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风云会房州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卢藏用正色道:“如今最大的大义所在,就是庐陵王为太子,天下重归李氏!崔著作冲锋陷阵在前,在下不才,愿附骥尾!”

    崔耕迟疑道:“你堂堂进士出身的人物,想做本官的幕僚,这是不是太屈才了?”

    “为国事粉身碎骨,亦无不可,何况是屈才呢?再说了……”

    卢藏用缓和了一下口气,赔笑道:“在下也不是全无私心。【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我要想得高~官厚禄,光一个“隐士”的名头,恐怕大大不够,最好还是真的为朝廷立下大功。在下跟在崔著作的身边,还愁没有立功的机会吗?”

    一直寡言少语的周兴忽然开口了,道:“卢先生的辩毒之能堪称独步天下,不如大人就答应他吧。”

    老骗子韦什方似乎也被卢藏用折服了,为他说话道:“崔著作身边的封侍卫都六品官了,卢先生给您当幕僚,也算不得什么委屈。”

    这话倒也在理,在历史的记载中,卢藏用走了“终南捷径”,被朝廷征召,官封右拾遗,这个官也不过是个七品官罢了。

    别嫌七品官小,大部分进士出身的人,初入官场,都是八品官、九品官。比如崔耕著作局里面的两个九品“校字”,就都是新科进士。

    崔耕想了一下,还真没拒绝自己这个救命恩人的理由,点头道:“那就委屈卢兄了。”

    卢藏用肃然行礼,道:“应该说,属下多谢崔著作收留。”

    ……

    ……

    卢藏用跟着崔耕离开终南山,那将近两百孤儿无人照顾,也自然同行。他们现在的身份不黑不白,崔耕准备交给扬州的黑社会头子李善暂为安顿。

    于是乎,崔耕一路游山玩水,再往扬州方向而来。

    “仙医查访使”形同钦差,而且是没有目的地的钦差,各地官员都殷勤接待。

    三百女兵狐假虎威,很是得了一番好处,对崔耕更是死心塌地。卢藏用似乎也颇为受用,每到一处就积极地查访珍稀药材,为秦雨儿治病。

    这一日,崔耕一行人终于到了扬州城。

    此时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早已不是张潜,而是一个叫苏瑰的人,照样是大贪官一名。

    安平王武攸绪软磨硬泡,终于得了武则天的旨意,辞官不做,去嵩山修道去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崔耕再看扬州官场,大有物是人非之感。

    好在因为上官婉儿力挺的缘故,陈三和这个江都县令倒是稳稳的,没受什么影响。

    另外,崔耕的老部下姚度,在扬州也过得颇为滋润。

    眼见宋根海等人都官升一级,他除了嘴上夸几句外,倒也不是特别羡慕。看来,是那个俏寡~妇,已经把姚度的斗志都消磨没了。

    扬州新城刚建好没多久,百姓们倒是颇为挂念崔耕的恩德,张灯结彩,欢迎崔青天回来。在这种氛围下,崔耕反而要约束那些女兵,不要做的太过火了。

    李善主动来拜访,把那些孤儿暂且领走,找一个小岛暂且安置。只待朝廷有明确的旨意下来,再做定夺。

    在扬州休息了几天后,崔耕、封常清、宋根海、周兴、黄有为,在陈三和以及李善的帮助下,偷偷离开了扬州城,往房州方向而来。

    对外,则由莫小星宣称,崔大人病了,概不见外客。

    君不密则失其臣,臣不秘则失其身,崔耕的真正行踪,甚至没告诉新进投靠的卢藏用和老骗子韦什方。

    然而,尽管崔耕做的隐秘无比,却依旧没瞒过两方面的人。

    扬州城内,福盛客栈,一间上等的客房内。

    一个二十多岁,形容俊朗的年轻公子,轻哼一声,道:“这么说……那崔二郎溜了?”

    在他面前跪着两个人,一个身形瘦小,尖嘴猴腮;另外一个孔武有力,仪表堂堂。

    那尖嘴猴腮地道:“不错,就在今日上午,崔耕带着几个心腹,乘着小轿,出了扬州城。离城三十里后,他们换乘几匹快马,往西边去了。”

    那公子皱眉道:“西边?他们是打算去哪?”

    “属下不知,但咱们的人已经跟下去了,绝对丢不了!”

    那年轻公子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本堂主相信你们战部的能力。”

    顿了顿,他又故作漫不经心地道:“最近咱们秘堂内,有些人乱嚼舌根子,说族里准备让本公子退位让贤,你们听说过没有?”

    二人对视了一眼,吞吞吐吐地道:“倒是……倒是有这么个说法,但我们觉得,不大可能吧?”

    “哼,不是不大可能,是绝不可能!”

    那公子猛地一拍几案,恨恨地道:“秘堂乃是五胡乱华之际,五姓七望为保留族中传承,秘密成立。所有秘堂之主都是二十余岁上任,四十岁卸任。而且,秘堂之主的人选,必须七位家主共同同意,缺一不可。现在我李休有陇西李氏力保,他崔耕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上位!”

    那个仪表堂堂孔武有力之人,其实就是秘堂的战部首领叫郑辛,那个身形瘦小尖嘴猴腮的,是秘堂战部副统领王浩。

    郑辛和王浩听了李休这话,都不由得暗暗翻了几个白眼,心中暗想,七位家主,只有一个坚决支持你,这你还好意思说?

    哼,崔耕绝没机会上位?你李休要是不觉得崔耕威胁太大,至于亲自来指挥我们,不让我们和崔耕直接接触吗?

    当然了,李休积威日久,尽管二人是这么想的,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

    郑辛转移话题,道:“不管怎么说,崔二郎也是咱们五姓七望的杰出人物。既然族里面有命令,咱们把他保护好也就是了。”

    “哼,本公主看,族内纯属小题大做。”李休不以为然地道:“保护崔二郎,调几个好手罢了,又何须战部全体出动?你们派人暗暗跟着崔耕,战部还是在扬州待命!”

    “可是……”

    “嗯?”李休眉毛一挑,沉声道:“本堂主的命令,你们战部敢不遵?”

    “属下不敢!”

    郑辛和王浩知道李休是不想崔耕和战部有大多瓜葛,不敢抗辩,领命而去。

    其实他们自己也觉得崔耕此行没啥危险,族内调战部保护崔耕,只是为了争权夺利罢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错了,错的非常厉害!

    五天后。

    郑辛再次拜见李休,焦急道:“堂主,大事不好了!崔耕等人进了房州,咱们兄弟跟进去之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们战部的几个兄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不是,本堂主问你前一句!”

    “崔耕等人进了房州城!”

    “不错,就是这句!房州?庐陵王?”林休的俊脸阴晴不定,沉吟道:“看来族内下的命令没错,这崔二郎竟牵扯到了太子的废立之事,此行绝对危险不小!”

    “那堂主以为……咱们还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李休眼中精光一闪,道:“传本堂主的命令,秘堂战部成员全体出动,兵发房州城!”

    郑辛建议道:“那咱们要不要先派人跟崔二郎接触一下?也好互相配合。”

    李休摇头道:“不必了,崔耕既然敢进房州城,肯定有一定的把握。咱们就暂且坐山观虎斗,关键时刻再力挽狂澜!非如此,怎能显咱们战堂的本事呢?”

    “是,堂主高见!”

    郑辛领命而去。

    望着郑辛远去的背影,林休喃喃道:“崔二郎,算你倒霉!你要是干别的事,本堂主说不定还真的看在家族的面子上,帮你一把。但唯独这件事……嘿嘿,我在李旦身上下了那么大的本钱,又怎能容你破坏呢?”

    ……

    ……

    于此同时,扬州城三元客栈内。

    突厥的飞鹰卫带队统领多木哲,也得到了自己派去跟踪崔耕的人,已经完全失联的消息。

    他沉吟道:“如此说来,这房州还真的藏龙卧虎了?”

    “这些汉人不可小觑!”副统领舒瑟廉面色肃然道:“都是咱们突厥一等一的好手,失踪的神不知鬼不觉。”

    “那你说……动手的是谁的人?”

    舒瑟廉沉吟道:“属下说不好。按说,那下手之人,如果对左贤王有敌意的话,应该直接对左贤王动手啊!但他若是左贤王的人,又没必要对咱们飞鹰卫下手那么狠。要知道,咱们飞鹰卫这次纯属帮忙,对左贤王可是毫无恶意。”

    多木哲摸着光秃秃的下巴,沉吟道:“房州乃庐陵王李显的驻地,左贤王到房州去干什么,简直用脚后跟都能想出来。此行本来就危险重重,现在突然又冒出来这么一股子敌友难辨的势力……好,真是太好了!”

    舒瑟廉疑惑道:“这有什么好的?”

    “房州城越乱越好!”多木哲轻拍了一下几案,道:“此城不乱,又怎显咱们飞鹰卫的本事?咱们飞鹰卫不显出足够的本事来,又怎能帮公主固宠呢?”

    随即,面色一肃道:“传本统领的命令,飞鹰卫全体进驻房州城。注意,暂时既不要跟踪左贤王,也不要和他接触,只是搜集情报为主。到了关键时刻,咱们飞鹰卫再一锤定音!”

    ……

    ……

    崔耕其实对身后有人跟踪自己的事一无所知,更不知有人帮自己把跟踪之人全部料理了。

    事实上,他一进房州城,就被骆宾王带来的一个消息砸了个晕头转向。

    “什么?庐陵王府,已经被房州刺史衙门的大兵给围了,许进不许出?”

推荐阅读:我为王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乡艳官医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