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反转再反转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对付崔二郎的法子?”张易之缓缓停手,犹豫道:“你……真有?”

    郑连连点头,道:“有!确实有!张少卿请想,不管怎么说,崔耕和赵师温发生冲突是有的吧?徐元庆恰巧杀人也是事实吧?另外,崔耕曾给了徐元庆二十两金子的事儿,更是事实。【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说赵师温之死完全和崔耕无关,谁信啊?”

    张昌宗不以为然地道:“那又怎么样?徐元庆二十年矢志复仇,那是古之义士才能比的。说他为报崔耕的知遇之恩,恰巧选在当天报仇,完全说得通啊!”

    “要的就是这个知遇之恩。”郑得意地道:“你们说,徐元庆若是真的被朝廷明正典刑,崔耕自己是不是得负点责任呢呢?他不是人称崔青天吗?他不是为救阎氏孤儿,在天枢下跪了三天三夜吗?怎么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报恩的人身首异处?这天下人可都在看着呢。”

    张昌宗神色稍缓,叹了口气,道:“哎,郑先生,你这个法子好归好,奈何提出来得晚了点儿。老太太已有决心,赦了徐元庆之罪,我们兄弟总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儿,惹她不高兴吧?”

    “嗯……关于此事,下官也有所预料。”

    郑缓缓起身,在房间内来回踱了两步,气色从容,二眸子中精光闪烁,看样子,亚赛诸葛之亮,远超关云之长!

    他沉吟半晌,道:“陛下可是想起了东汉赵娥的典故?”

    别看二张是以弄臣身份得官,但他们本身却是世家子弟,对赵娥的典故,当然不陌生。

    赵娥是东汉的一个女子,家中老父被仇人李寿杀死,三位兄长本欲报仇,却不幸染了瘟疫而亡。

    最终,赵娥勤练武艺,趁着李寿外出之际,将其杀死,并投案自首。

    为父报仇是为孝,当街杀人是为罪,该如何判刑呢?当地县令一边派人飞报上级,一边挂印而去,不忍判孝女之罪。

    太守也做不了主,最后这个官司直达御前,皇帝直接特赦无罪。凉州刺史周洪、酒泉太守刘班等人,共同上表朝廷,刻石立碑彰其节烈,并赠束帛二十段。黄门侍郎(相当于宰相)亲自为赵娥作传。西晋傅玄为其作《秦女休行》,光耀千古。

    张昌宗点头道:“老太太确实想起了赵娥,徐元庆的官司,和赵娥的案子大同小异。她掌权将近二十年了,徐元庆有此孝心,可以说完全是朝廷的教化之功所致。老太太正准备大肆宣扬呢,又怎么可能治他的罪?”

    郑全无气馁之色,轻笑一声道:“陛下要放……却不一定能放得了呢。到底是孝行重要,还是朝廷律法重要,可是一本糊涂账,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下官找个人写一篇雄文,保管能让陛下回心转意。”

    “此人是谁?”

    “闻名天下,堪与崔飞将并称的大才子,陈子昂!”

    宋之问再次质疑道:“陈子昂可是和崔耕交情不浅,他能同意?”

    张昌宗却马上就反应过来了,道:“宋学士你怎么那么糊涂啊,陈子昂因为文采出众,已经被调去秘书监,修《三教珠英》了。他最近半个月都没回家,徐元庆的案子肯定不知道。”

    张易之马上会意,道:"这下妥了!咱们就单说徐元庆的案子,和那篇陈情表,却不提崔耕半个字儿。陈子昂是爱张扬的性子,咱们再给他灌几句**汤,不愁他不上钩。"

    宋之问此时也顾不得跟郑唱反调了,凑趣道:“用崔耕的好朋友对付崔耕,诸位说,这叫大义灭亲呢,还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呢?哈哈”!

    ……

    ……

    洛阳百姓们这些天来,可是大有后世网络社会,让"新闻飞一会儿”的感慨。

    首先,是《大周皇家报》和《神都时报》上,同时头版头条,刊登了一条新闻,题目为“张庄驿御史中丞之死为哪般?”

    在这条新闻里,以驿正索勇的角度,详述了御史中丞赵师温之死的经过。并且有意无意地,将幕后主使指向崔耕。

    对比人们当然是不信得多,信得少。

    茶馆酒肆中争论起来,崔耕的粉丝就使出撒手锏,道:“张氏兄弟靠胯~下那玩意儿上位,崔青天可是靠实打实靠的为咱们老百姓办事儿升官,该信谁,那还用问吗??”

    结果不出大多数人所料,三天后,新闻反转,此事乃徐元庆为报父仇,苦心孤诣二十年所致,跟崔青天完全无关啊。并且崔青天还和苏相爷一起上书,引用圣人关于仇恨的教诲,力证徐元庆无罪,理应释放。

    一时间,原来对那条新闻信以为真的人,垂头丧气,原来判断对的人扬眉吐气,甚至得意地道:“崔青天怎么可能出错?”

    结果,崔青天还真出错了。

    又是三天后,新闻再次反转,曾经写下《登幽州台歌》的陈子昂,再次写出一篇足以流传千古的雄文《复仇议状》。

    在这篇文章里,雄辩滔滔,从情理两方面,把崔耕和苏味道署名的那张陈情表驳了个体无完肤。

    最后,陈子昂提出了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徐元庆以下犯上,谋杀三品朝廷大员,依律当斩。为了维护朝廷威严,这是不容讨论的。但是,考虑到圣人教诲,可以在徐元庆的坟墓前,开一个表彰大会,旌其孝行。

    这个解决办法,堪称情理两顾。一经刊出,原来因为上一篇报道被揶揄的那部分人,顿时扬眉吐气,甚至质问对方道:“你们不是说崔青天永远不会错吗?这回可怎么说?”

    甚至有人恶意揣测道:“徐元庆报仇的时机实在可疑,若说和崔耕完全无关,我反正是不信的。另外,崔耕那么大的学问,陈子昂所说的道理,他不会不明白吧?恐怕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其心可诛啊!”

    一时间,拥崔派被驳了个哑口无言。同样哑口无言的,是武则天。

    通天宫。

    张昌宗将一份《大周皇家报》递到了武则天的近前,指着《复仇议状》,道:“陛下请看,最近民间对这篇报道,可是一片叫好呢。”

    武则天接过报纸仔细观瞧,刚把这篇雄文浏览完毕,就瞬间被说服了,叹道:“这是陈子昂写的?此人的才气,恐怕当真要独步天下了。不过……”

    “怎样?”

    武则天轻哼一声,道:“有才无德,不过是个卖友的郦生而已。”

    张昌宗才懒得为陈子昂辩解呢,道:“郦生卖友,虽然对友不义,却是于国有功。您看徐元庆的案子,到底该怎么处置呢?”

    “这个……”

    说实话,武则天还真有些为难了。

    不错,陈子昂的建议,的确对各方面都交代得过去,但是,这就变成一个普通案件了,哪有自己特赦徐元庆,成就一段佳话来得痛快?

    再者,她对崔耕和二张之争洞若观火,明白这件事已经成为双方政争的战场。人家崔耕才出外不久,就如此偏向二张,这不正应了崔耕“三人成虎”的担忧了吗?

    当然,话说回来了,陈子昂的文章说得的确非常有道理,自己若是不听,那还是一代名君吗?

    张昌宗见状,赶紧再次强调,道:“洛阳百姓们看了报道之后,可都认为陈子昂所言情理兼顾,官府理应如此断案呢。”

    “好吧,就依……”这件事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武则天当然明白舆论的力量,就准备不大情愿地在这件事上妥协。

    可正在这时,上官婉儿突然轻咳一声,淡淡地道:“若是凡事都依百姓的意见断案,还要官府干什么?”

    张昌宗怒道:“上官婉儿,你莫要强词夺理。孟子云,民为贵……”

    “行了,还是你张常侍莫要讲那些大道理了。”上官婉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婉儿不是说民~意不重要,而是说百姓愚氓,恐怕会被有心人挑唆,做出亲仇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

    张昌宗好悬没气乐了,道:“百姓受人挑唆?你说别的事儿,还真有点可能。但是徐元庆的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陈子昂这篇文章更是情理兼顾有理有据,怎么可能是有人挑唆?”

    “哦?是吗?”

    上官婉儿微微一笑,从袖兜中掏出了一个锦盒,将那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小楷。

    她脖子一昂,有些挑衅似地道:“不知张常侍可敢在《大周皇家报》上,将这篇文章登上?嘻嘻,到时候,百姓们认为到底该如何断案,那可就不好说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呃……这……还真有道理啊!”

    张昌宗不信邪,将那张纸拿过来看了一遍,当时就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武则天见他这副样子,心中好奇,接过那张纸看了一遍之后……就又看了一遍……

    简短截说,一连看了五遍之后,她才将此文放下,叹道:“婉儿,这篇文章可不像你的手笔。此人之才,当远在陈子昂之上啊!不知我大周何时出了这等贤才?”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乡艳官医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