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庙小妖风大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雍光当然知道县令没权力直接撤县尉的职,不过身为一县主官真的上表弹劾他,也真够他喝一壶的。【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

    雍光挠了挠脑袋,吱吱唔唔道:“不是卑职管不了手下,只是孟神爽他……他……要不,大人给我个手令?”

    手令?

    老子身为一县父母官,公堂之上对一个犯人用刑,还要自己下一道手令让衙役们动手?

    崔耕傻眼了,普天下的县衙都没这个规矩。这完全就是脱裤子放屁,多废一道手续!

    不过,雍光毕竟是县衙内第一个对自己主动示好的人,崔耕也不想对他逼迫太甚,暗骂了一身“怂货”之后,亲笔写了条陈给他。

    雍光接过手令,这才咋咋呼呼道:“动手!赶紧动手!县尊大人有令,谁还敢不卖力气,立即开革。呃……钱飞、李壮,你们上!”

    “喏!”

    顿时,有两个衙役上前,道:“赵刑曹,别让兄弟们为难,您请吧。”

    赵明宇也不和他们计较,恶狠狠地盯住崔耕,怨毒无比说道:“好,这三十板子我记下了!姓崔的,我看你这县令能当几天?真的罢了官,我保准你走不出这扬州城!”

    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崔耕冷哼一声,连看都懒得看赵明宇一眼,径直对那两个衙役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打!告诉你们,本官也是做过县尉的,行刑的规矩我懂。要是这姓赵的三个月内下得了地,你们俩就替他把剩下的日子给扛了!”

    “小的不敢。”

    话音刚落,钱飞、李壮对视一眼同时出腿,赵明宇“哎呦”一声前趴在地。

    “赵刑曹您自求多福吧,我们哥俩上指下派,也是没办法啊!”

    嘴上说得客气,但这二位的手底下可一点也没放松。

    板子高高举,重重落,发出阵阵闷响,震得人心里发颤。

    很快地,三十板子打完,赵明宇的屁股红肿高大,却是连点肉皮都没破!

    崔耕知道里头的门道,真打得血肉模糊,那就是皮外伤,养几天就会好了。但赵明宇这样的伤势才是最狠的,淤血堆积在内,火毒发不出来,恐怕赵明宇回去之后就得开始发高烧了。

    别说三个月了不下床了,能不能保住这条命都不好说!

    行啊,看来这江都县衙内还是有人积极向自己靠拢的。就是雍光专门挑了这么俩人,恐怕也是大有深意。

    崔耕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一点,继续命令道:“给本官把这厮扔出去,别在公堂上碍眼。”

    “是!”

    钱飞、李壮抬起赵明宇往外就走,可还没走多远呢,就有一个衙役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道:“不好了!不好了!孟神爽来了!”

    顿时,除了崔耕一行外,人人色变!

    雍光更是着急地道:“坏了!孟神爽怎么来得这么快?我这还什么都没准备呢。要不,卑职先抵挡一阵,大人你先躲一躲?”

    崔耕微微皱眉,镇定道:“躲什么?他孟神爽再嚣张,难不成还敢带人攻打县衙?既然来了,本官便亲自会会他。”

    不过话说完,屁股却没有挪窝的意思,而是直接一拍惊堂木,高宣一声:“来呀,带孟神爽!”

    好家伙,众人看崔县令这架势,压根儿就没把孟神爽当成什么丽竞门的江南总管,而是当做了治下草民一枚,要准备当堂问案。

    雍光急的坐卧不宁,急道:“大人您倒是起身去迎……”

    “嗯?本县迎他?他孟神爽无品无秩,本县乃江都县主政父母,你让本县去迎他?雍光,你没事儿吧?”

    “那卑职代大人迎一下!”

    唯恐崔耕劝阻,雍光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

    不消一会儿,雍光头前带路,一个国字脸的黑壮汉带着八个伴当走了进来。

    “……”

    这帮人一现公堂,两班站着的衙役们别说敲水火棍了,连大气都不敢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大堂内的气氛顿时凝重无比。

    崔耕本来还打算利用孟神爽如今无品无秩的布衣身份,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呢。不过见着眼前公堂上的状况,他迅速打消了这个想法姓孟的果然是恶贯满盈,在扬州城积威甚久,衙役们见他就跟见了老鼠似的,此计不可行。

    四目相对,一时无语。

    雍光见不是事,赶紧打了个哈哈,为双方引荐了起来:“崔县令,这位就是……”

    “不劳雍县尉费心了。”

    那黑大汉大手一挥,看向崔耕道:“某家正是丽竞门江南总管孟神海。虽无官秩,但论权势比你这个江都县令只高不低。怎么?咱们就这么说话吗?”

    崔耕心中思绪万千,但仍一脸淡笑,道:“丽竞门的名号,本县自然听过。宋根海,给孟大总管搬个座位来。”

    “好嘞!”

    宋根海这时还挺鸡贼,转身就找了三寸来高小圆凳,道:“孟总管,请吧!”

    孟神海身材高大,刚才站着的时候,还能和坐在公堂之上的崔耕平视。但往这个小凳上一坐,平白了矮了一大截儿,说话都需仰着头。无形之中,两人的地位瞬间高下立判。

    “你……”

    孟神海脸上的愠色一闪即逝,不过最终还是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冷哼道:“崔县令,借这种小手段来羞辱某家,你觉得有意思吗?”

    “唔?我觉得很有意思啊!”

    崔耕针锋相对,道:“姓孟的,你我之间是敌非友。难不成你还指望本官对你客客气气,以上宾之礼相待之?你身后的主子是谁,还要我说得再明白一点吗?”

    如今来俊臣领衔着丽竞门在大唐各州府的耳目,自然就是孟神爽身后的主子。来俊臣和崔耕的关系如何,已经明摆在桌面上了。

    “嘿嘿,那也不尽然,来中丞是来中丞,孟某是孟某。”

    谁知孟神爽突然换了一副脸皮,看似诚恳地说道:“来中丞和狄相之间的事儿,跟你我这些过河小卒又有啥关系?某家虽身为丽竞门在江南的大总管,但也不想多数强敌。在扬州地界儿,能遮掩的一定会帮崔县令遮掩。你说上层之间的博弈,咱俩何苦斗得死去活来,不是?”

    崔耕呵呵冷笑,这种屁话,你特么的哄鬼去吧!

    你孟神爽要真敢对来俊臣阳奉阴违,来俊臣能让你坐稳丽竞门江南总管的位置?你丫能把我衙门里的人吓成这样?

    不过孟神爽能这么说,说明对方不想与自己的关系搞得太僵,五大三粗的外表下居然还有颗隐忍的心,看来能坐上丽竞门江南总管的位置,果然不是易于之辈。

    随即,崔耕对此人也高看了几分,不疼不痒地回了一句:“好,那就依孟总管之言。以后,只要你不来惹本县,那本县也不会主动招惹你们丽竞门。”

    孟神爽唔了一声,又道:“那崔县令今天抓了张七郎,还有孟某的二十多个手下,不如现在就将他们放了,如何?”

    “放了他们?”

    崔耕摇了摇头,没有半分回转余地的说道:“不好意思,孟总管你这是强人所难啊。以张七郎为首的这些人,不仅公然敲诈外地客商,还堂而皇之地视人命如草芥。而且从他们叫嚣的言语中,本官断定他们干这种事儿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既然他们犯了朝廷的王法,当然就得依律治罪。”

    “哦?是吗?那好吧,孟某就不为难崔县令了。”

    孟神爽毫不拖泥带水地站起来,转身就走!

    这…这就走了?

    崔耕被孟神爽的举动给弄得有些愕然,按照套路,他不应该是非常嚣张地威胁自己,如果不放他的那些手下,会如何如何的吗?

    倏地,转身走了几步的孟神爽陡然驻足,冷哼一声,道:“崔县令,你不会以为抓了他们扣了罪名,就会让孟某措手不及吧?呵呵,只要孟某放出口风去,这样的废物要多少有多少。崔县令你愿意留,就统统都留着吧。”

    “喂,姓孟的,你不是来要人,你今天来见我家大人干啥?”宋根海也被孟神爽的举动给看傻眼了,不由脱口问道。

    “嘿嘿,某家就是想和崔县令见一面罢了。”

    孟神爽也不回头看宋根海,像是在跟崔耕继续说话似的,意味深长地说道:“崔县令做得很对,他们犯了法,就应当受律法的制裁,岂能姑息?嘿嘿,崔县令啊,咱们以后打交道的日子还很长哩!”

    说完,他竟面带微笑地转过身来,冲崔耕微微抱拳拱手,语气平和道:“崔县令,刚才忘了说,初次见面,幸会幸会!孟某先行告辞了!“

    一言落罢,人已经转身,大踏步地走出了门外。

    好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孟神爽啊!

    崔耕暗暗诧异一声。

    眼下姓孟的离开,也就没必要摆这副升堂问案的架势了,随即他挥了挥手,令衙役们退下。

    堂中,只剩下了崔耕一行以及县尉雍光和崔秀芳。

    至于主簿夏荣?孟神爽还没进来的时候,这厮就偷偷地滑脚了。

    众人回味着刚才孟神爽突来公堂之上的一幕,宋根海大感奇怪,不由纳闷道:“这孟神爽不是还挺好说话的吗?而且也是挺识大体顾大局的,怎么不像你们传言中那么凶狠毒辣啊?”

    “你看走眼了!”

    雍光连连摇头,道:“这人就是出了名的笑面虎,你莫被他骗了。当初包同玉还和他交朋友呢,结果怎么着?设套下手的时候,这厮可一点都没手软。”

    说着,他又扭头对崔耕道:“县尊大人,听下官一句劝,不如将张七郎还有那几个冒犯了您的小贼,撒手放了吧!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

    “呵呵,雍县尉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跟孟神爽之间可没那么简单。如今都摆到桌面上来说了,我也不对你藏着掖着,我与他可不是几个小贼的问题……”

    雍光乃是江都县尉,又是熟稔江都的地头蛇,要对付孟神爽,今后少不得此人的配合。

    所以,崔耕也不隐瞒,将自己和来俊臣的恩怨说一遍,只是略过了新任扬州刺史兼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张潜一事不提。

    雍光听崔耕讲毕,竟还涉及到来俊臣、狄仁杰乃是武三思武承嗣等朝廷大佬,瞬间,大黑脸都吓绿了,惊恐喃喃道:“这…这…这可咋好?这回,咱们江都县衙岂不是要和江南丽竞门死磕到底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怂!

    旁边的宋根海见着堂堂一县县尉的雍光就这点出息,不由想起当初也是怂包一枚的自己来,情不自禁揶揄道:“雍县尉这胆儿可有点太那啥看哈…江南丽竞门利害,我家大人也不是泥塑的。当初武三忠怎么着?堂堂岭南道安抚使,还和陛下沾亲带故,结果还不是被我家大人给斗倒了?他孟神爽再厉害,背景再扎手,还能比武三忠强?”

    “说得也是,说得也是。”

    也亏了雍光这个江都县尉,被宋根海这么挤兑,竟然还没半点脾气。他不迭连声应和着,但目光闪烁,很显然心中并不那么坚定。

    崔耕看得出来,孟神爽和丽竞门在江都县衙这票官员胥吏的心目中,已经是积威甚久,谈孟色变了。

    随即,他说道:“雍县尉,你若是实在不想淌本县与孟神爽这滩浑水,大可辞官不做,莫要勉强为难自己。”

    “我……”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雍光的确硬气不起来,无奈道:“那下官先行告退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崔耕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

    平心而论,这雍光虽然打心底惧怕孟神爽和丽竞门,但人并不坏,最重要的是,这厮确实是心向着自己这边的。

    如果雍光真的因为不愿和孟神爽作对而选择辞官不坐,那接下来还真有点不好办

    首先,一旦雍光辞官不做,那么新一任的江都县尉,肯定会通过江都县各方角力产生,若最终是丽竞门的人得了这个位置,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其次,自己新官上任就把县尉给挤走了,这对自己的官场风评也不好。

    但是,他这也是实属无奈。

    因为事关与丽竞门的对弈,江都县尉这个位置太重要了,容不得首鼠两端之人,所以自己不得不逼他作出抉择。

    似乎看出了他的忧虑,一旁久久不语的崔秀芳提醒道:“崔县令,别琢磨雍县尉了。你啊,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孟神爽手下聚拢来数百亡命之徒不说,身边带的那八个高手。论武技,这八人都不在奴家之下。他们兴许不敢光明正大地攻打县衙,但哪天大人上街闲转,未必就不敢行刺。”

    “竟猖狂若斯!”

    听了崔秀芳的话,崔耕心里边还真有点打鼓。

    崔秀芳的本事他见过,最低估算,力敌十来个军士绝无问题。

    为了防备孟神爽那边八名高手齐出,自己难道每次都带一百多人护卫?满打满算,县衙的衙役们也不到二百啊。

    自己抽出一多半去,江都县的治安不要维持啦?

    唯一的法子,自己身边也找几个高手护卫!

    封常清算一个!

    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封常清这么个大活人。

    身边护卫之人,还得再找几个。

    有了!

    想到这里,崔耕对着崔秀芳抿嘴而笑,勾勾手道:“既然如此,那从今日起,本官的人身安全就靠秀芳你贴身保护了!”

    “这怎么行?”崔秀芳第一反应,是拒绝!

    ps:今天的第一更!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乡艳官医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