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6章 压制阁罗凤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牛凳   书名:奋斗在盛唐_奋斗在盛唐无弹窗_奋斗在盛唐最新章节

    阁罗凤冷笑道:“笑话。【优发娱乐官方网站阅读网www.baoliny.com】三天前你都找不到真正的凶手,三天后你就能找到了?”

    “那是自然。”崔耕冲着铎罗望微微一躬身,道:“请国主命人,观察所有在场男子的后背。后背上有伤的,就是杀害段小妹的凶手。”

    “啊?”

    “拦住他!”

    “别让他跑了!”

    “哎呦!”

    崔耕的话音刚落,铎罗望还没反应过来呢,人群中已经传来了阵阵惊呼。

    但见一身形高大男子,分开人群,迅速往场外跑去。那人膂力甚强,这么多人阻拦,竟然没让他的动作迟缓多少!

    “波罗密,上!”

    嗷

    崔耕大喝一声,龙山君顿时如同一支离弦之箭般,往前跳跃。白光闪动,已经将那男子扑于爪下。

    它也真够聪明,知道老爹要活的不要死的。龙山君嘴巴微微一用力,将那人的大腿噙住,往崔耕这边送来。

    慈善公主惊呼,道:“邓延昌,是你!”

    没错,此人正是昨日带头对崔耕要斩要杀的那个相貌粗豪的汉子,邓延昌。

    崔耕道“这还真是贼喊抓贼呢。邓延昌,事到如今,你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

    “交代,我为什么要交代?”邓延昌道:“我刚才突然感到肚子疼,要出去拉屎,这你管得着吗?”

    “拉屎我们是管不着,但是你背后的伤痕,又怎么解释?”

    “我昨晚蚊子多,我自个儿抓的!”

    “为了止痒你也真够拼的这样啊也行!”

    崔耕示意龙山君将邓延昌的大腿松开,然后用手摸着一道伤口,道:“你现在就跟大伙演示演示,怎么把这些疤痕覆盖住!”

    “我试试就试试!”

    邓延昌努力将手伸向背后,却绝难用手碰到那处伤口。

    崔耕这才看向四周,道:“现在大家都明白了吧?真正的凶手,就是邓延昌,他背后的伤口,就是段小妹不忍受辱,用手抓伤的。”

    慈善公主道:“其实,刚才邓延昌拼命逃跑,大家就认定是他了、只是本公主有件事想不明白,为何你当日不让他脱掉外衫,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崔耕解释道:“因为当日小人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据那段董氏所言,凶手行凶之际,黑狗并未出声。由此可见,那凶手定是段家的熟人。所以,我才故意说了一个谎,称自己能令黑狗说话,令全铁桥的百姓前来观看,一般来讲,凶手定在其中。”

    慈善皱眉道:“其实不必那么麻烦,你若是当场提议,要聚拢全铁桥百姓查找真凶,本公主也是会允的。”

    崔耕摇头道:“可真凶未必就是邓延昌。若真凶见势不妙,逃走了怎么办?也只有今日,众目睽睽之下,贼人才没逃走的机会。”

    慈善公主微微一福,道:“说的也是,崔得杨先生算无疑策,本公主受教了。日后,伏虎英雄崔得杨智审黑狗的故事,定当在我浪穹诏千古传诵。”

    “对,崔得杨好样的!”

    “既能降伏猛虎,又能智审疑案,真是智勇双全啊!”

    “崔得杨真是我浪穹诏的大英雄!”

    慈善公主是从大局考虑,有意识地拉拢崔耕这个伏虎英雄。但是这些平民百姓,则是发自内心的赞叹了。

    莫怪他们大惊小怪,没办法,浪穹诏被欺负的太苦了。现在只剩下两三万人,随时都有倾覆之忧。

    部民们都感到前途无亮,内心深处强烈盼望着英雄的出现,带领大家力挽狂澜,中兴浪穹诏。

    如今崔耕适时出现,恰恰迎合了这种需求。

    然而,正在大家一阵激动之际,忽然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不管怎么说,那崔得杨欺瞒公主和国主总是真的吧?这等事情焉能轻轻放过?不知公主,准备如何处置他呢?”

    说话的正是阁罗凤!

    慈善公主想了一下,道:“崔得杨犯有欺君之罪,着令免去蒙护一职,不知阁罗凤王子可还满意?”

    “哼,太轻!怪不得浪穹诏大不如前呢,原来公主如此赏罚不明!”

    “你”

    慈善公主当然可以说,这是我浪穹诏的内政,你阁罗凤无权干涉。但是,阁罗凤可不是一般人,他乃南诏王子。

    这个处置,严格来说,的确是太轻了些。有朝一日应了景儿,这就是浪穹诏“失德”的一大罪状,南诏就可以依此对浪穹诏发动征伐了。

    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浪穹诏作为弱势的一方,还是尽量不要给南诏口实的好。

    但是,话说回来,慈善公主总不能真的把崔得杨怎么样吧?不说那样做会痛失大将之心,就是百姓们也不干啊!

    这可怎么办?

    慈善公主一阵为难。

    正在这时,崔耕那不急不缓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怎么?阁罗凤王子,就那么想看我崔得杨被严惩?好说啊!不过在此之前,您是不是忘记了一个人呢?”

    “谁?”

    “邓延昌啊!不管怎么说,他的罪过比我大得多吧?他色令智昏,杀了段小妹,并不奇怪。但是,他为何一定要栽赃崔某人呢?咱们是不是深挖此事,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呢?在下会几招散手,愿意效劳。”

    “呃这”

    此案的幕后黑手,当然是阁罗凤了。南诏势大,他倒是不怕此事被揭穿之后,自己会受到什么惩罚。但问题是,此事被揭穿之后,他的脸面往哪搁?南诏人会怎么看他?

    好么,南诏王子因为和别人争风吃醋,指使秘谍栽赃陷害。这算什么事儿啊?要知道,皮逻阁可不只他这么一个干儿子,还有几个亲儿子呢!

    想到这里,阁罗凤期期艾艾地道:“这个么本王子以为,邓延昌此人罪大恶极,其罪当诛,最好就地正法。至于崔得杨么虽然有欺君之罪,但那是为了将shā rén凶手找出来,情有可原。将他的蒙护之职撤掉,再把这几天的俸禄罚了,就足够惩戒了。”

    他还真够给自己留面子,又罚了崔耕三天的俸禄,

    慈善公主的心情从未觉得有这么舒畅,感激地看了崔耕一眼,道:“谈了责罚之后,还应该谈赏赐。崔得杨找出凶手有功,本公主准备让他为我的猛护统领,不知阁罗凤王子以为如何呢?”

    阁罗凤紧咬牙关,涩声道:“我没意见。”

    “好,今日之事,实乃我浪穹诏的盛事,日后定广为流传。还请阁罗凤王子,将此事记述下来,刻碑为证。”

    “好好吧。”

    刻碑为证,乃六诏之地的风俗,并不算多么突兀的要求。

    阁罗凤当然也理解慈善公主的想法怕自己反悔。自己真要亲笔写了下来,日后就不能拿浪穹诏赏罚不明说事儿了。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到了深深的屈辱。

    最终,阁罗凤忍气吞声,写了一篇碑文。然后,将笔一掷,抽出随身佩剑,结果了邓延昌的性命。

    最后,他眉毛一挑,道:“好,崔得杨审黑狗一事,就此解决。但是,本王子的事怎么说?”

    崔耕道:“你有什么事?”

    “本王子是来向慈善公主求亲的,这都等了这么多天了,浪穹诏总得给我句痛快话吧?”

推荐阅读:
  • 小农民的幸福生活
  • 悦君歌
  • 华锦里
  • 借胎
  • 阴娘
  • 最强侠盗混都市
  • 烽火繁花
  • 异度荒村
  • 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
  • 文明之帝国崛起