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博陵第四房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不过崔耕却没有第一时间揭晓答案,而是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把戏来,轻轻摇头说道:“这个…本官还真是判断不出来!”

    “无法判别?”

    崔承构乐了,他们已经连输两局,现在能扳回一局,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

    崔承构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那二郎的意思是……这第三题,认输?”

    “什么什么啊就我认输了!”

    崔耕摇头道:“恐怕这回又要让承构兄失望了。本官刚才说判断不出来,是想说眼前这头猪的伤口吧,说它是生前所致也可,说它是死后所致也不是不行!”

    “哼,胡搅蛮缠!”

    崔承构轻哼一声,“告诉你,崔二郎,这两种情况下所致的伤口,是截然不同的,也只有……”

    崔耕哂然一笑,打断道:“你是想说,只有死后所致之伤,才能如此形状?呵呵,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看来你还是没将刑名本事的学到精啊!”

    嗯?

    崔承构心里一趔趄,崔耕竟然看出了这猪的伤口是死后刻意所致的?

    他听着崔耕不仅一语道破了真相,还捎带脚的奚落自己一番,刚才脸上得意的笑容瞬间一敛。

    他皱眉道:“什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这话是何意?”

    崔耕分析道:“你判别的依据,应该是认为但凡生前受的刀伤,因为有血液渗出,所以创口处是红的,会有血花存在。若是死后刻意为之的刀伤,因为这猪的尸体早早血脉凝固,所以创口处是白的,没有半点血花。对吧?”

    “难道不对?”崔承构质疑道。

    崔耕摆了摆手,“当然不是。来,本官教你个乖……”

    随后,他命人取了一口活猪过来,先是五花大绑捆住了,再命封常清手持快刀,用力一刺。

    紧接着,他让人第一时间用开水淋烫那道伤口。

    顷刻,奇迹出现了!

    肥猪所受的创口颜色发白,与死后再刻意受之刀伤的形状,完全一模一样!

    最关键的是,此时肥猪还活着,嗷嗷挣扎着,这下又怎么解释?

    崔承构也是学刑名的,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按着自己刚才那番依据,甚至会因此而误判了案子,最终让无辜者蒙冤,让真正的元凶逍遥法外。

    一时间,他收起了刚才那副桀骜不驯,顿时面露惭色,冲崔耕恭恭敬敬地躬身一礼,由衷道:“二郎果然不愧为‘岭南崔青天’之美誉,刑名之道远超吾辈,见识广博,在下受教了!这题……某家认输。不过,二郎能否告诉我,这个法子你是如何想到的呢?”

    这个鉴别受伤时间的法子,在宋朝广为传播,记载到了宋慈的《洗冤录》上。

    在明清的野史上更有记载,说当时就有人用开水淋烫伤口的法子,钻了仵作判断的漏洞,杀死了自己的仇人。

    如今《洗冤录》离面世还隔了整整一个朝代,崔耕只能推说自己在岭南道为官时,恰逢其时遇到过一件类似的案子,误打误撞下识破了其中的关节。

    推脱完之后,他笑了笑,道:“承构兄不知道这等冷僻之法也并不奇怪,莫要忘了,当年我任清源县尉时,总会隔三差五地碰到稀奇古怪的案子。审案破案多了,总会有自己的心得与经验。正所谓,实践出真知嘛!”

    “实践出真知?此言精辟啊!”

    崔承构听后就更惭愧了,“果然某家还是停留在书籍和案卷之上,少了亲身参与刑名破案的经验。真是井底之蛙啊。二郎,某家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你……”

    得,眼瞅着这位崔承构也要跟风,有要拜师的趋势,崔耕赶紧打断道:“好了,接下来轮到本官出题了!”

    当即,他噼里啪啦,说出了自己的题目。

    与其说是出题,不如说是他讲了一个故事。

    他讲道,有一对好朋友,赵三和王五,俩人商量着一起去京城做买卖。可赵三的妻子不愿意丈夫出远门,二人吵闹多日。

    到了约定的日子,为了躲避妻子的纠缠,赵三黎明时分就上了约定好的商船。

    船主张潮见他随身所携的包裹里有鼓鼓囊囊的银钱,便起了坏心,将船开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将赵三扔入水中淹死。接着,又把船开回来,假装在船上睡觉。

    王五到了船上不见赵三,自己又不敢去见赵三的妻子周氏他怕周氏埋怨自己撺掇赵三出远门。

    于是,王五就想到,让船主张潮去赵三家催促。

    张潮一到赵家的门口,就一边敲门一边喊道:“三娘子,快开门啊!”

    开门后,张潮就问:“赵三这么晚了咋还不上船呢”

    赵三之妻周氏闻之,吃惊地道:“他一早就出门了啊,怎么现在还没上船?”

    张潮回去报告了王五,王五也觉得甚是奇怪,就和周氏分头去找,连找了三天没有踪影。

    王五惟恐自己受牵连,就写了个状子呈送到县衙门。整好遇到那知县怀疑是赵三之妻周氏与人通奸,故意谋害丈夫。于是那个知县顺着这个思路,想尽办法查探。最终查了半天也没拿到什么证据,于是乎这个案子久拖不决。

    正在这时,有个监察御史路过,读了这个案子的卷宗后,脱口而出道:“真凶就是张潮!”

    ……

    故事讲到这,崔耕停了下来,往四下里扫视了一眼,问道:“请问诸位,这位监察御史,到底是凭什么做此判断呢?记住,答案就在本官刚才的话里面。”

    崔承构虽对刑名之事颇有研究,但他没做过官,一切都是纸上谈兵,当时就抓瞎了。

    至于其他人,论刑名的本事,还不如崔承构呢。问他们,等同于问道于盲。

    见众人久久给不出答案,最后还是崔耕揭晓了答案,“大家请仔细想想看,这船主张潮是男的。他如果不知道赵三已经离家,那么到了赵三家门口,是应该喊此屋男主人的名字呢?还是喊女主人呢?”

    霎时,场中霎时沉寂了下来,约莫三个呼吸的时间,爆发出阵阵私语讨论之声。

    “我明白了,赵三是此屋的一家之主,船主张潮去拍门之时,应该喊得是赵三的名字。”

    “没错没错,他深夜拜访,一拍门就喊‘三娘子,快些开门啊!”,而不是喊男主人之名,显然不合常理啊。”

    “是的,除非他提前就知道了赵三已经离家,不然他喊得该是‘赵三在家吗?’!”

    “嗨,这么简单浅显的道理,我咋就没想到呢?”

    “难怪都说,刑名破案,不能放过一丝一缕的线索啊!”

    “这次倒是咱们疏忽大意了啊!”

    “诶……”

    啪啪啪~

    崔承构也恍然大悟过来,情不自禁地抚掌说道:“叩门便叫三娘子,定知门内无丈夫!不愧是岭南崔青天,果然高明,这局我等认输。”

    第三局,又是博陵崔氏,输!

    自此,五题之中崔耕已经胜了三题,虽然之前并未约定五局三胜制,但眼下形势已经非常明朗了。

    不过既然没说五局三胜制,那么自然是要善始善终。

    考校,继续着……

    崔耕看向崔鲸,问道:“不知道这第四题,贵方派出哪位兄弟来主持出题?”

    “乃是某家!”院门处忽然传来一声大喝。

    崔耕循声望去,但见一名身材高大,皮肤微黑的汉子,在十余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崔鲸一见来人,顿时面色有些莫名的尴尬,不过还是向崔耕介绍起来人,说道:“这位乃是我们第四房的崔猛兄弟,与他同行这些人也出自第四房。”

    随行这些人虽都是同族的,但崔鲸却没有像刚才在村口介绍众人一样,连名带姓,身份家世一一介绍清楚。对第四房的其他人,他完全是随口带过。

    崔耕抓住了这个细微的异样,暗忖,莫非这第四房,跟其他三房素来不和?

    见着崔猛走至近前,他眉毛一挑,伸了伸手,请道:“那就请崔猛兄,出题吧!”

    “呵呵,某家这个题目,与他们不同。”

    崔猛斜撇了崔鲸等人一眼,哼了一声道:“咱们博陵崔氏一向是前三房习文入仕,第四房练武强身,护卫家族。要不是俺们这第四房出力,整个祖地不知要遭多少次兵火。可在这四房当中,俺们第四房却一向地位最低,连‘鹊桥会’都没份儿,崔二郎,你说合理吗?”

    他这番话,越发证明崔耕刚才的怀疑,果然,第四房与其他三房真是不合。

    不过他可不想卷入博陵崔氏各房的内斗之中,至于什么是鹊桥会,他也懒得去打听。

    他没有支应崔猛的问题,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崔鲸身上。

    崔鲸此时也是微微一皱眉,斥道:“说题目就说题目,提这个干啥?鹊桥会不是没你们的份儿,是人家小娘子们,不想见你们这些厮杀汉,这能怪到我们三房头上来吗?”

    崔猛一阵冷笑道:“不想见我们?到时候她们若嫁入了崔家,不知需不需要我等第四房的子弟来护卫?嘿嘿,某家可是听说……突厥人今明两年,很可能入寇咱们定州境呢!”

    “崔猛,你想用这个威胁我等?”崔鲸浑然不惧崔猛话里话外透着的威胁。

    “威胁?崔鲸你这扣帽子的本事,倒是越来越熟稔了,呵呵。”崔猛道:“某家只想告诉崔二郎,我们第四房的意见,在博陵崔氏中也非常重要。他若是想进祠堂祭拜列祖列宗,就必须征得我们第四房的同意!”

    崔耕一听,乐了,说得好像哥们就有多稀罕似的。

    不过他生平也最不吃崔猛这种套路。

    只听他朗声说道:“扯那么多闲篇干什么?不就是两道题目吗?出题吧,本官接着!”

    “好!有胆色!”

    崔猛大手一挥,声若洪钟喊道:“来呀,抬上来!”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乡艳官医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