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论道张果老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玉真公主李持盈?”

    人们面面相觑,一阵愕然。【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田和更是道:“什么玉真公主?咱别说看见了,听都没听说过啊。”

    郑元春想了下,也道:“玉真公主是什么人?真公主?还是假公主?”

    “我们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何人。”巴万年等人跟着附和道。

    崔耕随口应道:“她是当今天子李隆基的亲mèi mèi,不仅是一个爹生的,还是一个妈生的。因为要去安南都护府会小qíng rén,不知怎么的到了溪州,最后失踪了。大伙要是哪部见着了,赶紧跟本王通通气儿,一起想办法,别给咱们十八峒惹来灭顶之灾。”

    田和摇头道:“反正我们石柱峒是从没见过什么公主,母主的。”

    郑元春道:“我们峒也没有。”

    其他峒主也纷纷表态,没有见过玉真公主,唯独少了覃行璋。

    崔耕刚才一直盯着覃行璋的眼睛,见他一直不表态,心中越发笃定他与此事有关,道:“覃峒主,你说呢?”

    “王爷是担心此事和某有关?”覃行璋苦笑道:“实不相瞒,我也没见过玉真公主。不过”

    “怎样?”

    “您还记得黑水教的护法梅三发不?”

    “他怎么了?难道李持盈落入了梅三发的手里?”

    “当然没有。”覃行璋苦笑着摇头道:“不过那梅三发对我说过,玉真公主在溪州附近失踪了,让我留意一番,若能真找着玉真公主的下落,将他擒住,就奇货可居了。”

    “这么说,黑水教也不知玉真公主的下落?”

    “如果那梅三发没有说谎的话,确实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这样啊”

    崔耕见覃行璋的面不似作伪,心中越发迷茫了。

    官府、黑水教、十八峒的蛮人,都不知李持盈的具体下落,那她到底去哪了呢?

    若是一个什么偶然事件,李持盈和明崇俨一样,被某个不入流的毛贼祸害了,此案可就成了一段无头公案了。

    见打探不到玉真公主的消息,崔耕心情很不爽,于是没那个心思再庆祝下去,又同大家吃了几杯酒,就回去休息。

    现在他为向王,向王庙内最干净整洁的房舍,就是他临时的王宫。

    到了屋内,崔耕喝了一碗茶汤,又逗弄了几下小虎,就吹了灯,准备抱着小虎入眠。

    可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

    “嘿嘿,这刚当上向王,就不认功臣了么?”

    这声音既充满沧桑感,又甚是洪亮,既像是老年人,又像是一个中年人。

    但崔耕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从没听说过这个声音。

    功臣?

    莫非几次三番,莫名其妙给自己帮忙的,就是此人?

    崔耕心中生疑,将房门打开,一个须发皆白,精神矍铄的老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是”

    那老道微微一笑,道:“怎么?岭南王,不请贫道坐坐吗?”

    啊?他怎么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崔耕对这老道更不敢小觑,将其让进了屋内,分宾主落座。崔耕道:“如果老仙长不介意的话,本王叫人送茶汤和点心来。”

    “不必,不必。”那老摆手道:“贫道过午不食,岭南王不必操心了。”

    “好吧。敢问老仙长,您究竟如何称呼?”

    那老道手拈银髯,淡定道:“贫道张果。”

    “哦,张果。啥?你你你你是张果老?”

    “在岭南王面前,贫道何谈一个“老”字,您就叫我张果就好。”

    “那哪成呢?本小王焉敢对老仙长如如此不敬?”

    好么,崔耕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不怪他如此激动,后世八仙传说甚多,但有明确历史记载的,就是吕洞宾和此老了。

    吕洞宾现在还没出生,一百年后,他会高中进士。

    张果老呢?此时在民间就享有大名,按照历史的记载,他会得到李隆基的召见,做一段时间的三品散官,享受富贵。李隆基甚至想把自己的mèi mèi玉真公主李持盈嫁给他。

    虽然张果老应该不像传说中那样有飞天遁地之功,但能把李隆基忽悠住,想让他做妹夫,本事肯定相当不凡。

    崔耕更是想到了张果老的一个典故。

    话说张果老游山玩水时,在一山坳处见一行乞母女在路边依偎,母亲被冻得气息奄奄,八岁的女儿阵阵哭泣。正在这时,有一个弹棉絮的老汉经过,立即将自己刚刚为别人弹好的新棉絮覆盖在母亲的身上,并拿出了食物给那乞妇母女食用。

    张果老被眼前的一幕所感动,立即下毛驴,倾囊救济这对母女。

    非但如此,他还拿出拐杖,将大石劈成一块巨型方柱,将所见所闻写于石柱四方之上,歌颂老汉之功德,以此告诫乡里,要学习老汉的善举。

    既然张果老能以拐杖在石柱上写字,那

    崔耕问道:“今日出现在向王庙墙上的字迹,可是老仙长的手笔?”

    张果老点头道:“不错,正是。”

    “您究竟是怎么办到的?这一寸深的字迹,也太神奇了吧?”

    “唉,此事说穿了,其实不值一提。贫道用了镪水。”

    “啥?强水?”

    张果老解释道:“绿矾五斤,硝五斤。将矾炒去,约折五分之一。将二味同研细,听用。次用铁作锅,约乘药外,尚有空。锅口稍敛,以承过筒初四刻用文火,渐加武火,满二十四刻灭火,取起冷定,开坛则药化为水。”

    张果老娓娓念出了一个方子,崔耕心中一动,道:“我明白了,是xiāo suān!”

    “xiāo suān?”

    “对,xiāo suān就是您说的镪水。东西一样,只是名字不同。对了,为了感谢您的帮忙,我再告诉您一个制作此物的简便法子吧:火硝一斤、硫磺一斤,同放于玻璃瓢内,以炭火炕其瓢底,有硝磺汽由瓢蒂而出,接之以,使汽冷凝为水即可。”

    “真的假的?”张果老眼前一亮,道:“岭南王,你果然没让贫道失望,真有两下子!”

    能得张果老一赞,崔耕的虚荣心爆棚,嘴里却道:“哪里,小王的那点子本事,比起老仙长来,可差的远了。对了,那个黑球自落,也是您的手笔吧?”

    “哎,此事说起来就更不值一提了。贫道在江湖上人称“白蝙蝠”,轻身功夫了得,尤擅飞檐走壁。当日我就在悬崖下边,用我的独门兵器一勾,那黑球就落了下来。”

    张果老快速地将此事的来龙去脉介绍了一遍,迫不及待地道:“不说这个了,现在,老朽帮了您这么多忙,其实就想问岭南王一个问题,还请岭南王不吝相告。”

    “什么问题?”

    “怎么才能长生不老啊?”

    “我”崔耕目瞪口呆,指着自己的鼻子,道:“这事儿您问我?有没有搞错啊!”

推荐阅读:
  • 小农民的幸福生活
  • 悦君歌
  • 华锦里
  • 借胎
  • 阴娘
  • 最强侠盗混都市
  • 烽火繁花
  • 异度荒村
  • 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
  • 文明之帝国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