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佞幸我也行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我抖啥机灵啊!”

    “我特么的猪脑子啊!”

    “擦,这种臭棋他也赶走?”

    张昌宗一边和崔耕下着双陆棋,一边都段地心里开始了碎碎念。【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事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

    若是公平对决,崔耕绝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两边一起拿骰子作弊,自己可是吃了大亏了。

    自己那骰子里面虽然说是灌了水银,但水银骰子也得讲技巧啊,自己也是初学乍练,仅仅比普通骰子强一些而已。

    但崔耕那两颗骰子也是真奇怪,不知是怎么造的,一扔在几案上就滴溜溜地乱转,但一停下来,就准时六点那一面朝上。

    这棋还怎么下?

    ……

    ……

    没有一刻钟,这盘双陆棋已经下完,崔耕大获全胜!

    事实上,别看是张昌宗和崔耕赌斗,但这控鹤监的监正,却是张易之求的。只是张昌宗打双陆的水平够高,才让他代为打赢崔耕。

    现在张昌宗可以愿赌服输,张易之不行啊!

    他可怜巴巴地看向武则天,嗫喏道:“陛下,您可是答应我的……”

    狄仁杰正色道:“君无戏言,还请陛下践诺!”

    “这……”

    事到临头,武则天又有些心疼张易之了,竟一时无言。

    上官婉儿其实不想让崔耕和张氏兄弟的关系搞的太僵,眼珠一转,道:“陛下,婉儿有一事不明,不知当问不当问?”

    “婉儿想问什么?”

    “咱们大周既有太子左监门率府,也有太子右监门率府。太子左监门率府改名为控鹤监了,那右太子监门率府,应该叫什么呢?”

    “那就叫……诶!”

    武则天的脑瓜多好使啊,马上就明白了上官婉儿的意思,道:“嗯,婉儿提醒的甚有道理,既然如此,就把太子左监门率府改为左控鹤监,太子右监门率府为右控鹤监。崔爱卿和五郎各主持一监,为朕提供供奉!”

    按说武则天这也算是给足了张易之面子了,但是,人心不足蛇吞像,张易之自己不满意啊!

    他冷笑着看向崔耕,道:“供奉?你一个酒贩子出身的人,能懂什么供奉?说出来,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擦!你特么的这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啊!

    崔耕现在真是斗志昂扬,同样是冷笑着对张易之(官封司卫少卿)道:“在供奉之道上,你张少卿和崔某人好有一比。”

    “比从何来?”

    “萤虫比日月,燕雀比鸿鹄!”

    顿了顿,崔耕斜眼一瞥,不屑地道:“实话告诉你,我崔二郎身正道直,全靠功绩升迁,却是不屑走那条佞幸之路。要不然,你拍马也赶不上我!”

    “呸,乱风入破鼓,你就吹牛吧!”

    “吹牛?”崔耕把脖子一昂,道:““崔药”听说过没有?那是本官发明的,专为陛下解决头疼脑热之忧。不服气的话,你也发明一种好药来啊?”

    “呃……这……”张易之心说我不会制崔药,只会制春药,但这话又怎么说得出口?

    崔耕得理不饶人,继续道:“还有那白如雪密似霜的糖霜,如宝石似水晶的冰糖,那也是我的手笔!现在宫里能吃的糖霜和冰糖,尽是此物。怎么样?你张少卿不服气,也尽可再做改进啊!”

    “我……”

    “说了吃的,咱们再说住的!现在名扬天下的扬州园林是谁先建造的,还不是我崔耕崔二郎?你张易之能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建筑?”

    “我……”

    三问之下,张易之满面羞红,难发一言。

    不过没关系,旁观者清,张昌宗道:“既然崔著作不愿意走佞幸之路,为何非要争这控鹤监监正之职呢!”

    崔耕当然不能说,我就是恶心你们俩,为共济会的兄弟们报仇。

    突地,他连眨了几下眼,语带哽咽道:“当然是为了陛下,想陛下何等英明,今日竟然和张常侍下双陆而不胜。不用问,那肯定是陛下太累了啊!陛下为国事操劳到如此程度,我崔二郎要是再不想办法为陛下分忧,那还算是个人吗?”

    武则天其实也觉得自己的精力大不如前,但她虽然嘴里说老,心里却是不肯认的,听崔耕给她找了这么个借口,顿时龙心大悦,道:“所以,崔爱卿就想让朕轻松轻松?”

    “正是!微臣愿意竭尽所能,使陛下放松身心,稍解劳乏。至于旁人的闲言碎语,臣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有崔耕以往那么多现实的功绩在前,武则天还真的信了这话了,道:“崔爱卿真乃忠臣也!”

    张昌宗心里吃味儿,道:“就算你崔耕有点小聪明,但是,让陛下放松,靠崔药不行,靠糖霜不行,还是我们兄弟的手段行!”

    “哼,张常侍是说男色?薛敖曹就是本官配合梁王千岁所献的,要不……您也找一个同样的来?”

    控鹤监是为武则天搜罗美少年,又不是把自个儿献上去,张昌宗再次无言!

    他转移话题,道:“我说得当然不是什么男色,而是陪陛下玩乐!比如玩双陆,比如饮酒作乐……你崔著作能陪陛下?”

    这条还真是崔耕的软肋!让他每天陪武老太太搞这些东西,那还不如让他去死呢。

    崔耕想了一下,突地一笑道:“玩双陆算什么啊?总玩这个还不得玩腻了?也真亏你张常侍拿这个当一回事儿说。我给陛下介绍几个新游戏……”

    “什么游戏?”

    “那可太多了,比如……取一个围棋棋盘来!”

    武则天稍微一点头,高力士就领命而去,不消一会儿,一个围棋棋盘已经摆好。

    然后,崔耕手持黑子,教给给武则天下……五子棋!

    要是武则天年轻的时候,肯定会对这种小游戏嗤之以鼻,但是,现在她老了,精力不济。这种不怎么费脑子的小游戏,还真对她老人家的胃口,很快就喜笑颜开,大赞崔耕有心了。

    尤其是在赢了崔耕一局后,更是怎么看崔耕怎么顺眼。

    张易之这回可是真急了,崔耕虽然长得不如自己兄弟,但也算眉清目秀啊,万一武则天动心了可咋办?

    他酸溜溜地道:“也不知崔著作偶然间从哪儿学得了这个五子棋之法,真是走运啊!”

    “哦?那听张少卿这话的意思,我崔二郎只有这一种游新奇的游戏了?”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崔耕看向武则天,道:“陛下,且听微臣慢慢道来……”

    然后,崔耕教给武则天跳棋、象棋、军棋、斗兽棋……等种种棋类游戏。

    紧接着还觉得不过瘾,又命人找来五十四张纸片,教给她们玩扑克。

    这下子可玩的就太多了,升级、斗地主、拱猪,锄大地……一桩桩,一件件摆出来,把包括武则天在内的众人都看傻了。

    尤其是斗地主,马上就表现出了超凡的能力,上官婉儿、武则天叫上高力士一起,斗了个不亦乐乎。

    张士兄弟看向崔耕的目光中,简直能喷出火来,他们明白,这下子,崔耕控鹤监监正的位置算是稳了。道理很简单,武则天那么大岁数了,即便用了药物,也不能整天啪~啪~啪啊,认真说起来还是玩乐重要一些。

    事实上,不只张昌宗和张易之,此时怒视崔耕的还有狄仁杰。

    看那架势,要不是在武则天面前,要不是为了对付二张,狄仁杰就得掐死崔耕这个佞幸小人了。好么,让女皇陛下玩物丧志,你崔耕比二张还厉害啊!

    但是,崔耕也委屈啊。

    他心中暗想,狄相爷,您就没事偷着乐吧,我已经够收力了。这才哪到哪啊,要是我把后世的国粹麻将拿出来,你还不得疯了啊!

    嗯,“长安一片月,万户麻将声”,想起来也真带感啊。要不要真把麻将拿出来呢?

    ……

    “陛下,微臣有本启奏。”就在崔耕胡思乱想之际,张昌宗的声音把他惊醒。与此同时,也打断了专心致志做“地主”的武则天。

    她问道:“六郎想说什么?”

    “虽然陛下定下崔著作和五郎各掌一个控鹤监,但具体谁掌哪控鹤监,还是定下来为好。不如就让五郎执掌左控鹤监,崔著作执掌右控鹤监吧?”

    狄仁杰宦海臣服多年,马上就听出来不对,道:“左控鹤监人才济济,右控鹤监仅仅是个空架子,张长侍打得好算盘啊!”

    张昌宗不服气地道:“要不然怎么办?难不成崔二郎做左控鹤监监正,让五郎吃亏?”

    狄仁杰道:“那老夫不管,但是……”

    “行了!别吵了!”

    武则天不耐烦地打断了二人的争论,沉吟道:“两个控鹤监实力不平衡,让他们平衡起来也就是了。有什么好争论的?只是……丽竞门已经被朕解散了啊,该从哪调人呢?”

    崔耕还想着洗白自己的共济会呢,道:“要不然,微臣就自行招募一些人手?”

    敌人支持的,我就一定要反对,张昌宗忙不迭地道:“不行!你自行招募,那右控鹤监不就是你的私兵了吗?万万不可!”

    张易之也义正词严地道:“对,想当初丽竞门就是来俊臣自行招募的,结果铸成了大错。有此前车之鉴在前,陛下不可不慎啊!”

    这回武则天可有些为难了,左控鹤监是她以前内卫的老底子,要想重建一个类似的衙门,何谈容易?难不成要为了这点破事儿,让朝廷抽调各衙门的精锐?算了吧,还不够丢人的。

    “陛下,其实您手上还真有一支可用的人手哩!”则天的贴身小秘书上官婉儿抿嘴一笑,再次为她解决了难题。

    “还有可用的人手?是谁?”

    “就是……”上官婉儿凑到武则天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武则天听了眉头渐渐舒展,略有些迟疑道:“可是……这实力还是不怎么平衡啊!合适吗?”

    上官婉儿看了崔耕一眼,意味深长地道:“虽然实力不足,这不是还有其他的好处吗?便宜他了!”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乡艳官医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