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公主有凶器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还是不行!”陈子昂回答得毫不客气,道:“你崔耕没骨头,但我陈某人可不是趋炎附势之徒。【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要我听上官婉儿的话,改文风,办不到!”

    崔耕面色微微一变,语气有些生硬地道:“子昂兄这话就过了。不就是改文风吗?一点小事,双方各退一步也就是了,谈不上什么趋炎附势吧?”

    陈子昂也意识到自己的话太重了,一躬到底,略微缓和了一下语气道:“刚才某一时情急,口不择言了,还望二郎恕罪。”

    “好说,好说。那改文风的事儿?”

    陈子昂想了一下,道:“那就各退一步。我可以公开承认上官体有可取之处,但上官婉儿也不能再逼着我改文风。”

    “这……”陈子昂的让步着实不大啊,崔耕面露难色。

    陈子昂寸步不让地道:“怎么?二郎你只敢劝我姓陈的,却不敢劝上官婉儿?这不是柿子捡软的捏吗?”

    “好,好,好,你陈御史有理,我再劝你,可就真的成了趋炎附势的小人了。”

    崔耕总不能真的对陈子昂见死不救,也只能去上官婉儿那想想办法。

    可他刚出了大牢,就被一队人拦住了去路,为首之人正是来俊臣和段简。

    崔耕微微一愣,道:“来少卿来得好快啊!莫非送崔二郎探监,还有违朝廷律法不成?”

    “崔著作当然有权探监。”来俊臣道:“但本官乃洛阳令,来洛阳大牢里巡查,有何不可?”

    崔耕一直称呼来俊臣为来少卿,还真把他兼职为洛阳令的事儿给忘了,心思电转道:“来县令巡查大牢,那当然是理所应当。但这段简不是尚书都事吗,他来洛阳大牢算怎么回事儿?”

    来俊臣得意道:“好叫崔著作得知,如今段简兄弟已经被任命为洛阳典史,秩六品。”

    “哦?从七品尚书都事升为六品的洛阳典史?”崔耕讥诮道:“段简,你这官升的挺快的啊!莫非是献妾有功之故?说起来,你还真开辟了一条升官捷径啊!”

    段简恼羞成怒道:“崔二郎,莫惩口舌之利!别忘了,你的故交好友陈子昂,如今可是在洛阳大牢里面呢。我这个洛阳典史,职权所在,正好管着他!”

    崔耕脸色微变,沉声道:“哦?莫非你想公报私仇不成?须知洛阳大牢乃是朝廷的大牢,可容不得一个小小的典史一首遮天!”

    “那要再加上本官呢?”来俊臣插话道:“这洛阳大牢里面疾疫横行,死上个把人有啥奇怪的?想必即便陛下知道了,也不会深究此事的。”

    “你……”

    崔耕这回可是真担心了,来俊臣敢命人给自己下毒,难道就不敢动陈子昂?人家说得出来,就绝对办得到!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来少卿说这番话,不会是只想在本官面前耍威风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来俊臣道:“也不干什么,洛阳乃是国都,天子脚下。即便本官为洛阳令,也不敢肆意妄为。不过,本官的耐心是有限的。这样吧,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内,若是不能为陈子昂洗脱冤枉,你就只能给他收尸了。”

    “那崔某人还得多谢来少卿宽宏大量了。好,三天就三天,咱们走着瞧!”

    事不宜迟,崔耕抱拳拱手,分开人群,直奔内侍省,去找刘老四去也。

    ……

    ……

    望着崔耕远去的背影,段简疑惑道:“来少卿,你不是最恨崔耕吗?怎么还给他三天时间?”

    “哼,你猪脑子啊,陈子昂是被上官婉儿诬陷的,本官杀了他,不是白白遂上官婉儿的意吗?崔耕难道会为了一个大老爷们寻死觅活的?”

    段简略有些不服气地道:“但杀了陈子昂,总能让崔耕腻歪一阵子吧?”

    来俊臣眼中精光一闪,恶狠狠地道:“腻歪有什么用?本官要的,可是崔耕家破人亡!”

    顿了顿,又继续解释道:“三天之内,崔耕怎么可能劝得了上官婉儿回心转意?崔耕此人最重情意,说不得,到时候就要为了此事,和上官婉儿翻脸。没了上官婉儿的照拂,他凭什么和本官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段简拍了一下脑袋,拍马屁道:“来少卿真是智深如海,卑职佩服之至!我跟您比起来,真有如萤虫比日月,完全没法比啊!”

    来俊臣也有点得意忘形,道:“所以,这就是为啥秦雨儿要跟本官的原因。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嘛。”

    日!

    这挨得上吗?

    一抹怨毒之色从段简眼中闪过,嘴里却道:“那是,那是,秦雨儿这等美人也只有来少卿才配享用,跟着卑职实在是暴殄天物了。”

    “哈哈!还是段简你想得开,不错,有前途!”

    ……

    ……

    太平公主府。

    崔耕在刘老四的引领之下,来到了一个颇为雅致的大厅前。

    刘老四道:“二郎,进去吧,赶巧了,今天上官舍人正和太平公主下棋呢。”

    “是!”

    崔耕推门而入,果见有两个绝色佳人,正坐在一个棋盘前,手执棋子,凝神细思。

    左边那位身着穿鹅黄色的百褶襦裙,身形露嫌纤瘦,似有意似无意地露出香肩半抹,惹人遐思。

    右边那位更不得了,五指修长,指甲也不知涂了什么染料,鲜红光亮,贵气逼人。最关键的是,上身穿一件大红藕丝衫,波涛汹涌,颤颤巍巍,一大片雪白暴露于外,喷薄欲出。

    崔耕作为一个二十五六岁的老处男,顿时看得口干舌燥,强咽了口唾沫,道:“下官崔耕,参见太平公主,参见上官舍人。”

    “起来吧,让本宫看看这闻名天下的崔二郎,到底是长什么模样?”右边那个波涛汹涌的美妇说道。

    既然以本官自居,那就是太平公主李令月了。

    崔耕依命抬头,却见李令月正款款向自己走来。随着一股香风袭来,那抹雪白在自己的面前越来越大,越来越是清晰。

    崔耕唯恐施礼,赶紧低下头去。

    “哎呦,咱们这崔青天还挺害羞的呢,该不会还是个童男子吧?嘻嘻!”

    香风再起,一根如青葱般的手指,搭在了崔耕的下巴上,往上一抬。

    霎时间,四目相对,呼吸相闻!

    崔耕何曾经过这种场面,顿时满脸涨红。

    太平公主李令月越发对他感兴趣了,轻抿朱唇,眼泛春波,道:“崔青天长得可真英俊啊,以后可得多来本宫的府上走动走动。”

    噗~~

    说着话,李令月檀口微张,故意吹了一口气到崔耕的脸上,意味深长地道:“到时候,有你的好处!”

    擦!咱崔小哥这回是被调戏了?

    双方的地位相差太大,崔耕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嗫喏道:“下官……下官……这个……”

    “行了,公主,看在我的面子上,别难为二郎了,人家得叫我一声姨母呢。”上官婉儿终于为崔耕解围了。,

    “呦,这就心疼了?不知真是因为亲戚,还是你因为这妮子也有些见猎心喜了呢?”

    太平公主虽然嘴里不饶人,还是慢慢地坐了回去。

    上官婉儿这才道:“二郎,都是一家人,不必拘束,起来吧。来,坐到这边来。”

    “是!”

    有个小丫鬟,搬了条胡凳过来,放在了棋盘之前。

    太平公主那对凶器实在太过晃眼,崔耕坐下之后,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如同老僧入定。

    上官婉儿看他这份窘态深感好笑,“啪”地一声将一颗棋子落下,道:“二郎,你今天火急火燎的要找本舍人,到底所为何事呢?”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乡艳官医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