二娘抱团,一起骂起了曹家和曹月婵。

    什么“曹家不识抬举”啦,“曹月婵不知天高地厚”啦,“曹天焦这老驴脑子有坑啦”,张口就来。

    到了最后,甚至开始画圈圈诅咒起曹月婵将来的姻缘。

    我去,怨念爆表啊!

    对于曹家的态度,崔耕多少心里还是有数的,因为曹月婵的态度就是曹家的态度。

    如果能找个媒婆轻松搞定,她就不是曹月婵了!

    他赶紧对二娘规劝熄火道:“二位,二位,积点口德吧。一家女百家求,被拒绝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她不乐意就不乐意呗,我娶别人也就是了,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一言不合就恶语相向,那是我崔家该干的事儿吗?传出去也不怕让人乐破了大牙,徒惹笑话!”

    “二郎说这话,老娘爱听!”

    二娘双手猛地一叉腰,道:“对,咱崔家是清源数一数二的人家,今后要娶也是娶门当户对人家的闺女,让曹月婵那臭丫头后悔一辈去!”

    顿了顿,她不忘叮嘱道:“二郎啊,你可得把持住了,别以后那小娘皮哭上两嗓子,扮个楚楚可怜状,你就又改了心思。”

    “那个……再说……再说吧!”

    恍惚间,曹月婵的那张宜嗔宜喜地笑颜在崔耕脑海中出现。

    “什么叫再说?”二娘气得牙根儿痒痒,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顿足道:“这世上风姿俏美的好女子多了去,难道非娶她不可?你就算非要她这个人,她…曹家也…也只能当个偏房妾侍的命!”

    别看二娘也是妾,在崔府大院儿里,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但这在当下可并不是常态。而且二娘这种例子是万中无一的特例。

    按照大唐、武周律例,“妾比畜产”。也就是说,在法律上的地位,妾跟牲口差不多。

    别说年老色衰以后不得宠了,就是正在得宠的时候,主母一句话,就能让人把她打死。就算有确凿证据证明,主母是故意杀人,也不过是“仗一百”的刑罚。

    另外,人家也完全不用冒这个风险,直接趁着夫君不在家的时候,把妾卖了就行了。至于为什么卖?卖个大牲口还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

    崔耕满脸黑线,暗忖,我这二娘可真下得了狠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他也不愿继续揪着这个话题磨牙,吱吱唔唔了一声,便道:“那啥,我准备一下去扬州的行礼。”

    说完,哧溜一声,窜出了门外。

    “诶,你等等……”二娘还要生怕二郎耳根子软,想要再叮嘱几句,不过此时哪还有崔耕的影子?

    ……

    三天后,崔耕临行前又交代了茂伯和小九几句,正式辞别了二娘和嫂嫂苏绣绣。

    带着封常清,宋根海,姚度、陈三和以及周兴,来到木兰溪码头。

    码头渡口,武荣县令刘幽求、武荣军府都尉郭恪,带着各自扈从亲自相送。

    当初刘老四宣讲崔耕升官的内情,郭恪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眼看开船的时间将至,他心中那份忧虑越来越浓,关切道:“二郎,到了扬州之后,若是实在扛不住丽竞门,就直接给郭某来封信。关键时刻,为兄还是能搭把手的,总不能任由丽竞门那帮渣滓欺负我郭恪的兄弟。”

    崔耕耸耸肩,笑道:“扛不住就死扛呗,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再说了,这丽竞门可是来俊臣费心经营出来的,来俊臣不好惹,我怎能拉郭兄你下水?”

    “你这话就小瞧哥哥我了啊。”郭恪拍了拍崔耕的肩膀,道:“来俊臣再手腕通天,终究不过是陛下的一条狗,不是?他能在陛下面前进谗言,我就不能跟陛下搭上话了?跟这狗日的真刀真枪拼刺,我郭家纵然占不了什么便宜,但想要我郭恪吃亏,呵呵,来俊臣他自个儿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嚯哦,又听郭恪吹牛逼了!

    腾腾腾~~

    崔耕对郭恪家世背景的八卦小火苗,再次一窜三丈高!

    他舔了舔嘴唇,用胳膊肘捅咕了一下郭恪,眨巴了一下眼睛,乐道:“郭兄,你看兄弟我都要离开泉州了,此番北上扬州几多载,这都是未知之数。咱们哥俩以后就算能见着,估摸着也得数年之后了,要不,趁现在兄弟还没走,你跟我说一说你们长安郭家呗!这都要走了,咱不带这么藏着掖着的,行不?”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乡艳官医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