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三日见分晓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他微微一笑,道:“苏老爷子,您老是当世大儒,眼光超绝,本官甚是佩服。【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依您老的眼光看,这王元宝确定就是真凶么?”

    “呃……这……”苏安恒还真被崔耕问住了。

    他现在唯一可自傲的就是名声,现在不管不顾的,直斥王元宝为凶手。万一,事后证明王元宝是冤枉的,那老头子的一世英名,不就毁于一旦了吗?

    苏安恒想了一下,字斟句酌地道:“不管怎么说,也是王元宝的嫌疑最大,崔相坚持不让动刑的话,如何才能破案?”

    崔耕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苏老爷子,您可听说过徐无仗的?”

    徐无仗就是徐有功,他凡是审案,必定把人证物证摆列整齐,让人犯理屈词穷磕头认罪。因为他审案全程不动用刑具,故被人们称为“徐无杖”,四海知名。

    苏安恒道:“老朽当然听说过徐有功,不过我大唐建国百年,也只有一个徐无仗。”

    “那是不假,但本官不才,百姓送了个雅号,叫“崔青天”。我说自己的断案之能,能赶得上徐有功的八成,不过分吧?”

    “如果崔相没有私心的话,不算过分。”

    “苏老爷子不用管本官有没有私心。三天,你给本官三天时间查阅本案的卷宗。若能发现疑点,当然万事大吉。若是发现不了疑点,本官就不反对对王元宝用刑。”

    “三天时间?”

    以崔耕的身份地位,说出这个要求,没人能不答应。

    一股不祥地预感,涌上了李隆基的心头,叮嘱道:“三天倒是可以,但在这三日内,崔相只能看卷宗,不可提审任何人,以免徇私舞弊之嫌。”

    崔耕慨然道:“没问题。”

    时光似箭,眨眼就是三天过去。

    崔耕一行,乃至魏知古等人,再次齐聚在杨宅之内。

    物虽是,人已非。

    再看崔耕,头发蓬乱,双目无神,眼袋硕大,哪里还有什么崔青天的架势?

    崔汪看出了便宜,道:“哈哈,崔相,你拖延了三天时间,可曾有什么收获啊?”

    “没……本官暂时没想出来。”崔耕好像是自知理亏,嗫喏道。

    “我就说嘛,你崔青天就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哼,还想跟人家徐有功比,我呸!”

    崔耕怒道:“崔汪,你不要欺人太甚!”

    崔汪有恃无恐地道:“我就欺人太甚怎么了?你咬我啊!”

    “你……本官不跟你一般见识。”

    “你不跟我一般见识,我却要跟你一般见识。”崔汪往四下里扫视一圈儿,轻咳一声,道:“大家想想,这王元宝原来就是一个贩丝的小贩,并无任何出奇之处。天下的小贩多了去了?为何崔耕非要跟他拜为结义兄弟?这两个身份完全不搭啊。”

    “这……”人们面面相觑,感到这疯狗说得也有些道理。

    顿了顿,崔汪继续道:“大家再想想,王元宝得了崔相的扶持,眨眼间,就成了杨崇仁的乘龙快婿。又没过多久,来到长安,杨崇义就死了。恐怕……嘿嘿,用不了多久,这杨崇仁也难保性命啊!”

    这话也太恶毒了,简直是直斥崔耕和王元宝相勾结,图谋杨家的千万贯家财。

    最关键的是,崔耕的所为颇多莫测高深之处,如果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的话,这么解释也不是不行!

    苏安恒对崔耕的印象本来就不咋好,皱眉道:“崔相,你是不是要解释解释?”

    李隆基打了个哈哈,道:“不必解释了,崔大夫之言,都是诛心之论,听本王一句劝,咱们还是论迹不论心,专注杨崇义的案子吧。”

    这话虽然貌似公允,却暗中作实了崔汪的猜想,真是更加恶毒!

    魏知古也帮腔道:“不提别的,崔相,以您的身份地位,说话总得算话吧?现在,是不是不反对本官对王元宝动刑了?”

    “你……你们……”崔耕似乎被气的怒发冲冠,却不知如何辩驳。

    王元宝高声道:“大哥,莫管小弟了,您对我已经仁至义尽了。今日遭受诬陷,都是我命不好,不该享此富贵。”

    然后,又看向魏知古道:“魏少卿,您尽管动刑。但某自知自己实乃被屈含冤,绝不会招一个字儿。嘿嘿,我王元宝既是崔相的兄弟,就绝不给他丢脸!”

    “好,有胆魄!来人,先打王元宝五十大板。另外还有……打杨素素四十大板!”

    “万万不可!”

    王元宝当时就急了,打自己也就忍了,但是,杨素素何其无辜啊?

    再说了,这打人得打屁股,几十板子下去,杨素素的衣裙碎裂,下~体暴露于众多男人面前,小娘子还活不活了?

    他高声道;“这个案子跟杨素素无关,你凭什么打她?”

    “凭什么?”魏知古不以为然地道;“紫玉斧是在你们俩的卧房内搜出来的,你有嫌疑,杨素素同样有嫌疑。本官打她,实乃秉公断案,有何不可?”

    崔汪连灌了几口酒,擦了擦嘴角的酒渍,道:“王元宝,我给你指条明路吧。不想让你家娘子受刑也行,你把所有罪责都扛下来啊。要知道,只要一日不查清这个案子,杨素素就非得受刑不可。”

    “我……”

    王元宝现在真是遭了大难了,对于死亡,他倒是不怕。怕的是,即便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

    现在已经很明显了,招供,对不住崔耕,自己也得身首异处。不招供,对自己情深义重的杨素素就得当场受辱。

    两权相害……都是不可承受之重啊!

    他痛苦地蹲下身去,双手抱头,痛苦道:“天啊,即便有崔青天极力相助,我还是洗脱不了冤枉,我上辈子到底是做的什么孽啊!人生在世,怎么就这么难呢?”

    崔汪道:“废话少说,你到底招不招供,不招的话,我们可就真对杨素素动刑了。”

    “我……我……”王元宝面色痛苦,还是无法决断。

    魏知古冷笑道:“王元宝,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来人,行刑!”

    “喏!”

    众衙役齐往前闯,眼瞅着形势就要无法挽回。

    然而,正在这个关键时刻

    崔耕忽然吐气开声,道:“住手!本官还有话讲。”

    衙役们也不想得罪老上司,顿时止步。魏知古皱眉道:“崔相还想说什么?”

    “唉!”

    崔耕轻叹一声,摆足了悲天悯人的架势,道“其实,要知道谁是真正杀害杨崇义的凶手,本官还有个法子。只是……这个法子太过匪夷所思,我本不想用。现在……魏少卿连个弱女子都不放过,说不得,本官也只能用上一次了。”

    其实,即便魏知古今天不对杨素素动刑,崔耕在关键时刻,都要如此做态的。

    关键在于,要想整个计划表现的顺理成章,毫无烟火气,他必须表现出被逼无奈的样子。

    魏知古道:“到底是什么法子?”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推荐阅读:银狐明末边军一小兵江山战图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我当道士那些年阴娘皇上,冷宫有喜了豪门溺宠:萌妻好可人校园超能小子名少的宝贝甜妻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滇军劲旅额娘带我去夺嫡[清穿]霸王花[网游]以学霸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