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心明说不清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事到如今,林知祥也深感麻烦。【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

    在这么多人面前,要想不暴露自己和崔耕之间的关系,就得一碗水,至少不能明显地倾向崔耕这边。

    再说了,三大海商召集众海商开会,吃相就不能太难看。现在,事关新罗王子的性命,自己都有偏有向的话,也太难以服众了。

    这可怎么办?

    正在他为难之际,远方又是一阵人喊马嘶之声传来,却原来是李半钟和俞铃的两只队伍到了。

    林知祥眼前一亮,赶紧上前与这两位见礼,然后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遍。

    朴虎道:“现在三大海商都来了,还请几位为我家王子殿下做主啊!”

    李半钟也没啥好办法,只得施展拖字诀,道:“某以为,现在就说崔光杀了新罗王子,证据不大充分,不如咱们到现场看看,查查王子殿下到底是怎么死的。”

    “哼,看了也是白看,现场没什么线索。”

    尽管这样说,但他还是带着众人,往金乔觉的帐篷走去。

    进了帐篷内,但见金乔觉面色如常,不像是经历了什么痛苦的样子。金小蕊和尹紫依满面泪痕,已经哭成了个泪人一般。

    “崔光,我要你的命!”

    见着崔耕,尹紫依勃然大怒,抽出腰间的宝剑,就想和他拼命。众人好不容易,半强迫半劝解的把她安抚住。

    在这过程中,林知祥、李半钟乃至俞铃,都被尹紫依骂了个狗血淋头。

    众人检察陈设,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稍后,李半钟又命人把金乔觉的尸身抬出去。毕竟帐篷不大,容纳不了多少人。灯光昏暗,也不利于验尸。

    到了外面,李半钟从怀中掏出一枚银针,刺入金乔觉的尸身的指尖。

    他微微皱眉道:“银针并未变黑,但血呈暗红,奇怪,真是奇怪。”

    稍后,又把金乔觉身上的衣服扒下,在尸身上也并未看到任何伤口。

    朴虎道:“李老大可是看出什么来了?”

    “呃暂时没有什么发现。”

    “暂时可不成。我家王子殿下被你扒了个精光,颜面扫地,你却得不出具体的结论来,是欺我新罗无人乎?”

    李半钟不耐烦地道:“就是没有结论,你想怎么样?”

    朴虎毫不示弱,针锋相对,道:“不怎么样,无非是要求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而已,难道这个要求过分吗?”

    “呦西,说得好!”

    随着一声赞叹,扶桑使者下毛野智田越众而出。

    他说道:“某就不明白了,现场只有崔光这一个可疑人氏。至宝太阿剑,就在他的帐篷内。即便是官府,到了现在,也能定案了吧?为何三大海商都不肯做出决断?俞娘子对崔光心有好感还情有可原。林老爷子和李先生如此做难道是以为新罗力薄,要帮着汉人,欺侮新罗人吗?”

    说着话,他将倭刀抽出,用力往地上一戳,道:“你们唐人有句俗语,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今日某路见不平要与新罗人共进退!”

    李半钟双拳互握,将指关节捏得“嘎巴嘎巴”直响,冷笑道:“这可有意思了,莫非,你们扶桑商人和新罗商人加起来的那点子实力,还能对抗我大唐三大海商不成?”

    “虽然不敌,但我们可以阻止各位去扶桑或者新罗经商。大不了,我们不要那些违禁之物了,大家一拍两散!”

    这才是下毛野智田的撒手锏。

    你们海商大唐实力强大不假,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可以促使祖国不和你们做买卖。

    大唐海商们,还就是跟这俩国家做的买卖最多。他们听了这话可急眼了,纷纷开始帮着朴虎说起话来。

    “李老大还请三思啊!”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咱们大唐是礼仪之邦,总不好太过帮亲不帮理吧?”

    “何必为了一个崔光,坏了大伙的买卖?”

    “庇护一个杀人夺宝的贼人,咱们的面上也不光彩不是?”

    群情汹汹,无论林知祥还是李半钟,都深感难办,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崔耕。

    崔耕果然没让他们失望,朗声笑道:“诸位,某已经明白了,到底谁是真正的幕后凶手!”

    “是谁?”

    崔耕伸手一指,道:“就是他下毛野智田。嘿嘿,大家不觉得奇怪吗?下毛野智田站出来为朴虎撑腰,甚至不惜得罪三大海商,他能得到什么好处?什么时候,新罗和日本的关系这么好了?嗯,说到这,我倒是想起一个案子来”

    他所指的那个案子,自然是新罗公主金怜姬,被扶桑人卖到大唐,蓄意挑拨新罗和大唐之间开战。

    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知道的人相当不少,都纷纷点头。

    崔耕讲完了,一阵冷笑道:“连拐卖新罗公主都干得出来,说你们扶桑人多么急公好义,那么扯淡吗?”

    然后,他绕着下毛野智田转了两圈儿,道:“现在,我来猜猜你干这事儿的根本目的。嗯,你们扶桑人想得到俞娘子的造船之术,就派你来了桃花岛。你见我和金乔觉最得俞娘子信任,就先杀了金乔觉,又嫁祸于我,想一箭双雕。至于朴虎么有金怜姬被扶桑内应坑害在前,这朴虎的真正身份,恐怕是扶桑人吧?”

    “你你简直一派胡言!”朴虎道:“某身家清白,一直都是新罗人,什么时候变成扶桑人了?说破天,我这人证物证俱在,你那都是猜测之言!到底谁是谁非,天下人自有公断!”

    崔耕和朴虎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在场的众海商有相信崔耕的,有相信下毛野智田的,开始加入战团,莫衷一是。

    吵吵嚷嚷,乱乱哄哄,局面完全僵持起来。

    没有决定的证据,崔耕也没啥好办法。他停止了辩论,往四下里到处寻么,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嗯?

    忽然,他注意到,金乔觉的小指,似乎微微动了一下。

    这是错觉,还是

    崔耕心中一紧,赶紧走上前去,仔细观察。

推荐阅读:
  • 小农民的幸福生活
  • 悦君歌
  • 华锦里
  • 借胎
  • 阴娘
  • 最强侠盗混都市
  • 烽火繁花
  • 异度荒村
  • 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
  • 文明之帝国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