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龙气在何处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驾!驾!

    崔耕心急如焚,快马加鞭,随着小九儿往家里赶。【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

    一边走他一边焦急道:“家里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快告诉我啊。”

    小九儿带着哭腔道:“茂伯他他快不行了,只想见您最后一面呢。实指望您献了佛骨就回家,没想到明德门出了那么档子事儿,您直接进宫了。现在我就怕茂伯死不瞑目啊!”

    “啊?茂伯?”

    尽管茂伯年纪相当不小了,这个年纪得算喜丧,崔耕也早就有过心里准备。

    但是,乍一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眼前一黑,好悬没晕过去。

    无它,崔耕和茂伯之间的感情太好了,虽然名为主仆,其实就相当于半个父子!

    “茂伯!茂伯在哪里?”

    崔耕来到府中,翻身下马,三步并做两步走,两步并做一路行,踉踉跄跄跑进了茂伯伯的小院内。

    不幸中的万幸,茂伯还没有撒手人寰。

    “二郎回来了!”

    “终于及时赶到了!”

    “苍天有眼啊!”

    茂伯床前围拢的卢若兰等人,往旁边闪开一条道路,让崔耕和茂伯见最后一面。

    茂伯高叫了一声,道:“二郎!”

    “我在!我在这!茂伯,您您好好将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儿的。”

    “行啦,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茂伯伯连喘了几口粗气,道:“我自己的身子骨,自己清楚,今儿个这一关,恐怕是过不了了。”

    “茂茂伯”说话间,崔耕已经眼圈儿泛红。

    茂伯关切地道:“二郎莫哭!二郎莫哭!这有什么好哭的?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么。”

    “可可是”

    “行了,没什么可是的。告诉你,老仆我可是准备笑着走的。你这一哭,这不是让我走得不安生么?”

    “那我不哭,不哭。”

    “这就对了么。”茂伯伯嘴角上泛出一丝笑意,道:“二郎啊,实话实话啊,我这辈子,真感觉自己没白活。年轻的时候就不说了,你爹厚道,跟他干活就俩字儿,痛快!后来,你爹仙去了,你哥哥也病逝了,家里就剩下你这么一根独苗。当时,我就想啊,自己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得让你成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有这样,我才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老爹!”

    崔耕苦笑道:“刚开始,我让茂伯失望啦。”

    茂伯伯满脸的回忆之色,道:“说是一点都不失望,那是假的。眼瞅着咱们崔家的家业,都被梅姬那贱婢勾结方铭骗了去,而二郎你又不务正业,追什么公孙幼娘,老朽简直是死的心都有啊!”

    顿了顿,他的语气莫名欢快起来,道:“幸好,天可怜见,二郎经了这场变故,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制木兰春酒,当了九品县尉一路飞黄腾达。年不到四十,竟成了当朝宰相,位极人臣。娶的那媳妇儿也好啊,大唐的公主、突厥的公主,五姓七望的贵女如此成就,世间能有几人?我以前就是做梦,都没梦到二郎你有此出息啊!想必”

    崔茂此时乐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连喘了几口粗气,才继续道:“想必就是你爹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能有这等境遇?我我崔茂这辈子对得起他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连笑三声,慢慢闭上了眼睛。

    崔耕心中一紧,赶紧去叹茂伯伯的鼻息,可是,他的手还没到呢,茂伯又猛然睁眼,道:“大郎,你来接我啦!先莫着急走,看看你儿子吧?我我我幸不辱”

    接下来的话,老爷子再也说不出来了,脑袋一歪,阖然长逝。

    “茂伯!”

    崔耕痛叫一声,晕了过去。

    茂伯虽然名义上只是崔耕的家仆,但崔府之内,没人敢把他当真正的仆人看待,就是卢若兰都对他礼敬有嘉,

    这死了之后,更不得了。

    崔耕直接花钱,给老爷子买了个三品的官职。没错,就是从韦后那买的,反正崔耕也看开了,这年头,只要有钱,是个阿猫阿狗都能当官。茂伯比他们干净一百倍,凭什么就不能风光大葬?

    崔耕现在在大唐的权力,那真可以称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这么一番作态,当即前来吊唁的达官贵人络绎不绝。

    非但如此,新罗王子金乔觉、南禅宗的大拿慧明和尚,北禅宗的宗主普寂,乃至长安各道家有名人物,齐齐为茂伯超度。

    就是亲王的丧事也不过如此了,当真是极尽哀荣!

    正在茂伯风光大葬的同时,国师府内。

    释光明将所有的丫鬟仆役赶开,正满面愁苦之色,对着一汪碧潭定定的出神。

    他喃喃道:“唉,想不到崔府一个老仆的送葬,都如此风光。我如今贵为国师,却不知以后有没有埋身之所。我怎么就那么傻呢?见好就收,及早抽身,不就能安享富贵了吗?可是现在首领都未必能保全。唉,一个贪字真是害人不浅啊!”

    唰!

    忽然间,正在这时,一道白影从释光明的眼前划过。

    “嗯?什么东西?”

    他定睛一看,却原来是一只神态优雅,无一丝杂毛的白犬,在不远处定定地看着自己。

    这只白犬的名号,释光明当然听说过。

    他招了招手,道:“你是谛听?新罗三王子金乔觉的谛听?真是神骏啊!来,你过来,咱们俩说说话。”

    那白犬往前走了几步,貌似有些犹豫。

    释光明道:“你怕什么啊?我还能害你不成?世人大多贪图于你,但我释光明现在可不敢再犯一个贪字了。如果有朝一日,我得脱大难,必定虔诚礼佛,度此余生。”

    嗷呜

    那白犬低吠了一声,缓缓向他走来。

    释光明试探着摸了摸谛听的脑袋,高兴地道:“好,很好,以后咱们俩就是朋友了。贫僧请你吃饭,呃肉和骨头我这虽然没有,但是蒸饼管够。”

    时光似箭,眨眼间,七日之约已到。

    大明宫,甘露殿内,崔耕、宗楚客、张锡、唐休、韦温等宰相以及各朝廷重臣、皇亲国戚,都来到了现场。

    黑压压地,能有两三百号。

    李显和韦后面南背北,当中而坐。

    李显看向释光明道:“国师可准备好了么?”

    “微臣已经注备好了。”

    “好,那就请山河地理图。”

    “遵旨!”

    高力士答应一声,从后面把当初那个锦盒拿了出来。把锦盒打开,一副粗陋的长安地理形势图,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高力士轻咳一声,道:“诸位,这就是山河地理图了。杂家再介绍一下,待会儿由国师做法,以圣水浇淋其上,哪里的颜色最红,就说明哪里的龙气最盛,到时候,国师就要做法,抽取那里的王气,弥补陛下的气运,以使陛下益寿延年。大家可都听清楚了吗?”

    “都听清楚了。”

    “现在请国师做法!”

    “那贫僧就当仁不让了。”

    释光明站起身来,冲着四下里略微躬了躬身,然后拿起几案上的一壶水,宝相庄严,念念有词。

    直到一刻钟后,他才举起水壶里的水,慢慢往那“山河地理图”上淋去。

    李隆基的嘴角,此时已经泛起了得意的笑容。

    他心中暗想,嘿嘿,崔耕崔二郎,我看你这次怎么死!

    对,没错,释光明的把戏,说穿了,跟本就不值一提,就是让碱水和姜黄水混合,显出红色。

    但是,为何当初的山河地理图淋上碱水会完全没有异常呢?

    废话,当初那张地图,完全没有问题呗。

    整件事的关窍,就在高力士的身上。表面上,这阉人既深得李显的信任,又和你崔耕交好。

    然而,谁能想到,本王通过卑词厚礼,已经把他拉拢过来了。今日,他就会用那张本王早已注备好的地图,换了那张原来的地图。

    最后,显示龙气最重的所在,必然是你崔耕的宅子!

    你以为,本王就是让释光明装神弄鬼,收集龙气那么简单吗?

    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到时候,释光明就会偷偷对李显说到,这崔耕府邸的龙气太硬,根本就没法子转移。

    为今之计,只有杀了正主儿,才能有所改动!

    为了活命,别说你崔二郎的女婿了,哪怕是亲儿子,李显都下得去手。

    更何况,龙气嘛,顾名思义,就是和天下争龙有关。哪怕李显单单是为了江山社稷着想,也不能手软。

    总而言之,崔二郎,你死定了,哈哈!

    滴滴答答

    正在李隆基胡思乱想之际,一滴滴“圣水”,低落在了那块地图上,功夫不大,整张地图上,显出了片片红色。

    有的地方深,有的地方浅,至于最深的地方则是隆庆池!

    “果然是隆庆池!”

    “我猜就是嘛!”

    “情理之中,预料之中,也没什么稀奇的。”

    、

    众贵人们虽然说得平平淡淡,但齐往外挪步,跟李旦和他的几个儿子拉开了距离。

    龙气嘛,肯定事关江山社稷喽,这种情况下,李显怎么可能手软?咱们还是离相王远一点儿,免遭池鱼之殃了。

    “这这不可能!”李隆基直郁闷地想吐血,惊呼出声!

    不怪他如此激动,本来这是他安排的好好的,坑害别人的举动。到时候却是坑了自己,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还有最关键的,现在让大家觉得顺理成章的,那个隆庆池“郁郁有王气”的流言,就是他让人放出来的!

    李显听了李隆基的话,不悦道:“怎么不可能?难道你临淄王要怀疑国师的法力?”

    “微臣微臣不敢!”

    “哼,你最好是不敢!”

    李显和韦后一样,最看重的是李旦,对李隆基这帮子小一辈的提防之心,就没那么重了。

    李显道:“既然诸位爱卿都没什么意见,那朕三日后,就亲临隆庆池,由国师做法,转移龙气。”

    “陛下圣明”。

    群臣纷纷拜倒,齐声答应。

    稍后,又说了几件政事,群臣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李隆基还没走出宫门口呢,身后就有一个尖利的声音传来,道:“临淄王,请留步。”

    李隆基回头一看,道:“高公公,是你?”

    “不错,正是杂家,现在杂家不当值,咱们一起走走,不知临淄王肯不肯赏脸呢?。”

    “小王真是求之不得。”

    二人七扭八转,找着了一个四下无人之地。

    李隆基这才一改刚才气定神闲的神色,道:“高公公,今日之事,到底是哪出了岔子呢?”

    高力士的脸上忽然变色,恶狠狠道:“当然是杂家出卖了你。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非常愤怒?有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哈哈!哈哈!你尽管愤怒吧,你越是愤怒,杂家就越是高兴!”

    “不是”

    事情已经发生了,李隆基现在倒是没有多少愤怒的感觉。事实上,他现在最大的感觉,是如坠五里雾中。

    李隆基尽量平复心情,道:“高公公,小王对您一向恭敬,就算您和崔耕的关系再好,当时不答应我也就是了。完全没必要,背叛我讨好崔耕吧?这从道义上,完全交代不过去啊!”

    “交代不过去?”

    高力士发出了一声冷笑,道:“告诉你,完全交代的过去!李隆基,咱们有着一天二地之仇,三江四海之恨。此仇此恨,唯有一方彻底死亡,才可能一笔勾销!”

    李隆基越发奇怪了,道:“高公公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咱们俩哪来的那么大的仇恨?”

    “哼,你还装!我来问你,宋金刚是怎么死的?”

    “宋宋金刚?”

    一阵遥远的记忆,从李隆基的脑海中划过,他顿时明白问题是出在什么地方了。

    好吧,事实上,当时的情况错综复杂,李隆基直到现在,也不能完全了解事情的全貌。

    崔耕也经历了那个事件,对与此事的经过,也仅仅知道大部分。

    如果有一日,二人尽弃前嫌,还可能拼凑出事情的全部真相。

    宋金刚和高力士同时被阉割送入宫中,二人是同病相怜,是生死之交的好朋友。

    当时,崔耕乔装改扮,为了得到张昌宗家族贪赃枉法的证据,来到张舫极乐宫,准备掳走宋金刚,逼着他把账本交出来。

    然而,他到了极乐宫的时候,整好赶上李隆基为了勾搭上高力士,给宋金刚布了一个局。

    当时的情况是,李隆基安排下暗堂的好手,行刺宋金刚,他自己再来个“英雄救太监。”

    交好了宋金刚,高力士还会远吗?

    可没成想,宋金刚在关键时刻,向崔耕一行求救,被乔装改扮的崔耕带走了。

    最后,崔耕是如愿以偿了,得到了张昌宗家族的分赃账本。

    但是,李隆基非但毫无所获,还不知是谁带走了宋金刚。

    最关键的是,李隆基为了撇清关系,没有给那几个战死的暗堂成员收尸。

    这就坏了大事了。

    高力士最重情义,他花了偌大的力气,终于抽丝剥茧,找出了这几个死尸真正身份暗堂成员!

    暗堂要杀宋金刚,可不就是李隆基要杀宋金刚吗?

    高力士得知之后,一直引忍未发,甚至和李隆基虚与委蛇,直到今天才突然反水!

    如此城府,真是让李隆基一阵阵胆寒。

    简短解说,李隆基一阵回忆,把真相拼凑了个**不离十。

    他轻咳一声道:“该公公,不管您相信不相信,我都要告诉您实情,那宋金刚他真不是我杀的啊!””

推荐阅读:
  • 小农民的幸福生活
  • 悦君歌
  • 华锦里
  • 借胎
  • 阴娘
  • 最强侠盗混都市
  • 烽火繁花
  • 异度荒村
  • 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
  • 文明之帝国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