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扑朔迷离案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武则天要杀李显,不用那么麻烦,也就是一道圣旨的事儿。【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所以,李显断定那份圣旨是矫诏是没问题的。

    至于李显最后意有所指之人,当然就是张昌宗了。他久在武则天身边,有矫诏的能力。和李显在魏元忠一案上,斗了个你死我活,有矫诏的动机。不是他还是谁?

    有那么一瞬间,武则天都信了李显的这番推测,开始考虑此事该如何收场了。

    不过,她转念又一想,这事儿也未必啊。张昌宗那点子能耐,自己太清楚了,不是说他不敢杀李显,但既然要杀李显,为啥还要费尽心机,把御史王调回来呢?

    以张昌宗的本性,可不会绕这么大的圈子,来掩人耳目。

    而且,张昌宗和李显争斗归争斗,但把李显刺杀了,人人惊惧,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真以为,朕能忍得下这杀子之仇?不像!不像啊!

    想到这里,武则天安慰道:“太子起来,无论是谁,胆敢矫诏杀太子,都是十恶不赦之罪,朕绝不会姑息。不过,你现在就断定是谁下的手,也未免太过武断了。这样吧,朕这就派张详查此案,你以为如何?”

    张既是少有的在李显和张氏兄弟之间搞平衡的人了,又颇有断案之能。李显也没什么不满意的,道:“儿臣遵旨!”

    然后,武则天传下命令,让张速去现场查案,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

    功夫不大,张就已回转,因为着实没什么好看的,刺客皆已消失无踪,连被武什方击毙的刺客尸体都带走了,就是现场打斗的青思殿,都被付诸一炬。

    其实这个案子做的如此干净,反而整好说明了一个问题,刺客必然受了高~官贵戚的指使,而且这个高~官贵戚的级别相当不低,可以掌控通天宫的部分守卫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逃不出这几个人了武三思、张昌宗、李显以及负责宿卫的宰相宗楚客,另外,若说,负责护卫的某个羽林将军也成,只是这个可能性着实不大。

    武则天听完了张的报告之后,道:“唐休!”

    “微臣在!”

    “你的新官职,朕已经想好了,就为右武威、右金吾二卫大将军吧,即刻上任,不得有误!”

    “臣……遵旨!”

    唐老爷子多精明啊,瞬间就秒懂了,这是让自己把护卫三阳宫的军队全部接手。

    要不然,右武威、右金吾各有将军,官居三品,怎么非多一个掌控管理二卫的将军来呢?

    他不敢怠慢,领命而去。

    武则天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道:“刺杀太子案,张你不要急,慢慢查,务必勿枉勿纵,给朕查个水落石出。至于今天么,还是开怀畅饮,迎接远方来的客人。难不成一伙小小的刺客,就能打扰了朕的宴会不成?”

    “是!”

    于是乎,一场宴会正式开始。

    按说这种场合,武则天就是喝三杯酒就走人。要不然,他在这里,群臣们放不开,反而喝的不大痛快。

    不过,张昌宗却不肯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道:“启禀陛下,王御史好不容易重睹天颜,恐怕有话要讲呢。”

    王今年四十多岁,不到五十,面色冷厉,不苟言笑。

    闻听此言,他跪倒在地,沉声道:“是,关于魏元忠的案子,微臣的确有话要说。”

    武则天当时就不大痛快,道:“王,十年前你弹劾魏元忠,以不畏权贵之名,名扬天下。朕当时虽然贬了你,但心里面还是佩服的。不过……你现在弹劾魏元忠,就相当于打一个死老虎,恐怕不大光彩吧?”

    她不欲有人打扰这场酒宴,这番话无疑是尖酸刻薄至极,大失女皇风度。

    要是换了别人,恐怕早就瑟瑟不敢进言了。

    但是,王却是毫不畏惧,道:“哪里,陛下您误会了。您什么时候听微臣说,要弹劾魏元忠魏相爷了?”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微臣是给魏元忠鸣冤的!”

    当即,王侃侃而谈,详述了魏元忠无辜的三个理由。

    其一,魏元忠乃是武则天一手提拔的宰相,就是到李显府中任职,也是武则天一手安排。真比起亲近来,还是武则亲近,太子得排在其次的位置。

    其二,魏元忠和李显关系不错,朝野共知,他用得着说什么要投靠太子之类的话吗?至于高戬,他和太平公主的情~人关系人尽皆知,没事儿淌这滩浑水干什么?

    其三,也是最关键的,这件事唯一的证据,就是张昌宗说,魏元忠所言,是他亲耳听到的。但是,张昌宗和魏元忠是有仇啊。

    想当初,武则天有意征召张昌宗的弟弟,岐州刺史张昌期入朝,要任命他为雍州长史。

    魏元忠道:“现在众多的朝臣之中,没有哪一位比薛季昶更合适的了。”

    武则天说:“薛季昶长期以来一直在京府任职,朕打算另外任命他一个职务。你们认为张昌期这个人怎么样?”

    宰相们纷纷回答说:“陛下可算是真正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唯独魏元忠提出反对意见:“张昌期还很年轻,不熟悉治理之道。以前他在岐州时,岐州户口逃亡严重,所剩无几。雍州地处京城,事情多、担子重,张昌期自然不如薛季昶精明强干、熟悉事务。”

    武则天见魏元忠坚决不同意,也就不再要求。

    可是,魏元忠却继续得寸进尺道:“从先帝在位直到现在,臣蒙受朝廷大恩。如今臣得忝列宰相之位,不能为国家竭忠效死,致使小人得以在陛下左右掌权,这是臣的罪过呀!”

    这话就相当于对张氏兄弟指名道姓的大骂了,从那以后,张氏兄弟深恨魏元忠。

    所以,张昌宗控告魏元忠的话,全部可信,纯属污蔑。

    以前不是没人给魏元忠喊冤,但是这么指名道姓的,拿张昌宗来说事儿的,那还真没有。

    他大怒道:“王你莫忘了,没有本官,你还被魏元忠压制在渭南县当县令呢?现在你竟然帮着魏元忠痛骂本官,你特么的简直不识好歹好坏,六亲不认!”

    王哂然一笑,道:“这么说吧,魏元忠平生就干了一件坏事,那就是诬陷韩思忠,贬了我的官,但其他的事儿都是好事儿。你张昌宗做的唯一一件好事儿,就是让我官复原职。我到底该怎么选,那还用问吗?”

    “你……”

    “我什么我?”王慨然道:“我王为国尽忠,连死都不怕,还在乎你这点小恩小惠?”

    说着话,他跪倒在地,将头上的乌纱摘下,道:“微臣愿意用这头顶乌纱和项上人头担保,魏元忠绝无反意!请陛下圣裁!”

    武则天面色阴晴不定,最终却转向了崔耕,道:“崔英,你觉得呢?”

推荐阅读:江山战图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