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光昭有把柄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宋雪儿悠然一叹,道:“这就是崔查访有所不知了。【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其实奴家,也算半个利州本地人呢。”

    “此言怎讲?”

    “利州的治所,是在兴安县。而奴家的父亲宋文则,就是这兴安县的主簿。”

    崔耕疑惑道:“什么?你乃兴安县主簿宋文则之女?那又因何沦落风尘?”

    “唉,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宋雪儿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过往和盘托出,只能采用九真一假之策。

    在她的叙述里,自己的父亲宋文则,因为被地方小吏抓住了把柄,不得不将自己许配给那小吏。

    自己不甘受辱,连夜出逃,来到了成都,又被贼人设计,卖入了青~楼。

    不幸中的万幸,自己第一次接客,就遇到了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姚寿。他提出来,只要自己帮他做一件事,就可以帮自己赎身,这才有了自己勾~引狄光昭,以及自己挑拨崔耕和狄光昭关系的事儿。

    后来,尽管事情办得不算完美,姚寿还是信守诺言,帮自己赎身。

    自己恢复自由身之后,回到利州,却发现那个小吏,多行不义必自毙,已经病死了。

    父亲见自己回来,非常高兴,要给自己找个好人家。但是,纸包不住火,自己的青~楼经历早晚有一天会被夫家所知。到底该嫁给何人呢?高不成低不就,让父亲为难了。

    现在,崔耕途经利州,自己心中一动,索性来个毛遂自荐。

    崔秀芳听完了,恨恨地道:“呦,露出狐狸尾巴了吧?刚才见了我,还说要为利州百姓申冤呢,怎么一见夫……崔查访,就变成自荐枕席了呢?”

    宋雪儿挺了挺胸前的小蓓蕾,理直气壮地道:“奴家兼而有之,一举两得,不成吗?”

    “成倒是成,但是,你休想!”

    “是不是休想,你说了不算,崔查访说了才算。”说着话,宋雪儿冲着崔耕抛了一个媚眼,道:“崔查访,你说呢?妾身虽然在青~楼待过一段时日,却还是完璧之身呢。”

    崔耕虽然喜欢美色,但绝没到看见漂亮女人就走不动步的地步。说实话,这些日子他和崔秀芳好得蜜里调油,根本就不想冒着佳人发怒的风险,勾搭什么宋雪儿。

    所以,他本来是想拒绝的。

    不过,宋雪儿这个“完璧之身”一出,崔耕顿时心中一动如果当初苏味道没说错的话,这妮子现在仍然在说谎!至于为什么说谎?还是回到自己先前的猜测,她是受了姚寿的指使,在给自己下套儿呢。

    想到这里,崔耕先是冲着崔秀芳使了个眼色,然后对宋雪儿道:“宋小娘子财色双绝,按说,本官是没什么不满意的。不过,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本官还要考虑一段时日,比如求个签,合个八字什么的。”

    “那可赶巧了。”崔耕说这话是缓兵之计,宋雪儿却立即打蛇随棍上,道:“皇泽寺掷签算姻缘,甚是灵验,不如咱们明日就同游皇泽寺?”

    崔秀芳尽管注意到了崔耕的眼色,闻听此言,还是心中一股无名火起,轻哼了一声道:“皇泽寺里现在都是假和尚,说此寺的姻缘签甚为灵验,你亏心不亏心啊!”

    宋雪儿振振有词,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令。灵验不灵验,看的是佛陀,又不是和尚。”

    崔耕知道这皇泽寺恐怕有问题,但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道:“有道理!皇泽寺里供奉的乃是当今天子,岂有不灵的道理?好,咱们明日就往皇泽寺一行!”

    ……

    当天晚上,崔耕等人宿于利州馆驿。不过,刚刚吃罢了晚饭,就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狄三公子,你怎么来了?”

    “崔查访你别的地方不去,偏偏大张旗鼓地往利州方向而来。我能不来吗?我敢不来吗?”

    崔耕马上会意,道:“难不成,这里也有你狄三公子的手尾?”

    “我做过三年的兴安县县令。”狄光昭道:“你查别人,查什么地方,我不拦着,唯独一条,万万不可查皇泽寺啊?”

    又是皇泽寺!

    崔耕心中一动,道:“都是自己人,你也就别藏着掖着了。到底你在皇泽寺,犯了什么案子?能遮掩的,本官一定帮你遮掩。”

    “其实也没什么……”狄光昭道:“陛下为修皇泽寺,拨了六十万贯脂粉钱,寺里很多地方是以金玉为饰。我为兴安县县令时,不少和尚,偷偷拿这些金玉换钱。他们被我的衙役拿住之后……”

    “你收了他们的贿赂,把人放了?”

    “哪啊,我要他们分我一杯羹。”

    “我……”

    崔耕强忍着没把那个“日”字说出口,道:“这种事儿你也敢干?那宋雪儿知道不?”

    狄光昭苦着脸,道:“当然知道,我原来不是跟你说过,什么事儿都告诉她了吗?”

    “这样啊……”崔耕沉吟道:“今天宋雪儿主动找到了本官,要和我共游皇泽寺。你说,她会不会是故技重施,有意让我查这个案子?不对啊……按说,这寺里原来和尚们都死光了,也查不出什么来!”

    狄光昭道:“怎么查不出来?崔查访,您是不知道啊,那帮和尚们阴着呢,每次给我送钱,都让我写个收条。”

    “你还真写了?”

    “废话,不写人家也不给钱啊。监守自盗皇家寺庙,这是杀头的罪过,我不交点投名状,人家能放心吗?”

    “人家倒是放心了,你现在可要担心了!”

    虎父犬子,连坏事都干不好,崔耕对狄光昭是彻底没脾气了,道:“现在本官就问你一件事,那些收据到底在哪?”

    狄光昭双手一摊,道:“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还不早就把这些收据拿回来了?”

    “你……”崔耕深吸了一口气,道:“本官不查皇泽寺有什么用?宋雪儿知道了这事儿,姚寿也就知道了,人家能不查?只要一天不把这些收据找回来,人家随时都能揪住你的小辫子!”

    “那崔查访你说怎么办?”

    崔耕想了一下,道:“没什么好法子,只能尽量把这账本找回来。这样吧,你明天和我一同游览皇泽寺,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

    既然名义上是去皇泽寺求签,就不好摆什么官威了。第二天一早,崔耕一行,尽皆换了便装,出了利州城,往皇泽寺而来。

    原本崔耕还担心狄光昭和宋雪儿见面尴尬,甚至闹出什么事来。不过,他很快就放心了。

    狄光昭只是冲着宋雪儿点了点头,既不激动万分,也不咬牙切齿,很有点“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

    至于宋雪儿呢,看狄光昭的目光毫无异常,之色看来之前确实是把他当傻子耍,全无感情。

    一路无话,出城十里,已经到了皇泽寺附近。

    狄光昭老马识途,介绍道:“诸位请看,嘉陵江穿山而过,将乌龙山一分为二。东山为千佛崖,上面有布满造像龛窟,总数一万七千有余,正中间为大云洞,乃陛下亲自下旨开凿,里面专门供奉二圣(武则天和唐高宗李治)。至于西面,则是皇泽寺,虽然也有不少龛窟,但正殿中只供奉了陛下一人。”

    崔耕举目望去,但见高高的峭壁上,布满了龛窟,大的高达丈许,小的不到二尺,里面佛像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不由得感叹道:“开凿这些佛像,不知耗费了多少民脂民膏啊!”

    “行了!莫悲天悯人了。”宋雪儿一扯他的袖子,道:“皇泽寺到了,咱们还是快去里面问姻缘吧。”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我为王明末边军一小兵三国好孩子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