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公主也碰瓷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此时唐履直正气的面色铁青,浑身颤抖。【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他冷笑道:“某之前来你们金玉楼买奴婢,你怎么不拿某的官职说事儿?”

    “诶,您也知道是以前啊!”领头的伙计满脸尽是讥笑之色,道:“以前您多牛啊,老爹是宰相,老婆的内将军的义女。现在,你爹的宰相没了,老婆的靠山倒了,凭什么让我等高看你一眼?”

    “你你们”唐履直简直被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咬着牙的,道:“难道你们就不怕,我唐家终有复起之时?”

    那伙计满不在乎地道:“告诉您,我还真不怕!唐休今年都八十多了,别说复相,他还能活多久都不一定。”

    “大胆!竟敢直呼家父的名讳!”

    “我就叫了怎么着?唐休!唐休!唐休!你咬我啊?”

    “我打死你!”

    唐履直快步向前,就要跟那个伙计拼命。

    那伙计毫不示弱,道:“来啊,来啊!敢到我们金玉楼来撒野,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唐履直是个文官儿,哪是这几个伙计的对手?顷刻之间,就被人家打翻在地,脸上也挂了彩了。

    然而,正在这时

    “住手!”

    李裹儿娇叱一声,手持一条马鞭,终于闪亮登场。

    她虽然没穿什么凤冠霞帔,但那模样、那衣服质地、那久居高位的气质,令人一见就不可小觑。

    领头的伙计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道:“敢问这位娘子,您是”

    啪!

    李裹儿随手就一鞭子下去,道:“瞎了你的狗眼,连我都不认识?”

    那伙计还是头一回见着这么不讲理的,委屈道:“不是,请恕小的眼拙”

    “那我就让你眼睛放亮一点儿!”

    啪!啪!

    李裹儿又是两鞭子下去,抽的这位脸上鲜血淋漓。

    “我擦!”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那伙计着急道:“小娘子,你是来挑事儿的吧?须知我们金玉楼也不是好惹的。”

    “不好惹?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不好惹!”

    啪!啪!啪!

    李裹儿又是劈头盖脸地抽出了三鞭。

    那伙计实在忍不住了,道:“兄弟们,上,先把这疯婆娘的鞭子下了再说。”

    “是。”几个伙计一拥齐上,就要动手。

    “哎呦!”

    李裹儿陡然间将马鞭一扔,蹲下身去,道:“贼子好胆!你们竟敢殴打本宫!”

    啊?怎么回事儿?我们还啥都没干呢?

    这是碰瓷儿吗?

    就在这几个金玉楼的伙计一愣神的功夫,旁边已经传来一阵大喝:“保护公主!”

    紧跟着,脚步声声,有十来名壮汉,向着他们的方向冲来。

    “小子,你们给我在这儿吧!”

    封常清等人的手段,岂是几个伙计所能抗衡的?只在顷刻间,这几个伙计就被打翻在地。

    崔耕此时心里是甭提多痛快了。

    当然,不是因为这几个伙计。这些伙计都是中原人,只是被金玉楼雇佣而已,就是全被打死了,他也没什么高兴的。

    关键是自己这个爱妻李裹儿,简直对诬陷这行当无师自通啊。好么,袭击公主,金玉楼的掌柜能没责任?就算把他当场砍了,李显这边都能含糊过去。

    贤内助啊,真是贤内助!

    当即,崔耕一声令下,道:“金玉楼袭击公主,图谋不轨、来人,调京兆尹衙门的人,给本官把这楼封了!”

    “喏!

    剧士开领命而去。崔耕这才起身,踹了一个伙计一下,道:“快,别装死了,去把你们掌柜叫出来。”

    “是是是是。”

    那伙计挣扎着站起来,往金玉楼里面走。

    事实上,外面闹了这么大的动静,里面的人早就知道了。

    “哈哈,二郎莫那么大的火气嘛。什么袭击公主图谋不轨,过了,着实有些过了。依本国公看,只是一场误会哩。不如就由我做个和事佬,为你们双方讲和如何?”

    紧跟着,脚步声声,一群人走了出来。

    “我这”

    崔耕一见这些人,当时就有点傻眼。

    刚才说话的那人,正是耿国公武懿宗。两人初识之际有合作有对抗,不过到了后来,基本上就是合作为主了。按说,这老头儿偶尔开次口,自己还真不好意思拒绝。

    最关键的是,现场不仅有武懿宗。崔耕仔细看去,这群人里面,自己相熟的达官贵戚真不少,崔崔涤崔液都在其中,甚至出现了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的身影。

    自己总不好一下子把这么多人都得罪了吧?

    李裹儿也有些傻眼,道:“二郎,看来这小林鸟一的势力够大的啊。”

    “不大,不大,是各位贵人看得起小的,给小的一个面子哩。”

    一个身着扶桑服饰,看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上前来,冲着崔耕和李裹儿深施一礼,道:“下人无知,冲撞了二位,小的代他们赔不是了。”

    崔耕眉头微皱,道:“你就是小林鸟一?”

    “不错,真是小人。”

    “你的人冲撞了公主的事儿,可以用误会解释。但是慢待唐履直的事儿怎么说?”

    提到这个问题,小林鸟一的腰板儿立刻就直了起来,道:“呃小店只允许五品以上的官员或者由五品以上的官员引领入内,唐履直官阶不够,伙计的所为,没什么不妥吧?”

    “当然不妥了!”李裹儿道:“你们看不起唐履直,就是看不起本宫!”

    “啊?”

    小林鸟一满眼尽是疑惑之色,道:“这话怎么说?”

    “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李裹儿振振有词道:“我来问你,唐履真是不是娶了贺娄傲晴的义女?”

    “对啊。”

    “那他是不是得管贺娄傲晴叫一声“娘亲”!”

    “呃似乎应该叫丈母娘,不过,也有人叫“娘亲”。”

    “那就妥了,贺娄傲晴和我家夫君情投意合。若嫁我夫君为妾,她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她的女婿,就是我的女婿。本宫说,这唐履值是我的义女女婿,该叫我一声“娘亲”,不过分吧?”

    当然过分了。

    慢说您这圈子饶得实在太大了点儿,现在贺娄傲晴分明是在和崔无谈婚论嫁好不好?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小林鸟一一边暗暗腹诽,一边苦着脸道:“那什么可是小的听说贺娄内将军要嫁的人是卫尉卿崔无,不是崔相啊!”

    “你说什么?”崔耕的语气阴寒无比,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

    “我说”小林鸟一忽然意识到不对,赶紧跪倒在地,道:“千错玩错都是小人的错,还请崔相大人有大量,饶了小人这条狗命吧!”

推荐阅读:
  • 小农民的幸福生活
  • 悦君歌
  • 华锦里
  • 借胎
  • 阴娘
  • 最强侠盗混都市
  • 烽火繁花
  • 异度荒村
  • 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
  • 文明之帝国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